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總理率政商要員訪美:澳美關係該怎麼走

A stock image of a hand painted with an Australian flag reaching out to hand with an American flag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將於本周派出其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政商代表團前往美國。悉尼大學教授西蒙·傑克曼分析說,自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以來,澳大利亞就開始對澳美關係"加倍下注"。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將在周五訪問華盛頓,與特朗普總統舉行第四次會晤。與特恩布爾隨行的包括四位州長、其它地方領導人,以及20名澳洲最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儘管特恩布爾總理與特朗普總統的會晤將主導媒體報道及官方通報,但此次會晤恰逢由美國50個州領導人組成的全國州長協會舉行冬季會議。州長協會將為來自澳洲的州長舉行接待和對話活動。

這種充滿活力和高層次的接觸活動是澳洲政府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管理與美國關係戰略的一部分。 下面有三個關鍵領域值得關注:

平衡"美國優先"和中國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澳洲人的驚喜很快讓位於焦慮。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特別是在貿易和國家安全方面,是否會使澳洲在亞太地區的貿易和安全關係複雜化?

澳洲與中國和其它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順差無疑有助其經濟在逾25年的時間內持續無衰退。不過,與此同時,美國在亞太保持著自由的秩序,使華盛頓成為澳洲最重要的軍事盟友。

美澳安保聯盟幾十年來一直是堪培拉防務戰略的基石。 澳洲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自一戰以來與美國併肩作戰的國家。

澳洲也是美國主導的"五眼"情報聯盟的成員國,該聯盟是全球最全面的情報分享安排之一。作為美澳關係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是在公眾視角之外運作,但這對兩國和自由規則秩序來說都有巨大的價值。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跟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通了一次電話,被美國媒體報道稱為極不愉快,原定1小時的通話被特朗普在25分鐘時掛斷。但特恩布爾稱特朗普怒掛電話的報道"不準確"。

平衡澳大利亞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是澳洲戰略思想和外交政策中最緊迫的問題。澳洲參與的幾乎所有國際活動都得透過鏡頭過濾一遍。

特朗普上台後的"美國優先"思想導致美中關係惡化,澳洲陷入困境,而這正是澳洲外交政策試圖要避免的結果。

新的參與形式

特朗普政府上台後不久,媒體披露了特朗普與特恩布爾首次通話的細節,這明顯提醒說,澳洲與新的美國總統,也許與整個美國政府的關係將與過去不同。

特朗普履行競選承諾並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這點毫不令人意外,反而強化了澳洲維護與美密切關係的決心。

針對特朗普執政後的美國,澳大利亞必須在對美關係上運用才智,下大功夫,採取主動,並在印太地區大國適應特朗普政府的"新常態"時展現出領導才能。

澳大利亞駐美國大使喬·霍基已悄然提升了過去特朗普競選顧問眼中的澳洲國家形像,這一投資繼續為澳洲帶來紅利。

以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為主的澳洲部長級官員已對美國進行了多次訪問。至少從表面上看,沒有跡象表明澳洲與美國之間在防務、情報和執法方面運作密集的深度合作並非一切如常。

澳洲與美國的接觸一直是以美國有許多權力中心為前提:國會、武裝部隊、官僚機構、國家和商界。在特朗普的領導下,澳洲開始重新關注這些權力中心。

在認識到這種關係超出軍事聯盟之後,澳洲政壇上至總理的領導人現在均認為,美國是澳洲最重要的經濟伙伴,也就是承認澳美兩國之間存在巨大的投資聯繫,但澳洲並非美國最重要的盟友。

美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外國投資國。這對澳大利亞建立技術、工業和金融能力來與亞洲鄰國積累貿易順差至關重要。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反過來,美國是澳洲海外投資的單一最大目的地。美澳兩國累計雙向投資價值超過1.4萬億澳元(8000億英鎊; 1.1萬億美元),與澳洲一年的國內生產總值相當。

"這是經濟問題"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本周在訪問華盛頓期間,預料防務問題將在"可公布"事項中佔據突出位置,可能提升駐扎在達爾文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人數。

事實上,今年澳洲官方信息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提醒美國人,澳美兩國在全球各地戰場上共同犧牲和互為"伙伴"已有百年歷史。

然而,與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安全關係同樣重要的是,本周美國州長和澳洲州長的互動主要也是關注美澳兩國強大的經濟聯繫。

美國全國州長協會會長是內華達州州長布萊恩·桑多瓦,他曾在2016年訪問澳洲。在訪問期間,澳方向桑多瓦展示了公私合作伙伴關係項目如何完成早已逾期的基礎設施建設。

曾任澳洲財長的霍基制定了聯邦政府的資助模式來幫助啟動公私合作伙伴關係項目;他本周在華盛頓的其中一個議程,就是幫助澳洲向美國出口基礎設施建設的政策模式。

澳洲公司在基礎設施融資和管理方面領先全球,這些公司包括麥格理集團、聯盛集團、澳洲環城公路管理公司和基建投資公司IFM。

澳大利亞人很少有人知道知道澳洲退休儲蓄基金是世界第四大養老基金,美國人知道這點的就更少了。

因此,澳大利亞本周在華盛頓的部分議程不僅是出口政策模式,而且還為這一資本池創造投資機會(這些資金太多,不能留在澳洲)。對渴望興建新的基礎設施的美國而言,這些資金將在日益增長的美國經濟中尋求收益和多樣化。

本周聚焦澳美關係的經濟層面有助於了解澳洲對澳美關係"加倍下注"的戰略。

西蒙·傑克曼是悉尼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的首席執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