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怎麼出了個「小沖繩」?

eople dance samba at an event where members of the Japanese community gathered to watch the FIFA 2013 Confederation Cup inauguration match between Brazil and Japan at a community center in the neighbourhood of Liberdade in Sao Paulo, Brazil on June 15, 2013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聖保羅的自由社區,桑巴和日本傳統經常可以很好得融合在一起。

誰能料想沖繩語慢慢在日本消失時卻在巴西安了家? BBC巴西科的萊蒂西·亞森(Leticia Mori)從聖保羅報道:

走在巴西的自由區(Liberdade),如果你覺得自己身處東京,可以得到諒解,因為在巴西最大都市的繁華地帶,日本移民的影響越來越明顯。

這裏的店名是日語,貨品包括從日本的食物和廚房用具,再到傳統的家居裝飾品。紅色彩繪的拱門和一個日本庭院歡迎遊客去這個巴西的"日本角"探險。1908年6月18日,日本輪船「笠戶丸」(Kasato-Maru)抵達聖保羅以南的桑托斯港,船上的第一批781乘客,利用促進移民的雙邊協議在巴西定居。此後,人們開始慶祝這個特殊的日子。

他們中的一半來自沖繩島南部,這個位於日本以南約640公里(400英里)的地方。1879年被東京吞併之前,它有自己獨特的語言和文化。

今天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日本海外後裔聚居區,約有150萬人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食物在巴西很流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聖保羅大街上有很多日本建築。

他們為什麼從沖繩來?

直到20世紀60年代後期日本當局才把移民政策作為一項國家政策推行,特別是鼓勵農村地區的人到國外尋找工作,用以緩解貧困和人口過剩問題。

之前有過派遣移民在夏威夷甘蔗田,美國大陸和加拿大西海岸工作的政策(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墨西哥),但由於這些國家採取了限制移民的措施,所以這些政策很短命。

東京很快開始尋找南方的機會。巴西在1888年廢除了奴隸制後開始為東南部的咖啡種植園尋找廉價勞工。日本移民填補了這一空白,但很快就有許多人意識到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土地賺更多的錢。

日本社區很快在聖保羅州肥沃的土壤上繁榮起來,在那裏他們革新了農業技術、種植了各種蔬菜、大米和綠色植物,還引進了其中一些蔬菜、大米和綠色蔬菜到巴西。

與在日本國內沖繩被兼併和語言被禁不同,生活在巴西的沖繩人可以自由地講自己的語言和慶祝自己的文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西有一大群日本移民。

他們的語言怎麼了?

Image caption 具志堅洋子(第二排,最右)移民巴西後還是堅持跳傳統的日本舞蹈。

70歲的具志堅洋子十歲時來到巴西。

她說:"如果我們在學校講沖繩語,我們會受到懲罰,但是在家裏,我得偷偷地說。"

她說,她和哥哥都在巴西定居,還能講流利的沖繩語。但是在日本,會講的人很少,這使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其列入瀕危語言名單。

具志堅洋子說,她留在日本的姐姐很難理解。她回憶說:"有一次我去看她,我們去了劇院。 "這個劇用沖繩語演的,我全看懂了,她卻沒有。"

植根於音樂還是流行文化?

沖繩文化在巴西蓬勃發展的事實,正吸引著從沖繩到聖保羅一直到聖保羅的中村明和桃岡這樣的大學生。

中村研究心理學,她表示,她想了解早期移民如何組建自己的新家園。

Image caption 桃岡(左一)到巴西來尋找身份認同。

桃岡說,她出於個人原因來到這裏:"我是在沖繩的一個小鎮金武出生長大的,我想遠遠地觀察,試圖找到我的身份認同。也許我會通過這個外在的觀點找到幸福的。"

沖繩從開始被吞併到現在,事情發生了很大變化。東京也正展示沖繩文化。

歷史學家裏卡多·索貢·皮雷斯(Ricardo Sorgon Pires)解釋說:"他們正試圖用音樂和動畫來描繪一個"流行"的沖繩島。"

這位聖保羅大學的學者說:"越來越多的人有興趣了解他們(沖繩)的根源,這已經轉化為對巴西的興趣了。"

誰用沖繩語唱歌?

來巴西了解她沖繩文化的另一個年輕人是歌手惠美(Megumi Gushi)。

惠美在巴西進行交流活動,她的目標是提高她的發音,以便她在沖繩能有更好的歌唱事業。

圖片版權 Associação Okinawana Kenjin do Brasil
Image caption 歌手惠美彈三弦琴,用沖繩語演唱。

在聖保羅期間,她和年長的沖繩移民以及仍然使用傳統蛇皮覆蓋的弦樂器三弦琴的民間樂隊呆在一起。

上原特裏奧(Terio Uehara)是卡勞沖繩協會的主席,該協會幫助促成了交流活動。他認為沖繩文化在這裏充滿活力,正因為離本土這麼遠還可以生存下來。

上原說:"在沖繩,人們高度重視家庭觀念。大多數巴西的日本後代知道他們的家鄉是什麼地方,甚至是什麼地區,沖繩人非常團結,出國後他們更需要這樣。"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