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誠朝鮮美國士兵詹金斯逝世:回顧其「地獄」經歷

2004年詹金斯獲釋離開朝鮮。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04年詹金斯獲釋離開朝鮮。

在上世紀60年代投誠朝鮮的美國士兵查爾斯‧詹金斯(Charles Jenkins)本周一(11日)於日本佐渡島逝世,終年77歲。據日本媒體報導,詹金斯被發現在家中昏迷,後來送院,死於心臟問題。

詹金斯當年因為害怕當值時被殺或是被派去參與越戰而投誠朝鮮,結果成為平壤囚犯近40年。他供稱,在朝鮮曾被虐打、強制與女性性交、被強行削走紋身,過著「地獄」般的生活。他最終在2004年獲釋,與家人定居日本。

詹金斯妻子曾我瞳(Hitomi Soga)是被朝鮮擄走的日本婦女之一,她給法新社發聲明,表示對丈夫的離世感到「非常驚訝」,目前「無法思考其他事情」。

詹金斯是當年向朝鮮投誠的4名美軍之一,但他是唯一獲釋的人。其他人據報已在朝鮮離世,包括2016年詹姆斯‧德雷斯諾克(James Dresnok)死於中風。

「地獄」般的經歷

詹金斯在回憶錄與接受媒體訪問時曾經提到他「精彩又艱苦」的朝鮮生活。

他出生草根階層,1965年被派到兩韓非軍事區的韓國美軍基地,由於擔心會在執行職務時被殺,或是被派去參與越戰,決定投誠朝鮮。

當年1月的一個晚上,他喝了幾瓶啤酒,棄守崗位,穿越分界線。

當時他只有24歲。

在朝鮮,他一度想過嘗試向俄羅斯大使館尋求庇護,以囚犯交換方式回歸美國。但俄羅斯沒有給予他或任何美國人庇護,全部人均成為朝鮮囚犯。

「現在回想起來,我是一個笨蛋。如果天堂有神,相信是他引領我走過去。」詹金斯在2005年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問時說。

記者反問:「神帶領你走過去,卻令你身陷地獄。」

詹金斯回答說:「是的,我已接受了懲罰。」

這些投誠朝鮮的美國人,被迫接受與當時朝鮮領袖金日成相關的學習課程,有時則充當翻譯及英語老師,他們甚至出演朝鮮宣傳電影,以外國人臉孔成為「小明星」。

詹金斯聲稱,經常被看守者虐打,有時被迫與被朝鮮當局派來的女性性交,亦曾進行「不需要或殘忍」的手術,例如在沒有麻醉藥下被削走美軍紋身,詹金斯形容是「地獄」般的經歷。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他的太太曾我瞳成為詹金斯的精神寄托。

建基於「仇恨」的愛情

當時他人生唯一的曙光是太太曾我瞳。曾我瞳在日本被擄走,要在朝鮮向情報人員教授日語。

1980年,朝鮮官員安排曾我瞳與詹金斯同居,當時曾我瞳21歲;詹金斯39歲。

詹金斯說,短短兩周,他們被當局「強迫結婚」,但他們也因為有共同仇恨的敵人,因而墮入愛河。

詹金斯後來形容是「一見鍾情」,見面後不捨得讓她離開。

詹金斯在回憶錄中說,當時每晚都會用日語向太太說晚安,而太太則用英文回應。

「我們這樣做是拒絶遺忘我們的根和我們原本的身份。」他寫道。

他們有兩個女兒,叫米卡(Mika)和布林達(Brinda)。詹金斯說,外國囚犯比一般朝鮮人待遇還要好,即使在朝鮮饑荒時亦有收到配糧。

圖片版權 AFP/JIJI PRESS
Image caption 詹金斯一家團聚引起廣泛關注。

日本政府斡旋下,曾我瞳在2002年獲釋重返日本,兩年後,詹金斯和兩個女兒也可以離開朝鮮。

他們一家團聚的消息引起當地媒體廣泛關注和日本社會同情。

在日本,詹金斯也向美軍自首,被軍事法庭判監30日和開除軍籍。

「朝鮮想我死」

詹金斯一家定居曾我瞳家鄉佐渡島。詹金斯在一個旅遊公園做接待工作。

但是,在一個孤立的國家待了這麼多年之後,他不得不應付適應現代世界的文化衝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被軍事法庭判刑前,他仍有機會穿上制服,並接受電腦應用培訓。

他從來沒有接觸電腦、互聯網,據CBS報導,他對女性從軍、黑人任職警察感到驚訝。

詹金斯今年8月接受《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訪問時透露,因為當年在朝鮮接受的手術,他仍然受長期併發症困擾,需要住院。

儘管重獲自由,他仍然十分害怕以前的看守,無時無刻擔心他自己及其家屬會遭謀殺。

「朝鮮想我死。」他在報導中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