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性侵、停經——一名朝鮮女兵眼中的軍營

North Korean female officer in green uniform and gun looks at camera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鴨綠江邊上的一名朝鮮女兵,攝於2014年

曾經在全球第四大軍隊服役的女軍人說,在軍中的生活異常艱苦,艱苦得會令大部份女兵都停了經。她還說,對很多女性軍人而言,被強暴已是常事。

過去有十年時間,李素妍均與超過20名女兵睡在同一房間,她的牀位是雙層牀的下鋪。每名女兵只獲分配一個小小的櫃子放制服。在這些櫃子上,放著兩個相框,一個是朝鮮開國領導人金日成,另一人是他的繼承人、已故第二任最高領導人金正日。

她離開那裏已經十年了,但軍營的氣味與記憶,仍烙在她的腦中。

「我們時時都流汗。」

「牀鋪裏塞的不是棉花是稻殼,稻殼會吸味,我們的汗味、體味、各種各樣的氣味都會留住。聞起來令人作嘔。」

這樣的環境,與軍營內設施不好有關。

「作為女人,其中一件最難受的事,就是不能好好淋浴。那裏沒有熱水,直接引來山水,水喉裏有時會有青蛙、蛇跟著山水一起噴出來。」

圖片版權 Shutterstock

今年41歲的李素妍,是一名大學教授的女兒,在朝鮮北部長大,家中很多男性都當兵。 1990年代,朝鮮爆發大規模饑荒,她決定入伍,換取穩定餐食。另有數千名少女也為此而入伍了。

「那一輪饑荒,是朝鮮女性特別弱勢的一段時間。」《朝鮮的隱藏革命》作者白枝恩(Jieun Baek)指出:「更多女性需要加入勞動,在那樣的環境中,更易受到不當對待、性騷擾與性暴力。」


脫北者的話可信嗎?

朝鮮問題專家莫莉耶(Juliette Morillot)及白枝恩均指出,李素妍的說法,與她們聽過的其他證言相符,但也警告,脫北者的說話需要謹慎對待。

「外界對朝鮮的消息有極高需求,」白枝恩說:「這或會讓很多人有了動機,向媒體誇大自己的經歷,尤其當那樣做會有金錢回報的時候。很多不在媒體露面的脫北者,均對這些『職業脫北者』不以為然。這一點值得留意。」

朝鮮官方對外放出的資訊,可確認為全屬政治宣傳。

李素妍今次接受BBC訪問為無償受訪。


當時只有17歲的李素妍,被愛國情懷及集體情緒感染,開始時十分享受軍中生活。她對軍方分發給自己的吹風機很高興,但沒什麼機會用得上,因為軍營電力供應不穩。

男兵及女兵的每日日程差不多,女兵的體能訓練可能會稍微短一點,但她們會被要求做洗滌、煮飯這些男兵不用進行的工作。

「朝鮮是個傳統的男權社會,傳統性別角色定型很強。」著有《朝鮮100問》的莫莉耶說:「女性被視為『掌鍋子的』,就應該留在廚房裏。」

艱苦的軍訓,與份量越來越少的伙食,令她們的身體出現問題。

「入伍半年到一年後,因為營養不良、壓力太大,我們的月經就沒再來過。」

「女兵們會談論,不來月經真好,因為那裏的生活環境太差了,來月經只會更加麻煩。」


誰會脫北?

  • 約有七成逃離朝鮮的脫北者是女性,有分析認為是與女性在朝鮮工作機會較少有關。
  • 女性脫北者當中,超過一半年紀在二三十歲,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較年輕的女性在脫北期間,游泳、克服嚴酷天氣的能力較佳。

李素妍稱,在她服刑期間,軍營中沒有提供女性月事所需用品,她與同袍別無選擇,要反覆重用衛生巾。

「今時今日,朝鮮的女性仍在用傳統的白棉衛生巾。」莫莉耶指出:「她們要在沒有男人看到的時候才能清洗它,每天都要早起來洗衛生巾。」

剛進行過田野考察,與一些女兵聊過的莫莉耶說,她們的確會有不來月經的情況。

「其中一個20歲的女孩告訴我,軍訓太長,她已經有兩年沒有來月經。」

圖片版權 Sipa Press/REX/Shutterstock

李素妍是自願入伍的,但在2015年,韓鮮當局宣佈,所有女性均須由18歲起,服長達7年的兵役。

與此同時,朝鮮當局宣佈,會為女兵提供優質的「大同牌」(Daedong)衛生用品。

「這或是他們為過去的做法作出的補償吧。」白枝恩表示。 「對女性的不當對待,是人盡皆知的現象,這項政策可說是矯正過往的錯誤吧。這也可能是一個提升士氣的方法,讓女人們覺得『嘩,我們會被照顧得很好。』」

2016年,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要求朝鮮化妝品牌走出國門與蘭寇、香奈兒及迪奧競爭。之後,一些在空軍服役的女兵,獲發平壤產的化妝品。

然而在較偏遠地區服役的女兵,仍然沒有單格廁所等設施。一些女兵告訴莫莉耶,她們很多時候,都要在男性面前如廁,這令她們的處境格外危險。


朝鮮兵役

  • 朝鮮女性需服最少七年的強制兵役,男性則須服役十年,是目前全世界年期最長的兵役。
  • 據估計,朝鮮18-25歲的女性中,有約四成入了伍。隨著兩年前女性服役轉為強制,相信這個比例會再增加。
  • 朝鮮當局公布稱,軍費支出佔整體預算15%,但外界智庫則認為,這項比例最高可達40%。
  • 有特定才能的學生,如體育或音樂特長生,可免於服役。

莫莉耶指,軍營內的性騷擾十分普遍。

莫莉耶說,當她向現役女兵提起軍營內強暴的問題時,「她們都會說,知道其他女兵有被強暴。」但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曾經經歷過。

李素妍說,她在1992-2001年服役期間,沒有受到性侵,但她身邊很多女兵都有。

「司令官會在辦公時間後仍留在辦公室,性侵他屬下的女兵,這樣的事無日無之。」

朝鮮軍方則對外稱,他們對性侵問題嚴肅以待,罪成的男性將面臨最高7年的刑罰。

「但通常都沒有人願意作證,」莫莉耶說:「所以那些強暴者不會受到懲罰。」

圖片版權 Reuters

莫莉耶補充,對軍中強暴沉默,是朝鮮社會父權文化的一部份,與認為女兵就應該負責所有雜務的觀念相通。

她說,貧窮階層出身的女兵,會被列入建造單位,需要住在不規範的小房子中,她們的處境格外堪虞。

「在朝鮮,針對女性的家暴是社會廣為接受的,不會有人舉報,軍中也是一樣。不過值得強調的是,韓國軍中也有同樣的文化與性騷擾問題。」

李素妍服役時被派往接近韓國邊界的通訊部門,最終於28歲那年退役。她對有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感到寬慰,但同時亦沒有任何技能,可以在軍營以外的世界謀生,財政陷入困境。

2008年,她決定脫北,逃往韓國。

第一次嘗試失敗了。她在中朝邊境被捕,關入勞改營一年。離開勞改營不久,她再作嘗試,遊過圖們江進入中國境外,與一名中介人接頭,經中國進入韓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