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反腐風暴驟起 王儲鐵腕無情

沙特王子薩勒曼和納耶夫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2015年,沙特國王登基時,曾任命57歲的侄子納耶夫王子(右)為王儲,31歲的薩勒曼王子(左)為副王儲。如今副王儲成為王位第一繼承人。

沙特正在發生的是大事。王子、大臣,還有頂級富商們紛紛落馬被捕,被關押在一個豪華酒店,受到腐敗指控,他們的私人飛機被禁飛,資產被凍結。

反腐風暴平地而起。背後呼風喚雨的是32歲的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他是新近組建的反腐委員會首腦。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是真的要反腐?還是王儲薩勒曼要奪權?答案是二者都有。

沙特盛行腐敗。賄賂、甜頭、豐厚回扣歷來是這個世界最富的產油國商業活動的有機組成部分。

許多受命擔任要職的官員積聚了海量財富——有些高達數十億美元——遠遠超過他們的官俸,其中大部分存在離岸帳戶裏。

國家承受不了。沙特人口年輕、增長迅速,需要為他們提供實實在在的工作,需要撥款資助能夠為他們提供就業的項目。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成為王儲的薩勒曼很受沙特年輕人擁戴

在81歲的父王老薩勒曼支持下,王儲開始向沙特首富群裏的一部分人開刀;他有若干理由。

他希望發出一個信號,宣告舊的經商方式不再可行,不再被允許。沙特如果想在21世紀繼續成功地生存,則必須改革、必須現代化。

他領導的政府希望把掖藏在離岸帳戶裏的私人資產充公;據估計這部分資產總額高達8000億美元(6100億英鎊)。

那麼,風暴何時消停?司法大臣宣佈清洗的"第一階段"已經結束;言外之意還有下文,還會有更多人落馬入獄。

沙特王室從未透露過宮內諸王子及其家庭分別從國家的石油財富中分得多少;沙特王子成千上萬。

2015年,有報道稱王儲從俄國商人手裏給自己買了一艘遊艇,花了5億歐元(5.8億美元,4.4億英鎊)。

因此,儘管許多沙特百姓對富豪名流的清洗表示歡迎,希望部分財富能再分配給普羅大眾,但目前並不清楚反腐調查的底線在哪裏。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米特卜王子曾統領沙特國家衛隊。(資料圖片)

當然,這也是一場權鬥。

王儲薩勒曼,也被稱為MBS,雖然只有32歲,卻已經把國家的許多關鍵權柄攥在手裏。

他是世界大國中最年輕的國防大臣,統帥著一個經濟發展宏圖大略,宣稱要讓沙特經濟擺脫對石油收入的依賴。

作為父王最寵愛的兒子,他執掌皇家法庭,還有一些有用的盟友。

王儲已經訪問過華盛頓,特朗普總統今年5月又到訪了利亞德,現在王儲和白宮之間有了親密的紐帶。

年輕人很喜歡他,即使他把國家拖入幾乎無法取勝的也門戰爭,還對鄰國卡塔爾實施代價沉重的抵制。不過,他也有敵人。

沙特的舊世界衛士受到了驚擾。

首先,把這樣一位年輕且未經考驗的王子提到第一王位繼承人的位置,這本身就不符合王位繼承常規。

上周六的清洗行動中,有一項是廢黜米特卜王子(Miteb bin Abdullah)的沙特國家衛隊隊長職務。

米特卜王子對王儲從未構成威脅,但國家衛隊過去51年來一直掌握在前國王阿卜杜拉和他兒子的手裏。

整個主僕護佑和部落聯盟關係網被撼動了。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宗教界對改革做出一項妥協,不再堅持女性不得駕車的禁令。從2018年6月開始沙特女性可以駕車了。

王儲知道,推行他的現代化改革計劃很可能會遇到抵抗,而他現在正以無情的鐵腕清除前進途中一切擋路的人或事。

沙特已經再也無人擁有足以挑戰王儲的權勢基礎,他完全可能登上國王寶座,成為沙特在今後半個世紀裏的統治者。

皇室內部確實有人對他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裏攫取了如此之多頗有怨言。不過,也許更值得擔憂的是長期而言,宗教保守力量對此有什麼反應。

沙特家族需要倚仗這些教士來維護它對伊斯蘭教兩大聖地統治的合法性:麥加和麥地那。沙特國王是兩個聖寺的監護人。

到目前為止,教士們接受了對他們權力的規限,今年9月還改變了一貫的反對立場,同意取消女性不得駕車的禁令。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沙特反腐風暴第一階段告終,但只有時間能證明它究竟是把沙特帶上現代化之路還是在削弱國家凝聚力

但他們對計劃將引進沙特的電影院和其他西式娛樂活動和場所會有什麼反應?

龐大而神通廣大的沙特商界對反腐清洗會有什麼樣的反彈?國際資本會湧入還是出逃?

最重要的是,王儲向沙特年輕人承諾將為他們提供就業機會,這個承諾能否兌現?

隨著時間推移,歷史將對周六晚上啟動的清洗風暴做出裁決,它究竟是把沙特帶上通往更好、更清廉的現代化道路,還是開始銷蝕這個複雜多元國家黏合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