遭日本團體阻撓 「慰安婦」向聯合國申遺失利

杭州圖書館、杭州圖書館事業基金會主辦的70位國際倖存慰安婦圖片、實物展在杭州圖書館開展,展出中國、韓國等地的70位慰安婦倖存者的肖像照、日常物品和手印等展品。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慰安婦」申遺失敗是政治原因嗎?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周一(10月30日)宣佈,把「慰安婦」項目列入「延期決定項目」,意味今年「慰安婦」項目申遺失敗,無法加入《世界記憶名錄》的名單。

為甚麼會失敗?

根據教科文組織的文件,今年有兩個組織提出「慰安婦」相關的項目,其中一個是由8個國家組成的民間團體,提出申請名為「慰安婦之聲」的項目,另一個則是與「日本及美國的非政府組織」提出的名為「慰安婦與日軍紀律的文獻」。

「慰安婦之聲」是中國和韓國等主導的項目,中方首席專家蘇智良向中國媒體《新京報》透露,這次申遺上報的資料超過2700件,中國材料佔比不算大,但經過遴選,分量很重,主要分為歷史文獻、倖存者證言兩個部分,還有少量照片和錄像資料。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目前中國慰安婦餘下的人數並不多,許多也年紀老邁,但多年來向日本爭取賠償不果。

蘇智良表示,當年日方曾大量有計劃地銷毀文件,申報材料中,仍然有一些「劫後餘生」的文件,但文件保存狀況很差、破爛,有的只剩下紙片,他認為申遺可以更完善保護這些不可再生、又散落各地的文件。蘇智良對今次申遺失敗表示遺憾。

2015年,中國亦單獨提出就慰安婦項目申遺,蘇智良表示,當年教科文組織明確指申報資料是「真實」和「不可替代」,但因為慰安婦問題涉及多個國家,建議中國與其他國家聯合申報,所以今次是8國聯合申報。

他認為今次失敗是日本右翼勢力阻止有關,因為另一個「慰安婦與日軍紀律的文獻」項目,是由日本右翼團體提出。

據日本媒體及右翼網站報道,申請者包括日本的「撫子行動(Nadeshiko Action)」和美國的「日本再生研究會」等,這些組織都是否認慰安婦是性奴隸,指慰安婦是「合法受薪工作」。

因為兩個組織持有相反立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方面表示,建議兩個申遺組織以及關注團體「在方便的時間和地點」展開對話,目標是把相關文件聯合申請。

但兩個陣營對立態度明顯,能夠把慰安婦項目聯合申請的機會微乎其微。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美國和以色列相繼宣佈將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財政上對教科文組織構成壓力。

會費爭議

外界認為是日本政府施壓,以教科文組織的會費作威脅,導致申遺失敗。

日本政府認為教科文組織「採取了合適的對應」。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日本正評估對所有國際機構的經費的捐獻,「教科文組織也不能例外」,日本媒體分析指,這意味著日本暫時仍然不考慮支付教科文組織的經費。

在美國早前宣佈退出教科文組織後,日本媒體已引述消息,指日本政府或會跟隨美國的步伐。

繼美國後,日本是教科文組織最大捐獻國,佔教科文組織收入近一成。

並未就「慰安婦」申遺失敗回應的中國外交部早於9月18日曾表態,指「按時足額繳納會費是國際組織會員國應盡的義務」,促請日方應正確對待慰安婦申遺,不要「抹黑干涉」。

而韓國外交部對申遺失敗決定表示遺憾。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以慰安婦為題材的《二十二》報名參選今屆奧斯卡紀錄片單元,戲名原本是《三十二》,因為想取材於32名慰安婦,但因為部分人已離世,紀錄片最終只能訪得22人。

下一步?

中國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對申遺深表遺憾,但堅信「公道和正義終將到來」。

蘇智良表示,參與聯合申報的團體將舉行會議,討論下一步的具體措施。

而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會長童增對《新京報》表示,申遺受阻也不影響日軍侵略戰爭罪證的固定工作,申遺、索賠工作,更重要的意義,是不讓後人忘記那段歷史。

目前中國方面轉移在國內向日本企業索償。

例如日本三菱材料公司去年與中國二戰被擄勞工受害團體達成和解協議,向受害者及其家屬賠償及謝罪。

童增表示正協助中國受害勞工在中國向日企索償,目前在北京、河北唐山、河南新鄉立了三個案件,正在審理當中。

童增說:「在中國法院起訴主要是因為那些事情都發生在中國,按照國際法和國內相關法律,在國內索賠是有法律依據的。」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