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奧斯卡提名中的「政治」:擁抱多元,但不包括「性騷擾」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2018年奧斯卡主要提名名單(英文)

第90屆奧斯卡電影金像獎(Academy Awards,正式名稱為「學院獎」)提名揭曉。驟眼望去,一個身陷性騷擾風波的新科金球獎影帝無緣提名,一個為視頻點播網站拍攝電影的攝影師成為史上第一個提名最佳攝影的女性,一個34歲的年輕電影人可能在時隔八年後成為又一個奪最佳導演獎的女導演……一如以往,好萊塢對電影及電影人的嘉許肯定從未與當下社會及政治議題割裂。

但是,在種族問題、性別平權、國內政治分化等成為近年美國各大電影獎重點關注議題的背景下,2018年的奧斯卡金像獎是否足夠體現了好萊塢以及美國一直標榜的多元性?

佳作林立無大熱

在今年的提名名單中,《水形物語》(The Shape of Water,另譯《忘形水》)以總共13項提名領銜各大獎項,包括最佳電影。

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的導演作品僅差一項未能追平《彗星美人》(All About Eve,《四面夏娃》)、《泰坦尼克號》(Titanic,《鐵達尼號》)和《愛樂之城》(La La Land,《星聲夢裏人》)共同保持的14項提名紀錄。

二戰題材故事片《敦刻爾克》(Dunkirk,另譯《鄧寇克大行動》)隨其後獲得八項提名,《三塊廣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另譯《廣告牌殺人事件》)則有機會角逐七個獎項。

對於英國演員來說,今年也時運不俗,加裏·奧德曼(Gary Oldman)、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丹尼爾·戴-劉易斯(Daniel Day-Lewis)以及丹尼爾·卡魯尼亞(Daniel Kaluuya)均獲得表演獎項提名。

《伯德小姐》(Lady Bird,另譯《淑女鳥》)則同時獲得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提名。

圖片版權 Fox
Image caption 《三塊廣告牌》(廣告牌殺人事件)中的伍迪·哈里森(左)和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同時獲得提名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導演的《華盛頓郵報》(The Post,《戰雲密報》)、同志題材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以及講述二戰初期丘吉爾的《至暗時刻》(Darkest Hour,《黑暗對峙》)等均獲得最佳電影提名。

加裏·奧德曼憑《至暗時刻》中對英國前首相丘吉爾的傳神演繹已經贏得了金球獎和美國演員工會獎兩項影帝,但是若要奪得個人的第一座奧斯卡影帝獎座,他還必須擊敗英國同胞丹尼爾·戴-劉易斯——後者已經史無前例地三奪奧斯卡影帝,今年憑《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中飾演的裁縫師再獲提名。這個號稱是劉易斯最後一次幕前表演的角色將成為奧德曼的最強對手。

開創歷史的女士們

《伯德小姐》的編劇兼導演葛莉塔·葛韋格(Greta Gerwig)在今年獲得最佳導演提名,她還只是奧斯卡史上第五名獲此提名的女導演。

假如她獲獎,仍只不過是繼2010年《拆彈部隊》(Hurt Locker)的凱瑟琳·比格羅(Kathryn Bigelow)之後第二個獲最佳導演獎的女性。

但這是好萊塢女性聲音得到重大關注的一年,除了一眾女電影人在「Me Too(我也是)」的運動中公開指控性騷擾問題,男女演員的薪酬不平等問題也越來越多地受到批評和討論。

當然了,奧斯卡還有演技女神梅麗爾·斯特裏普(Meryl Streep,梅麗·史翠普)。她在今年又憑《華盛頓郵報》中一個敢於對抗美國政府的出版人角色而獲得個人第17次最佳女主角提名,同時也是她的第21個奧斯卡表演獎提名。

已經三次成為影后的她表示,她此次因為參演「一部捍衛新聞自由並在歷史進程中肯定女性聲音的電影」而受到認可,感到「莫大的榮耀」。

不過今年的影后熱門是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她在《三塊廣告牌》中飾演一個經歷喪女之痛的強悍母親。她在片中的對手伍迪·哈里森(Woody Harrelson)和薩姆·洛克維爾(Sam Rockwell)亦分別獲得男配角提名。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女性電影人是憑《泥土之界》(Mudbound,《泥沼》)提名最佳攝影的瑞秋·莫裏森(Rachel Morrison),她拍攝的這部關於美國密西西比種族問題的電影是由視頻網站網飛(Netfilx)投拍的作品。

她是奧斯卡史上第一個獲提名最佳攝影的女性,接下來她還將有另一部作品《黑豹》(Black Panther)面世。

圖片版權 Netflix
Image caption 瑪麗·J·布萊吉憑《泥土之界》(泥沼)獲得兩項提名

《泥土之界》的女配角瑪麗·J·布萊吉(Mary J Blige)同樣開創了歷史,她同時獲提名最佳女配角和最佳電影歌曲。

這個九次奪得格萊美獎的音樂人聯合創作了電影中的歌曲《大河》(Mighty River)。該影片同時獲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圖片版權 Universal
Image caption 《伯德小姐》(淑女鳥)獲得包括最佳導演和最佳電影在內的提名

多元性爆發的一年?

多元性繼續是好萊塢的熱門議題,而今年更因為多宗性騷擾醜聞、男女薪酬平等以及女性電影人在幕前幕後的話語權等激起了更多討論。

這些議題似乎對今年的提名產生了重大影響,在總體的提名名單中,不再出現此前在社交網站引發討論的全白人候選人的尷尬局面。

葛莉塔·葛韋格獲提名最佳導演,多少平息了此前人們對金球獎最佳導演提名」全男班「的不滿,只不過在整個奧斯卡歷史當中,葛韋格還只是第五個提名最佳導演的女性。

而雖然在影后和最佳男配角提名名單中沒有非白人演員,在影帝的提名中出現了兩名黑人演員丹澤爾·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和丹尼爾·卡魯尼亞,最佳女配角提名中亦有兩名黑人演員。

在最佳導演提名中,喬丹·皮爾(Jordan Peele)的名字同樣具有份量——他是奧斯卡歷史上第五個獲得這項提名的黑人。

在得悉自己獲得提名後,他在推特(Twitter)上寫道:「現在我只想到了每一個買票和叫別人買票進場的人,這是你們的功勞。」

圖片版權 Sony
Image caption 普盧默取代了凱文·史派西出演《金錢世界》(萬惡金錢)

今年獲得表演獎項提名的女演員當中,有八人的年齡在40歲以上;而在男演員中,克里斯托弗·普盧默(Christopher Plummer)憑《金錢世界》(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萬惡金錢》)中的表演仍然奧斯卡提名史上年齡最大的男配角。

在這部由萊德利·斯科特爵士(Sir Ridley Scott)執導的作品中,88歲的普盧默飾演了美國富豪J·保羅·蓋蒂(J Paul Getty)——這個角色原本由凱文·斯派西(Kevin Spacey)出演,但後來一系列的性騷擾指控令導演決定刪除斯派西的所有戲份

此外,89歲的比利時導演阿格尼斯·瓦爾達(Agnes Varda)的作品《臉龐,村莊》(Faces Places)獲提名最佳紀錄長片,他也被認為是史上年齡最大的奧斯卡提名電影人。

同樣是89歲的詹姆斯·伊沃裏(James Ivory)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劇本提名最佳編劇,他比瓦爾達小一個星期。

在推動種族、年齡和性別的多元構成上,奧斯卡的主辦方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越發不遺餘力,而這很可能對今年的一些提名決定產生了影響。

只不過,要真正達到多元,奧斯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一些重點獎項上,奧斯卡一直以來的男女分野巨大。

社會議題風向與失落的人們

去年的奧斯卡,凱西·阿弗萊克(Casey Affleck)在面對性騷擾指控的情形下仍然憑借《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情系海邊之城》)中的表演奪得影帝獎座。

但在今年,一個表演同樣受到肯定但身陷性騷擾指控的演員卻沒有獲得提名。

自編自導自演了《災難藝術家》(The Disaster Artist,另譯《荷裏活爛片王》)的詹姆斯·弗蘭科(James Franco)雖然已經奪得了今年的金球獎喜劇和音樂劇類影帝,但在奧斯卡,他和他的電影均「意外」無緣提名。

目前為止,已有多名女性公開指這名演員對她們有過性騷擾行為,這可能影響了他獲得提名的機會——但真正原因可能無法得到證實。

另一方面,《三塊廣告牌》英國編劇兼導演馬丁·麥克唐納(Martin McDonagh)失落最佳導演提名同樣令人意外。

這部黑色劇情片被認為是今年最佳電影的熱門,在沒有提名最佳導演的情況下成為最佳電影並非不可能——《逃離德黑蘭》(Argo,《救參任務》)在2013年就曾做到過,但麥克唐納未獲提名肯定會被認為削弱了最佳電影獎的競爭力。

奧斯卡頒獎典禮將在3月4日於好萊塢杜比劇院(Dolby Theatre)舉行,吉米·坎摩爾(Jimmy Kimmel)今年將再次擔任主持人。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