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國博客:深入中國「女德」學校

圖片版權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網上流傳的一段影片中,「女德」學校的學員被迫跪著擦地

近年,中國各地冒起一些教導女性「從德」的學院,強調女性身份與事業並不能並存,強迫女學員學習家務。這些「女德」學院內裏是怎樣的呢?

早前當地媒體報道,中國遼寧撫順市「撫順傳統文化教育學院」向女性教授「女德」後,引起中國輿論不滿。

這間學校向女學員傳遞的主要訊息包括:

  • 事業女性沒有好下場
  • 女性應該安於社會最底層,不應嘗試上爬
  • 女性必須遵從父親、丈夫或兒子的命令
  • 被丈夫虐打時不可還手,丈夫訓斥時不可還口
  • 女性與超過三個男性發生關係,就會染病身亡

撫順當局迅速回應。該市教育局指這些女德班「教學內容存在有悖社會道德風尚的問題」。

在不斷升溫的媒體與社交網絡批評下,市政府勒令該營辦了六年的學院關閉。

曾在該學院參加女德班的17歲少女阿靜(音譯)向BBC表示,她很高興看到這個結局。

阿靜13歲時,她的母親認為她太頑劣,將她送到撫順傳統文化教育學院,期望文化教育會令阿靜變得更守規矩。

與該學院其他學員的父母一樣,阿靜的母親出身農村,沒受過多少教育。

阿靜對當時的苦況記憶猶新:「接受學院訓練時,我被逼徒手清潔馬桶,多噁心啊!」

學院教導阿靜,這就是一個女性應該做的事,又指女性生來就是為了服侍男性。阿靜至今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不准她戴上手套洗廁所,亦不明白為什麼教育女性要受這些毫無必要的折磨。

圖片版權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女德班一名講師,不論丈夫要求什麼,女性均應回應「是、好、馬上」

另一項主要教學內容,是要求女學員向家長及祖先承認自己的過錯。

阿靜說,女德班的課程範圍,從背誦古老教誨,到手把手家務實習,還包括心理治療式的小組分享。

最令阿靜受不了的,是班上會播放「治癒女性」的訪問片段。

「她們聲稱自己曾與多於一個男子做愛,因此全身出現潰傷。」阿靜回憶:「但她們說,在學習『傳統女德』成為好女人之後,這些傷勢就奇蹟似的痊癒了。」

「那七天的訓練營真不是正常人待的。我不能忍受他們的洗腦,第四天夜晚就爬欄逃走了。」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受過教育的白領階層或許會對「女德班」感到震驚及不可置信。

但在現實中,這種過時的觀念仍深植中國的次級城市、小縣城,尤其是農村地區。

圖片版權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在中國封建時代,這些"女德"是被廣泛接受的

今年五月,江西九江市的大學生,被教導貞操的重要性,並被告知穿著暴露是不能接受的行為。 2014年,廣東東莞一間文化中心,教導會員說要成為一個事業女性,不如先切除胸部及子宮。

2005年,深圳一名年輕女性移民工,為了逃離被迫賣淫,從一幢建築的七樓一躍而下。她將貞操置於生命之上的做法,被視為「勇敢」,其輕生行為在全國範圍內廣受讚譽。

數千年的封建制度中,這樣的「女德」一直被廣泛視為女性必須順從的價值。

傳統觀念要求女性服從父親、丈夫及兒子,重視及守護自己的貞操,並信服「女子無才便是德」。

在古代中國,這些觀念在家庭及學校傳播,是奴化及壓抑女性自主的工具。

直到毛澤東在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喊出「女性撐起半邊天」,中國女性的社會地位才漸漸提升。

然而,封建價值以「傳統文化」之名反擊,是中國社會中很多人的憂慮。

有利可圖

當然,營辦這些「女德」學院的動力,絶對不止意識形態。

今次事件中的撫順傳統文化教育學院,就是獲撫順民政局登記的社會團體,一直沒有營辦教育機構的執照。

但這並不妨礙其創辦人,在中國各個城市開辦學校。根據當地媒體報道,被勒令關閉前,該校有超過一萬名學生。

據學院院長在宣傳影片中聲稱,該校資金全數來自學生捐款。該校亦有在網上售賣中國傳統服飾,或為文化活動提供服裝。

圖片版權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學員要向孔夫子像下跪並承認自己的過錯

學院針對有「問題少女」的家庭,承諾透過教授傳統價值改變她們。學院亦會向企業宣傳,指他們的教導可以營造更「和諧」的辦公環境。

另一間在東莞開設的同類中心,則以活動及表演公司的名義註冊,但會招募學員及收取學費。該中心在2014年因以慈善名義營利,遭當地政府勒令關停。

輿論質疑,這些學院與中心以宣揚傳統中國文化為幌子,目的是圖利,不少均已因為法律問題或無證教學被關停。

但目前仍有不少同類機構在運動中。即使「撫順傳統文化教育學院」的撫順最大分校關閉,同集團其他院校仍在運作。

支援小組

這樣的意念在中國真的有市場嗎?

這些學院的大部份學員,均為教育程度不高、來自農村的婦女,她們在課堂上被教導女性的地位較男性低,似乎為她們本來面對的困境,提供了解釋。

在一段外洩課堂片段中,一名女學員表示,自己會報名參加課程,是因為她的丈夫想她回歸女性「柔弱」、「順從」的本性。

圖片版權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大部份這些學院設在小縣城

透過課堂,她們定期聚集,互相分享故事,彼此間形成了支援小組。很多學員漸漸會成為學院的義工、或教導其他新生的講師。

「最根本的協助,應該來自政策制定人。」中國婦女問題專家、《農家女》雜誌主編謝麗華表示。

「女性缺乏教育、社會支援,農村女性權益亦缺乏法律保障,這樣的環境令這些意識形態得以滋長。」

謝麗華指出,沒有制度保障,農村婦女面對其他更嚴重的問題,包括對幼女的性侵犯、無權擁有土地等,也無法得到解決。

對於「女德班」,謝麗華則認為毋須太認真對待。

「歷史的潮流是無法逆轉的。中國社會正步向性別平等。我們應該做的是笑一笑,然後忘記它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