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革命百年(上):攻佔冬宮有中國人的身影

Бойцы 13-го стрелкового корпуса 圖片版權 TASS
Image caption 紅軍第13步槍團的戰士

100年前聖彼得堡俄羅斯革命黨攻佔冬宮,引發了席捲歐亞的大革命。進攻冬宮行動中似乎也有中國人的身影,但那些革命先驅並沒有躋身中國革命的前沿。

1917年俄羅斯在發生"十月革命"後的10年中陷入內戰,出於意識形態和經濟利益驅動等原因,多達30萬人捲入革命和反革命大血雨腥風之中。

俄羅斯歷史學者認為,布爾什維克得到許多外國人的支持,而參加反共勢力的外國人則更少。這些所謂"紅色外國人"當中數量最多的是匈牙利人,其次是拉脫維亞人,排在第三的就是中國人。

蘇聯在1930年代開始就討論和研究外國人在俄國革命中作用問題。顯然這是個對蘇聯很重要的問題,因為布爾什維克既然能夠得到大批國際主義者的支持,自然就很難想像他們得不到自己人民的支持。

苦力到紅軍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就有大批華人在俄羅斯,因為戰時經濟需要更多任務人,而中國有富餘勞動力。中國外籍勞工不僅進入俄羅斯,而且為協約國工作。法國就僱傭了15萬華工,英國僱傭了5萬華工。

圖片版權 Ilias Farkhutdinov
Image caption 為陣亡中國將士樹立的紀念碑

戰爭結束時候,俄羅斯帝國的部長會議解除了在遠東使用外籍勞工的禁令,諸如在頓巴斯,修建摩爾曼斯克鐵路。在斯摩棱斯克省, 2萬華人被僱傭在森林伐木。為了加快讓中國勞工到來,他們允許他們在沒有護照的情況下進入俄羅斯。

歷史學者郭爾松教授(Vladimir Korsun)說,中國人總是以勤奮,精細,清醒著稱。華人洗衣店提供高質量廉價服務而廣受歡迎。

在大戰爆發的時候,約有15萬華人在俄羅斯。在整個戰爭期間,不同的估計說,俄羅斯有多達50萬中國人,其中包括所謂的"中轉者",即那些要去歐洲工作,但因為發生革命被困在俄羅斯的華人。

當俄羅斯新政權同德國締結和約時,俄羅斯就不需要這些華工,於是大批華工回國。約4萬華工離開,但當俄羅斯陷入內戰,所有人都在拼命掙扎求生存的時候,裏面也有許多中國人。華人必須經過跨西伯利亞鐵路原路返回才能到中國。但是他們沿途會不斷遇到紅軍和白衛軍。

從烏拉爾到西伯利亞的通訊和交通不暢,令大批華工被困在俄羅斯面臨饑餓。為了生存,這些華人開始組織起來。聖彼得堡的數學教師劉澤榮成立了"旅俄華工聯合會"並擔任主席,他們從中國政府得到路費,從人民委員亞歷山德拉·柯倫泰那裏得到了食品和免費車票。

劉澤榮的父親是被沙皇從中國請去俄羅斯種茶的師傅的兒子。他後來以"中國社會主義工人黨"名義參加了共產國際,成了共產國際裏的第一個中國人。

列寧在劉澤榮的請願書上批示說:"就我而言,我要求蘇維埃機構和權力機關向你們盡可能提供幫助。"

Image caption 歷史學者說,在蘇聯內戰期間約2-4萬中國人參加了紅軍方面的作戰行動

戰鬥到最後一人

儘管如此,在1921年仍然有約12萬中國人在俄羅斯滯留。為了生存,這些華人就必須要選邊站隊,於是他們許多人加入了紅軍。

在莫斯科和伊爾庫茨克,紅軍中開始成立由中國人組成的國際支隊。不久在各地的紅軍裏面都出現了中國支隊,連或團級單位。平均每個中國軍團由500人組成。歷史學者認為在不同時期在俄羅斯為紅軍作戰的華人有2-4萬人。這些人的故事也大量出現在俄羅斯文學作品中。

例如,肖洛霍夫的小說《靜靜的頓河》和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中有關於這些紅色中國人的描寫。米哈伊爾·布爾加科夫的短篇小說中也描寫了中國人參與俄國革命的故事。

蘇維埃著名的軍事領導人亞克將軍(Iona Yakir)在回憶錄中說,中國人很穩定,作戰時互相幫助,視死如歸,"中國人會戰鬥到剩下最後一個人"。

大名鼎鼎的秘密警察機構"契卡" (全俄肅反委員會)中也有許多中國人,他們主要在行刑隊和保衛隊中。波羅的海艦隊的總司令Alexei Shchastny元帥被判槍決,但水手拒絶執行的時候,來自國際支隊的中國士兵處死了這位海軍元帥。

歷史學者郭爾松說, 據白衛軍Kutepov第一志願兵團的情報指稱中國人特別善於對俘虜和平民使用各種酷刑,布爾什維克和拉脫維亞人一般不願槍決神職人員,但是中國人則毫無顧忌。但郭爾松認為,內戰暴行雖然同中國人有關,但他們不是始作俑者,他們對於神職人員和其他俄羅斯人沒有個人恩怨,他們只不過忠於職守,這是中國人的特點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保衛列寧的衛隊中有70個中國人,其中有瀋陽來的李富清

據白衛軍將軍Turkul回憶,在面對大批紅軍進攻時,白衛軍用炮火轟擊,然後發動騎兵衝擊,他們抓了1500個紅軍俘虜。但是就在他們的騎兵追擊布爾什維克的時候,突然隊伍發生混亂,因為他們遇到了一營中國人。那些中國人蹲下射擊,讓白衛軍騎兵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將近1/4的騎兵被射傷或打死。

攻佔冬宮?

雖然還沒有確切的文件證據,但也有證據顯示中國人參加了革命黨人進攻冬宮行動。而中國人參加莫斯科戰鬥是不爭的事實。在1917年10月,260名革命者在那裏被殺,他們被埋在了靠近克里姆林宮牆外的公墓中。死者當中有兩名中國工人,一位姓張,另外一位姓王,他們都來自"Explorer" 工廠的圖西諾國際支隊。

聖彼得堡的斯莫爾尼宮曾經是布爾什維克軍事革命委員會所在地,後來列寧曾在那裏辦公和居住。保衛斯莫爾尼宮的拉脫維亞步槍營中也有中國人組成的衛隊。這支莫斯科政府派去的部隊被重新命名為"紅軍第一國際軍團",他們的任務是保衛列寧和其他重要領導人。

俄羅斯學者郭爾松說,"第一國際兵團保衛列寧,托洛茨基和其他領導人,裏面約有70個中國人"。他說"強權者喜歡讓外國人負責自己的安全,特別是他們感到不安全的時候,因為外國人沒有根系,沒有利益攸關和親疏問題,他們知道一旦政權倒台,他們會首先被清算。過去法國的國王由蘇格蘭人和瑞士人保衛,非洲獨裁者喜歡讓朝鮮人和古巴人保衛自己。"

這支由中國人組成的衛隊由亞克將軍領導。來自瀋陽的李富清進入"契卡"的衛隊後擔任過斯莫爾尼宮和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衛士組組長。

圖片版權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1917年在莫斯科組建中華旅俄聯合會的劉澤榮1949年後成了中國外交部的一名顧問

李富清後來回憶說:"我們在斯莫爾尼宮值班幾天之後,看見一個人身穿黑外套,頭戴羊皮帽,腋下夾著一個公文包,快步走進房子。我們擋住了他,他和氣地笑了笑,什麼也沒說。這時一個警衛軍官走了過來,命令我們舉槍致敬,這個人點了點頭、笑了笑,走過去了。後求,我們的軍官告訴了我們他是誰,原來他就是列寧。"

李富清他們第二次見到列寧時,列寧問他們從哪裏來。他們說他們是中國人。列寧隨後對他們說,情況雖然不能盡如人意,但只要消滅了白衛軍和干涉者,建設起一個繁榮的國家,生活就會真正美好了。列寧還告訴那些中國人,中國也發生了一場革命,總有一天中國人民會趕走帝國主義者、資本家和地主,到那時,中國也會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

後來蘇聯形勢嚴峻,列寧的衛兵被調到南方同鄧尼金作戰,李富清隨衛隊開前線在騎兵中任一個偵察班的副班長。1924年列寧逝世後,正在莫斯科軍事學校學習的李富清作為學生代表為列寧遺體守靈。

資助中國革命

"十月革命"後"旅俄華工聯合會"主席劉澤榮曾經直接對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列寧說,"中國的出路在於按照蘇維埃模式建立共和國",還建議派革命者去中國。

中共的創始人李大釗寫道:托洛茨基將俄羅斯革命看作世界革命的導火線, 並預言"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1919年5月在列寧倡議下協調世界各國革命的共產國際在蘇聯成立。之後共產國際不斷派遣布爾什維克穿越白衛軍控制的西伯利亞到達中國。這些人攜帶資金去幫助中國革命。

許多時候共產國際不是直接把鈔票送到中國,而是派特工攜帶便於攜帶的珠寶和鑽石,便於越境走私到中國。許多時候這些珠寶被藏到特工的鞋跟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上海的俄羅斯領事館100多年都位於一座建築內,那裏曾經是沙俄帝國的領事館,革命後成為蘇聯的領事館 (上海,1927年)

當時蘇共中央委員會秘書斯塔索娃提問說共產國際為什麼需要那麼多皮革。共產國際在一封1919年的答覆信中說"親愛的斯塔索娃同志,我們需要這些皮革做成墊子隱藏昂貴物品,主要是鑽石。為此我們需要很可靠的人。"

1920年布爾什維克在上海成立活動據點。次年7月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和嘉興)召開,宣告了中共正式成立。莫斯科派人參加中共黨代會的狀況一直持續到1927年。

"十月革命"後30多年間中共革命迅速發展最後建立紅色政權,而最初在"十月革命"中顯身手的中國人似乎並沒有躋身中國革命的前沿。

1917年在莫斯科組建中華旅俄聯合會,並成為共產國際中第一個中國代表的劉澤榮在蘇聯內戰結束後回到哈爾濱人市政官員,1930s年代先後在北京和西南聯大擔任俄語教授。1949年在中國外交部擔任條約委員會法律顧問,並主編了《俄漢大辭典》。

蘇聯內戰後曾經給列寧當過衛士的李富清被反賠到頓巴斯當翻譯。1930s年代他回到軍閥盛世才統治下的新疆開小飯館謀生。1949年李富清後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作炊事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