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鈾銀行」的哈薩克斯坦:在中俄與西方之間周旋

哈薩克斯坦國營原子能企業KAP公司 圖片版權 TASS / USTINENKO ANATOLY
Image caption 哈薩克斯坦國家原子能工業公司與加拿大礦業公司"鈾壹公司"一起生產鈾。2013年以後,"鈾壹公司"由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羅薩托姆"100%持有。

哈薩克斯坦是全球鈾生產的領導者,它已將自身定位為一個能夠減少全球核威脅的國家。這種地位如何影響該國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國內政治呢?

核武器的擴散使國際關係在2017年嚴重惡化。在平壤進行核試驗後,美國和朝鮮之間經常唇槍舌劍,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誓言退出限制伊朗核計劃的"聯合綜合行動計劃"(VCPD)。

特朗普稱這份由伊朗、美國和其它五個國家簽署的協議"是歷史上最愚蠢的協議"。

不過,在所有這種喧鬧的言辭和軍事對抗威脅的背景下,很容易忽略哈薩克斯坦所帶來的希望之光,這個國家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個(另一個是烏克蘭)自願進行核裁軍的國家之一。

今年夏末,世界上第一個低濃縮鈾(LEU)銀行在哈薩克斯坦開張。在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支持下,這一倡議的目標是通過盡量減少核武器的擴散來強化國際安全。

國際原子能機構的鈾銀行投入使用後,該機構的成員可"提取"低濃度濃縮鈾用於發電。

哈薩克斯坦獨裁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批評者認為,在美國億萬富翁慈善家威廉·巴菲特的資金支持下,納扎爾巴耶夫批准在該國建立低濃度濃縮鈾銀行,只是為了在國際社會引起較大的反響。

不過,這個價值1.5億美元的項目亦因此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哈薩克斯坦在核對峙歷史上的角色的關注。

冷戰期間,蘇聯曾在哈薩克斯坦東北部的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進行了約500次核試驗,使這個偏遠的草原成為世界上輻射污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哈薩克斯坦在1991年曾擁有世界第四大核武庫,比英國、法國和中國的核武庫總和還要多。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冷戰期間,蘇聯曾在哈薩克斯坦東北部的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進行了約500次核試驗。

儘管如此,哈薩克斯坦後來決定放棄所有的核彈頭,轉而支持俄羅斯並加入1991年《美-蘇裁減戰略武器條約》(俗稱START-1)、《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和《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

在我們這個時代,基於種族和宗教原因的狂熱和跨國敵意使人們對使用核武器的禁忌很容易被打破。

哈薩克斯坦有單方面裁軍的獨特經驗,因此它有理由參與討論所面對的核威脅。 哈薩克斯坦自2017年1月起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的角色以來,就一直在這麼做。

哈薩克斯坦副總理阿斯哈爾·朱馬哈利耶夫今年9月表示,伊朗和朝鮮不是唯一有機會獲得核武器及其生產資料的國家。

哈薩克斯坦專家強調,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原因是美國和俄羅斯核武器的戰備狀態,以及可能導致悲劇的相關的意外發射風險。

設立低濃縮"鈾銀行"的想法就是在伊朗核危機期間誕生的。

為了與位於裏海另一側的鄰國關係正常化,哈薩克斯坦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並於2013年在阿拉木圖舉行了兩輪伊朗與伊核問題"5 + 1集團"(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會議。

在低濃縮鈾儲備銀行開張幾個月之後,哈薩克斯坦已向伊朗提供了60噸天然鈾用於和平目的。2017年7月,納扎爾巴耶夫總統就宣佈了這個協議的巨大好處。

2015年,伊朗廢棄了所有的高濃縮鈾以及98%的低濃縮鈾,只留下300公斤低濃縮鈾。即使進一步濃縮,剩餘的數量也不夠製造一枚核武器。

圖片版權 Stanislav Filippov/AFP/Getty
Image caption 2017年8月29日,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和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天野之彌出席低濃縮鈾銀行啟動儀式。

當然,朝鮮從很多年前就開始了核發展計劃。平壤在2006年首次宣佈成功進行核武器試驗。

朝鮮最近一次核試驗是在11月底進行。專家認為,朝鮮核武庫已經有大約20枚原子彈,朝鮮正朝著研發更大的氫彈的方向邁進。

與此同時,朝鮮的火箭技術也得到迅速發展,在最新的導彈試射中,顯然有洲際彈道導彈的身影。

哈薩克斯坦外交官通常不願評論低濃度濃縮鈾儲備銀行未來存在的目的。

但在今年10月,哈薩克斯坦副外長阿申巴耶夫表示,這個新設施可以成為哈薩克斯坦良好意願的展現,使其可以擔當與朝鮮談判的調解人角色。

不久前,在首都阿斯塔納舉行的敘利亞問題和談中,哈薩克斯坦就曾擔當調解人的角色,這也是對日內瓦和談的補充。

在哈薩克斯坦的核工業史中,後蘇聯時代的關係發揮著重要的作用。1991年獨立前,哈薩克斯坦核工業部門的所有生產都置於前蘇聯原子能源部的控制之下。

1991年之後,整個鈾工業被轉移到哈薩克斯坦國營能源與工業公司, 該企業由國家持有51%股份,剩下的49%則由接近納扎爾巴耶夫的經理和相關人員持有。

圖片版權 TASS / USTINENKO ANATOLY
Image caption 哈薩克斯坦的鈾礦在位於南哈薩克斯坦地區的扎列齊卡諾耶(Zarechnoye)礦牀開採。

1997年,納扎爾巴耶夫實際上將鈾工業的大部分國有化,並設立了國營的原子能工業公司(簡稱哈原工,或KAP公司)。

這家國家控股公司正與加拿大礦業"鈾壹公司"(Uranium One)一起生產鈾。2013年以後,"鈾壹公司"由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羅薩托姆"(Rosatom)100%持有。

(出售"鈾壹公司"的交易近來在美國遭到質疑,因為該公司在美國擁有20%的鈾礦開採權。特朗普的支持者說,2010年,由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領導的國務院允許鈾壹公司出售股份給羅薩托姆公司,部分原因涉及感謝加拿大鈾壹公司負責人給希拉里丈夫的慈善基金捐款。)

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在原子能部門的合作受到破壞,兩國關係變冷,哈薩克斯坦國家原子能工業公司成功與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羅薩托姆脫離,朱馬加利耶夫獲得晉升,在2017年9月被納扎爾巴耶夫任命為副總理。

在朱馬加利耶夫擔任哈薩克斯坦國家原子能公司董事會主席的時候,「影響力平衡」發生了變化:即影響力開始從與俄羅斯精英有關的人轉移到被稱為"南方人"(哈薩克斯坦南部本土人)的團體,朱馬加利耶夫也是"南方人"團體的成員。

在"南方人"團體中,有諸如朱馬加利耶夫的岳父凱拉特·馬米(哈薩克斯坦最高法院院長)、總理巴基特汗·薩金塔耶夫和哈薩克斯坦"薩姆魯克-卡澤納"國家福利基金主席舒米耶夫等有影響力的人物。

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朱馬加利耶夫在哈薩克斯坦原子能企業KAP的主要任務就是推動鈾行業平衡的轉變,擺脫俄羅斯的主導地位。

圖片版權 TASS / USTINENKO ANATOLY
Image caption 1997年,納扎爾巴耶夫實際上將鈾工業的大部分國有化,並設立了國營的原子能企業KAP公司

在擔任原子能企業KAP總裁的短時間內,朱馬加利耶夫至少訪華七次至八次,討論該公司與中國之間的聯繫。

現在,作為副總理的朱馬加利耶夫可能會促進中國在哈薩克斯坦鈾行業方面的利益。

然而,同樣的消息來源向我們保證,不存在將資產大規模轉移到中國手中的問題。

"南方人"成員希望繼續與俄羅斯精英保持良好關係,但與以前相比,他們更願意與中國和解。

對華戰略的跳躍發生在朱馬加利耶夫的前任穆赫塔爾·扎基舍夫任期內。扎基舍夫反對俄羅斯收購鈾壹公司,他後來在2009年被當局囚禁。

圖片版權 TASS / DRUZHININ ALEXEY
Image caption 朱馬加利耶夫與前哈薩克斯坦原子能公司總裁在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區域合作論壇上。

據經合組織估計,哈薩克斯坦擁有世界鈾儲量的20%左右,這個部門對國家來說具有戰略意義。如果外國人對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鈾礦業的利益構成威脅,來自莫斯科的抵制風險,是納扎爾巴耶夫及其官員需要引起關注的問題。

8月份,哈薩克斯坦宣佈低濃縮"鈾儲存銀行"開張,如果納扎爾巴耶夫試圖參與解決與朝鮮和伊朗關係相關的問題,這表明他有著讓哈薩克斯坦成為全球核問題監管機構的想法。

但對他來講,說服克里姆林宮可能比吸引國際輿論更難。


休·巴恩斯是來自英國的作家和記者,曾在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工作了25年。本文為巴恩斯為BBC俄語網(BBCRussian.com撰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