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候任國安顧問伯爾頓:資深鷹派的六大觀點

伯爾頓和麥克馬斯特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伯爾頓(左)2018年3月22日獲任命接替麥克馬斯特中將擔任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資料圖片)

美國政壇資深鷹派人物伯爾頓(John Bolton)受特朗普總統任命,將出任國家安全顧問要職。

伯爾頓曾經效力於小布什總統內閣,歷來從不諱言自己在諸多國際和安全事務上的極強硬立場。

他旗幟鮮明地捍衛美國強權,無懼爭議地力主美國發揮強勢主宰國際局勢,無論是從政府官員的角度,還是作為報刊專欄作者或福克斯新聞頻道評論員。

對伯爾頓獲任國家安全顧問要職,中國外交部表示,中美關係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超越一切人事安排,永遠不會改變。

俄羅斯表示美國總統任命內閣官員是美國內政,與莫斯科無關。

以色列歡呼伯爾頓獲任國家安全顧問要職;日本表示「驚訝」,但希望美國對朝鮮政策不會大轉彎。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簽署對華加徵600億美元關稅令。

BBC梳理了這位候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過往的言論,六個觀點清晰可見。

  • 中國:對華政策應該更強硬

伯爾頓在美中關係尤其敏感、微妙之際獲得任命,取代麥克馬斯特將軍出任總統國家安全顧問。

敏感微妙之處在於,特朗普總統剛剛簽署了《台灣旅行法》,意在進一步密切美台關係,然後批准對價值約600億美元的加徵關稅,觸發貿易戰。

不知是否巧合,可以肯定的是伯爾頓在這兩件事上立場都很強硬。

他認為北京一方面盡享美國開放市場的好處,一方面又通過補貼出口企業在全球貿易中行「系統性的欺騙」之事,必須被拎出來曝光。

獲任命的當天,3月22日,他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頻道採訪時重覆了一貫的立場,指斥中國剽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採取有悖於自由貿易原則的重商主義政策。而且,他強調,北京對國內民眾福祉的關懷不及華盛頓之於美國民眾。

至於台灣,伯爾頓力主重新考慮對美台接觸的限制政策。2017年,他接受《華盛頓自由燈塔報》採訪時明確批評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還呼籲增加對台軍售。他說,「一個中國」政策本質上模棱兩可。

在朝鮮和伊朗問題上,伯爾頓的主張跟中國正相反。北京希望避免朝鮮半島重燃戰火,伯爾頓認為軍事打擊平壤是必要的先發制人;北京希望華盛頓恪守對伊朗核協議的支持立場,伯爾頓對這個協議始終不乏激烈批評。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2017年,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對朝鮮的新一輪制裁,以懲罰朝鮮試射彈道導彈。
  • 朝鮮:採取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完全合理

特朗普總統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首腦峰會預計將在5月份舉行,令人對伯爾頓獲任國家安全顧問一職略感困惑。至少,他到白宮就職時,他對朝鮮的立場觀點將被置於放大鏡下仔細考問。

候任國家安全顧問曾直言不諱地表示,朝鮮和它的核武項目對美國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對於那些認為華盛頓還有時間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的人,他嗤之以鼻。

他今年2月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論述對朝鮮採取先發制人的打擊行動的可能性。文中寫道,「鑒於美國對朝鮮的情報掌握不足,我們不能等到最後一刻。」

「朝鮮核武器在當前製造了一種『必要性』,美國對此先下手為強,完全合理合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伯爾頓是布什內閣的元老,立場鮮明的鷹派人物,曾任駐聯合國大使。特朗普任命他為國家安全顧問,不乏爭議。
  • 伊朗:轟炸伊朗或許也可以

據報道,特朗普總統解僱國務卿蒂勒森的原因是倆人對伊朗核談判協議意見有衝突。

特朗普對這個協議意見很大,十分不滿。而伯爾頓在伊朗問題上立場跟總統特朗普合拍得多。

伯爾頓曾激烈抨擊前總統奧巴馬首肯2015年伊朗跟國際社會達成的核協議。他2016年還在一篇文章裏抱怨這份協議「製造了巨大的漏洞,伊朗現在正利用這些漏洞推進自己的導彈和核項目」。

2015年3月,也就是伊朗核協議達成前幾個月,伯爾頓在《紐約時報》上撰文宣稱,對伊朗不採取軍事手段不足以解決問題。

「時間太緊迫,但實施打擊仍有望取勝,」他說的打擊確切地說是指以色列對伊朗採取軍事打擊行動。

「與此類行動相結合的應該是美國積極支持伊朗的反對力量,目標是實現德黑蘭政權更替。」

圖片版權 Pool
Image caption 美國前總統布什任命伯爾頓擔任駐聯合國大使,不乏爭議
  • 聯合國:太當回事

伯爾頓曾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1994年,他在一次講話中直言:「不存在聯合國。」

」只有一個國際社會,它偶爾會聽從世界上僅存的唯一真正的強國(那就是美國)的號令,而那也是在符合我們的利益而且也能讓別人附和的情況下。「

十多年後,他被美國前總統小布什任命為駐聯合國大使。但這並沒有減弱他對超越一切主權國家的全球機構那種根深蒂固的懷疑。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他為」美國派到聯合國去的大使裏面爭議最大的一個」。

但這不妨礙他強力推動聯合國改革的舉措獲得某些陣營的讚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伊拉克戰爭 那根本沒錯

也就幾周前,美國總統把2003年美國領頭入侵伊拉克的戰爭稱為「史上最糟糕的決定」。差不多也是在那前後,伯爾頓卻避免了譴責伊戰,因為他本人是那場戰爭的堅定支持者。

他在有線電視頻道福克斯新聞(Fox News)上發表評論,「要是說推翻薩達姆·侯賽因政權是個錯誤,那未免簡單化了「。

但時間再往前推一點,2016年大選,伯爾頓設法爭取共和黨候選人提名時,他的言論更直截了當。《華盛頓郵報》引述他說,「假如當時能預見到今天的所作所為,那當然就會做出不同的選擇。但我還是會(決定)推翻薩達姆·侯賽因,因為他對地區和平與穩定是一大威脅。」

俄國 對俄國必須強硬

對於俄國涉嫌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的指稱,伯爾頓的說法是這樣的:那是「真正的戰爭行為,華盛頓對此絶不容忍」。

2017年,特朗普總統與俄國總統普京見面時,普京否認俄國插手美國大選,伯爾頓在媒體上撰文說普京那是」發揮了克格勃(KGB)頂級訓練(賦予的本領)在撒謊「。

最近,前俄羅斯特工斯克里帕爾在英國被下毒,英國和歐盟都指責莫斯科在外國土地上使用神經毒劑。伯爾頓表態說,西方對此必須作出」非常強硬的回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