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首相洪森用宗教大會鞏固執政地位

柬埔寨首相洪森在吳哥窟的祈福大會上
Image caption 祈福大會上首相洪森神態疲累。

12月的第一個周末,前往柬埔寨名勝吳哥窟的遊客們,都在古蹟大門入口處被警察截停。

吳哥窟,建於12世紀。如今這些古代寺廟的遺址,是亞洲最受歡迎的旅遊熱點。但在這兩天,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這裏舉行盛大的佛教祈福盛會。

洪森執掌柬埔寨政權已經30多年,他說祈福大會是為了國家的安定和團結。他下令舉行的大會,場面之大可想而知。

為期兩天的祈福大會,有數以千計的僧侶參加,還有學校的兒童、童子軍和當地民眾助興。僧侶們穿黃衫,百姓們也接到命令統一穿白色服裝。

當然,百姓不能接近祈福大會首相現身的場所。面無表情的保安們將老百姓攔在離大會會場很遠的地方。

洪森的保安之嚴密在圈裏頗有名氣:如果想拍攝他到場的鏡頭,可能會遭到保安的拳打腳踢,沒凖身上留下幾道青紫印。

在吳哥窟的護城河邊建起了一個鎏金的佛龕,灰撲撲的路上鋪上了紅地毯。

僧人誦經打坐之處,前面都有金盤,裏面擺著包裝整齊的禮箋,上面有印好的卡片說明這些都是首相洪森的供奉。

政府官員、商業伙伴,也就是所謂"親信們",站成一排迎接他的到來。

洪森參加了兩天的祈福活動,帶著他的夫人文拉妮,沒有預先告知就來了。

Image caption 洪森下令舉行的祈福大會,有數千僧人參加。

他走得很慢,顯然身體有些不適,只跟個別客人打了招呼,連坐下都需要人幫忙。他在誦經的僧人面前坐下,斜倚在一個靠枕上。

他看上去很累,很老,不像一個只有65歲的人。不過,他全程坐了兩場誦經會,還看了一場傳統舞蹈表演,還和夫人一起完成了兩次點蠟燭儀式。

不管他有什麼身體上的不適,對洪森來說,能看到祈福大會順利完成很要緊。

選舉挑戰

來參加祈福大會的普通人都被告知,這是為國家祈福。作為虔誠的佛教徒,他們都很高興成為如此盛大佛教儀典的一份子。

不過,本次祈福大會的時間安排不可謂不重要,在此之前柬埔寨剛剛經歷了近20年來最激烈的政治發展動向。

6月,主要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儘管遭遇威脅、恐嚇和執政柬埔寨人民黨幾乎對媒體報道的壟斷,仍然在重要的地方選舉中表現優異。

2013年,在柬埔寨上一次的大選中,救國黨同樣取得良好選戰成績。該黨宣稱,由於廣泛存在的舞弊才導致救國黨失去了獲勝的機會。

一時間,救國黨對自1985年便擔任首相獨攬大權的洪森構成了最嚴峻的威脅。

Image caption 洪森在吳哥窟這個舉世聞名的旅遊場所舉行盛大的祈福大會。

柬埔寨政府迅速做出了回應:關閉所有不支持執政黨的媒體,逮捕了救國黨領袖,稱他參與了一起美國支持的圖謀推翻洪森的陰謀;然後在11月,解散了救國黨。

救國黨的主要領導人們在此之前都已經逃離了柬埔寨,其中包括副主席莫淑華(Mu Sochua)。

她說:「如果他對自己很有把握,他不會這麼做。如果他很有把握,他應該把我們都叫回國說,來讓我們公平、自由、全面地競爭。但他對權位的戀棧就像鬼迷心竅一樣。」

一黨獨大

柬埔寨事實上就是個一黨專政的國家,選舉正朝著被美國和歐盟視為非法的方向發展。

在民主原則下重建國家的戰後計劃,雖然得到聯合國以及聯合國成員國注入的數億美元的資金支援,如今卻不見成效。

美國和歐盟內部,已經有人在談是否有制裁柬埔寨的必要。對此救國黨表示支持——無論制裁對普通柬埔寨人造成多大的傷害,都是更美好未來必須承受的痛苦。

洪森,來自柬埔寨一個鄉村小鎮,沒有受過什麼教育,1970年代為紅色高棉的戰鬥導致一隻眼睛失明。他後來叛逃到越南。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推翻了由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政權。

洪森被任命為外交部長,年僅28歲。他的急智,給蘇聯和越南這些靠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也證明自己擅長用威逼利誘、甚至偶爾動用橫蠻暴力操控對手。

當柬埔寨連政府運作都嚴重依賴外國援助的情況下,洪森一直給予媒體、政黨和公民社會一定程度的自由,但從不讓這些威脅到他的權威。那麼,他現在為什麼如此大動作取締救國黨呢?

中國影響

原因之一是中國。

中國現在是柬埔寨最大的援助捐贈國,一直拒絶批評洪森對反對派發起的攻擊。

對柬埔寨來說,西方的援助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特別是國內經濟增長很快,給洪森和他的親信們帶來很大的收入來源。

六年前,洪森曾經誇張地公開他的工資,每月只有1000美元多點。

而實際上,他和妻子以及六個子女據稱已經積聚了大量財產,價值數以百萬美元計。

Image caption 主要反對派領導人莫淑華說,洪森戀棧權力,如同鬼迷心竅。

如此一來,外界說要針對柬埔寨政府解散救國黨實施制裁,對柬埔寨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不過,美國和歐盟仍然是柬埔寨出口最重要的市場,特別是紡織品和服裝工業,為柬埔寨窮困人口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如果歐盟不再給柬埔寨貿易優惠國待遇,柬埔寨經濟勢必受到重大衝擊。

正因為如此,歐盟並不願意採取這一措施,特別是在這樣一個民主程度普遍都較低的地區。

歐盟可能採取的是有針對性地制裁,對少數高級官員實行制裁,給他們的家屬造成不便,但並不會危及這些官員在柬埔寨的錢財或地位。

社交媒體威力

讓洪森改變多年來民主面孔的另一個原因是柬埔寨的人口變化和社交媒體的來臨。

在金邊,湄公河與洞裏薩湖之間的狹長半島上,工人們正在建造一組描繪洪森政績的大型石雕,頗有吳哥窟寺廟的精雕細琢。

這一石雕的主題,是洪森提出的「雙贏」政策,也就是洪森說服紅色高棉在1990年代停戰,從而使長期的內戰得以結束。

這似乎是柬埔寨個人崇拜之風的一部分:學校、醫院、圖書館和橋樑都以洪森命名。實際上,洪森的官方頭銜如此之多,沒有幾個人能記得他該如何正式稱呼才好。

洪森高踞權力網的巔峰,這個網絡幾乎在柬埔寨經濟的方方面面都有重大的利益。從理論上來說,他應該是無法撼動的。

但是絶大部分的柬埔寨人是出生在戰後的年輕一代,而記住「雙贏」政策的都是老一輩的柬埔寨人,他們沒有忘記內戰年代的痛苦。

年輕一代更了解的是今天柬埔寨泛濫的腐敗、巨大的貧富差距,以及官商勾結徵地等社會不公問題。

支持救國黨的正是這些年輕的一代,儘管救國黨內部領導層也有派系之分。

Image caption 社交媒體讓年輕一代很快動員起來表達抗議聲音

他們利用社交媒體,避開柬埔寨執政人民黨控制的電視和報紙,迅速積聚了支持的聲音。

洪森的時間不多了。

為執政黨提供資金的洪森親信們,以及那些靠接近洪森得到大量好處的人,有可能在某個時候覺得有改朝換代的必要。

洪森的權力氣場仍然相當強大。關注東南亞政治的觀察家們都知道這樣一條定律,那就是永遠不要低估柬埔寨政治強人的能力。

通過在吳哥窟舉辦佛教祈福大會,洪森將自己與柬埔寨的歷代賢王拉上了關係,同時還將自己打扮成佛教的頭號支持者。

把吳哥窟這樣一個象徵柬埔寨的地方巧妙地加以操縱,對維護執政合法性有深遠的作用和影響。很多柬埔寨人的苦難遭遇使他們從思想深處接受了向當局低頭。

但如果合法性一旦出了問題,專制領導人很快就會分崩離析。

這在東南亞近代史上並不少見,印尼的蘇哈托、甚至柬埔寨前國王西哈努克都是很好的例子。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