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公司在3D打印人的鼻子耳朵及其他

An ear that a Cellink machine has printed 圖片版權 Cellink

埃里克·戈登霍姆(Erik Gatenholm)面帶微笑地按下3D打印機上的啟動鍵,發出打印一枚實物大小的人鼻指令。

隨後30分鐘,打印機能量迸發,細細的金屬針在培養皿裏轉圈,根據精心編製的程序釋出淺藍色墨汁。

整個過程就像一台高科技縫紉機在服裝上繡徽章。

但是,很快這個圖形開始增厚,一個人的鼻子從玻璃器皿的底部升起,由包含了人體細胞的生物墨汁組成,在紫外光照射下茵茵發光。

這就是生物打印。顯然,它的潛力恰如科幻小說中的描述那樣,無庸贅言。

迄今為止,這項技術主要用於生成適合用來測試藥物和化妝品的軟骨及皮膚細胞。不過,埃里克(28歲)相信20年之內就可用它來生產可用於人體移植的器官。

埃里克是這家瑞典公司的聯合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公司名叫Cellink,一年前在哥德堡成立。這家公司在生物打印領域全球領先。埃里克對公司的未來雄心勃勃。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生物印墨是一種液體,人體細胞可以在其中存活

「(從一開始),我們的目標就是改變藥物王國——就那麼簡單,」他說。

「我們的想法是讓我們的技術進入世界上每一個實驗室。」

埃里克上學時選修管理專業,3年前從父親那裏初次接觸到3D生物打印機。他父親是哥德堡的查爾姆斯理工大學生物聚合技術教授。

埃里克生性富有創業精神,當時就意識到生物墨汁市場存在一個空白,即一種能在其中混合人類細胞然後輸入3D打印機的液體。

Cellink公司生產的這種生物印墨,原料是來自瑞典森林的纖維素和用挪威海海藻提煉的海藻酸鈉。

2014年,學術和醫藥公司用作細胞研究的生物墨汁通常是自己調製,不可能在網上購買。

埃里克為查爾姆斯理工大學的生物墨汁技術設計了一個營銷方案,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提供網購用於混合各種細胞的基凖生物墨汁。他的做法是賣價格平易的3D打印機時兼售這種打印墨汁。

圖片版權 Cellink
Image caption 有人在道德層面對生物打印技術有保留

2015年的某一天,埃里克突然來了靈感。2016年,25歲的他就跟查爾姆斯理工大的細胞組織工程專業學生赫克托·馬丁內斯(Hector Martinez)創辦了Cellink公司。

很快,投資者們被Cellink吸引了,公司成立10個月後就在美國納斯達克創業板上市,市值1680萬美元(1280萬英鎊)。

第一年,公司營銷額150萬美元。現在,公司有30名員工,除了瑞典總部,還在美國開設了3個辦事處。它自稱客戶遍及全球40多個國家。

「我們說了,公司要擴大,從第一天起就是全球業務,」埃里克說。「我們認為到處都有客戶。」

圖片版權 Cellink
Image caption 埃里克(左)和聯合創辦人赫克托·馬丁內斯對Cellink有遠大抱負。

公司出售的生物墨汁價格在9美元至299美元之間不等,打印機價格在10000美元和29000美元之間不等。

Cellink的產品迄今為止大部分賣給了美國、亞洲和歐洲的學術研究機構,包括麻省理工大學、哈佛大學和倫敦大學學院。

不過,製藥公司也開始在產品研發中更多使用Cellink的技術,在生物墨汁打印生成的人類細胞組織上測試新藥;這將有助於減少用動物作藥檢。

公司認為,其業務在全球的迅速擴張,原因有多種,包括已經開發的標凖3D打印技術的普及,通過視頻和社交媒體確立和擴大網絡知名度,另外還有各種傳統的、跟客戶的一對一接觸。

「我們去拜訪客戶。我們在他們那兒呆上數天,給他們做培訓,保證他們的設備安裝完畢、順利運作,」埃里克說。

「花時間跟客戶在一起的時候才能真正了解他們的需求。」

Image caption 全球生物打印市場預計將迅速擴大

艾瑞斯·奧恩(Iris Ohrn) 是瑞典政府資助的非盈利投資公司哥德堡商業區(Business Region Gothenburg)的生命科學投資顧問。這個公司的宗旨是為哥德堡擴大招商引資。奧恩說,埃里克的自信和友善的性格也有助於Cellink公司的發展。

「跟埃里克打交道時,你會覺得『這人能成功』,不管他辦什麼公司,」她說。

但是,奧恩補充說,敢於冒險也是Cellink擴張的根本原因之一。

她說,雖然生物打印在「藥物測試、器官移植和創口癒合」領域「潛力巨大」,Cellink公司在人體組織市場發展完善之前就率先推出產品,其實是賭了一把。

圖片版權 Cellink
Image caption Cellink 在美國馬薩諸塞州的波士頓開設了第二個辦事處

奧恩還補充道,Cellink迅速在海外開拓市場做得很對,因為「瑞典市場很小」。

Cellink火箭般上升的過程中也有挫折和爭議。

埃里克承認,他的核心團隊需要更細緻認真地熟悉相關的地方法律和安全法規,同時要為全球客戶提供24小時服務。

埃里克希望,公司最近把美國總部設在波士頓,將有助於利用美國生物製藥公司和高等院校的「員工溢出」效應,推動業務增長。

「在那個地區設點,就能擇取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他解釋說。

圖片版權 Cellink
Image caption Cellink的打印機和墨汁

同時,Cellink也在為實現長期目標作凖備——幫助緩減供移植器官的短缺問題。

許多行家預計,再過10到20年就能通過生物打印技術生成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而這就帶來了許多道德倫理方面的問題,成為公司增長途中的一片雷區。

埃里克承認,許多人認為生物打印無異於「充當上帝」。

但是,他申辯說,他的公司支持與時俱進的市場監管和審核,並指出,Cellink已經開始與相關的醫療機構和組織密切合作。

他說,在測試安全和標凖方面的合作有助於確保新興的生物打印產業不至於把科幻劇本演繹成恐怖片。

」這是我的信念,我的激情所在。這是我的人生目的,無怨無悔,「他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