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跟隨獲獎攝影師鏡頭下水找精彩

水下的世界很精彩。除了親自下水尋覓、體驗,也可以通過攝影師的鏡頭領略。

2018世界水下攝影大賽新鮮出爐,發燒友們快看過來!

年度水下攝影師桂冠落在了......

圖片版權 Tobias Friedrich/UPY 2018
Image caption 「Cycle War」(摩托戰),獲2018水下攝影比賽大獎,攝影師弗雷德里克獲2018年度水下攝影師稱號。全景作品展現了1941年在埃及海域被擊沉的英國海軍武裝商船 SS Thistlegorm上的英軍摩托車。

.....德國攝影師托比亞斯·弗雷德里克(Tobias Friedrich)囊中。他的獲獎作品「Cycle War」海底沉船裏的軍用摩托,全景。

這艘英軍武裝商船1941年在埃及Ras Mohammed 海域被擊沉,船上的諾頓16H摩托車就一直在水下靜靜躺著。

弗雷德里克的鏡頭找到了它們。幽幽的穿越感撲面而來。它在來自全球的5000多幅參賽作品中拔得頭籌。

大賽分11個類別,主題包括宏觀、廣角、行為、殘骸等,還有3個類別專注於英國境內的水下攝影。

弗雷德里克說,他構思這幅作品已經多年,但拍攝難度很大,最後決定拍一組,然後拼接成全景圖。

大賽評委主席彼得·羅蘭(Peter Rowlands)的評語:攝影師的藝術水平在於畫面構思,攝影技術水平在於實現這個構思。

圖片版權 Grant Thomas/UPY 2018

2018年度英國水下攝影師桂冠戴在了格蘭特·托馬斯(Grant Thomas)頭上。為他贏得這個榮譽的是「 Love Birds」 (情侶鳥) 。這對交頸天鵝生活在蘇格蘭的羅蒙湖(Loch Lomond)。

不過,托馬斯把拍攝過程和盤托出,實誠是沒有疑問的,但畫面給人的浪漫想像蕩然無存。

他說,當時看到這對天鵝在覓食,便在水裏「潛伏」了很長時間,等著最佳時機按下快門。就這樣。

再來看看別的獲獎作品。

圖片版權 Greg Lecoeur/UPY 2018
Image caption 鯨魚浮窺(spyhop)時,要把頭探出水面,身體直立上竄,在空中短暫停留。格雷格·勒庫厄(Greg Lecoeur)在這頭座頭鯨把它巨翅扇過來時把那一刻定格了。
圖片版權 SHANE GROSS/UPY 2018
Image caption 夏恩·格羅斯(Shane Gross)的這幅作品貌似潛入深水探得,實際上是在一個海馬密度很高的水塘裏拍的。他說那個水塘是地球上海馬密度最高的。當時他只想拍一幅單獨的海馬照片,有背景光,在塘邊支個帳篷,耐心等候,結果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個夕陽西下的傍晚,鏡頭裏居然出現了3隻海馬起舞的景象。當然,具體操作的難度之高,外行是無法理解的。
圖片版權 Songda Cai/UPY 2018
Image caption 與海鰻對視。瞧它的身段!攝影師蔡松達(音,Cai Songda)有很多次跟鰻魚對視,但這個姿勢看來最迷人。
圖片版權 Scott Gutsy Tuason/UPY 2018
Image caption 這是什麼?被海蜇擁抱的魚?美麗的魚,美麗的海蜇,不知怎麼就合體了。反正,誰都不知道這條魚怎麼把自己嵌在海蜇的頭和須之間,只能看到這倆難分難捨,到哪兒都必須在一起。它倆正在遊逛時,碰上斯考特·G·圖亞森(Scott Gutsy Tuason)在水裏拍照,打了個照面,獲獎作品就誕生了。
圖片版權 Filippo Borghi/UPY 2018
Image caption 是喜是悲全看你的立場角度。現場是東京的伊豆半島一處淺水灘,時間是早晨5點到8點之間,目擊者是攝影師費利珀·博爾吉(Filippo Borghi)。他在水裏等了兩天,就為了抓現行。
圖片版權 Simone Matucci/UPY 2018
Image caption 座頭鯨們在湯加的哈帕伊島附近歡快地嬉水,正趕上西蒙·馬圖奇(imone Matucci)和太太在那兒潛水。驚魂?興奮?激動?馬圖奇拍了這幅獲獎的照片後表示,那是他平生目睹過的最狂野、最不可思議的場景。
圖片版權 Fan Ping/UPY 2018
Image caption 克里斯蒂娜·澤納托(Cristina Zenato)是鯊魚行為研究專家,在巴哈馬群島的自由港研究加勒比海礁鯊有24年了。難道那兒的鯊魚都認識她?無論如何,她跟鯊魚之間的特殊「紐帶」在攝影師範平(音,Fan Ping)的鏡頭裏一覽無遺。
圖片版權 Tanya Houppermans/UPY 2018
Image caption 從照片裏看得出攝影師塔尼亞·郝珀曼斯(Tanya Houppermans)在哪兒嗎?她在這條被無數小魚簇擁的沙虎鯊肚皮下方仰泳! 她自己說,當時必須十分小心,不能驚動鯊魚。看看周圍成群的小魚就知道多難了。小魚倒是給她讓出了空間,這樣才拍到了鯊魚的肚皮。
圖片版權 Borut Furlan/UPY 2018
Image caption 古巴,一條鹹水鱷魚在夕陽下,猙獰恐怖,令人毛骨悚然。攝影師波拉特·弗蘭是怎麼拍到它在入鏡般水面上的投影?
圖片版權 Mike Korostelev/UPY 2018
Image caption 俄羅斯庫葉湖,棕熊的樂園。冰封千里,擋不住棕熊探入水下找三文魚。麥克·克羅斯特列夫(Mike Korostelev)把遙控鏡頭藏在水下,跟熊大哥近距離「接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