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回聲:科技諜報,經濟戰與蘇聯解體

vetrov
Image caption 維特洛夫在西方被認為是結束冷戰的英雄,這位20世紀最大間諜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動被克格勃破獲,在1983年被槍決。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周三(4月4日)呼籲華盛頓停止調查所謂的北京侵犯美國知識產權事宜。在愈演愈烈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美國指責中方有「驚人的知識產權盜竊」行為。

特朗普政府稱,中國對美國企業施壓要求其轉讓技術,令美國每年因此受損300億美元。

同一天澳大利亞媒體的報道稱,中國咄咄逼人的情報搜集活動迫使澳洲當局提升了安全措施,而且開始重新審視處理澳中雙邊關係政策。諸如此類的報道反映出西方國家擔心,即北京正在努力招募西方的科技人員和官員。

澳洲提升安全措施

澳洲多家媒體報道,自從一名中國公民數據洩密事件發生後,澳洲頂級科研機構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投入了億萬美元提升網絡安全和信息系統。

澳洲媒體集團(Fairfax Media)根據信息自由法得到了一份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的高科技犯罪部門的報告,一名調查官員在報告中說這件事(洩密)「對整個機構(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是個警醒」。

2013年澳洲聯邦警察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得知一名研究人員失蹤後,警察開始調查他是否同中國政府合作,並且是否洩漏了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的保密研究信息。不過經過18個月的調查,聯邦警察在2015年7 月結案說「證據不足而且(那名中國研究人員)不願合作」。

《澳大利亞財經評論》報道說,澳洲國防部正在審查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一名高級研究人員和中國政府的導彈研發機構的商業往來問題。國防部的這名高級研究人員在2016年初被任命為一個小型公司NSW的負責人,該公司的領域是非軍事用途的大數據分析。

澳洲媒體認為防務科技集團對員工安全審查的做法存在缺陷。報道說,中國當局很可能清楚那名研究人員在國防部的作用,2006年中國政府的一個出版物注意到那名研究人員在澳洲防務科技集團工作,當時防務科技集團的名字是防務科技組織。

Image caption 當初美國總統里根施加軍事和經濟壓力,決心瓦解蘇聯。特朗普會效仿里根,對付中國嗎?

警惕中國網絡威脅

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在去年的年度報告中提到了「外國情報機構把許多澳大利亞的利益作為目標,包括秘密取得知識產權和科學技術」。

據《澳大利亞時代報》報道,在中國公民涉嫌數據洩密事件後,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對澳洲聯邦警察做出多方面的安全提醒,主要強調了網絡間諜問題。

一名從事網絡安全工作的前政府官員說,「他們現在從私營公司獲取大量信息,在可能的情況下還從政府機構獲取信息」。

媒體報道說,能夠接觸國防科技的研究人員通常在訪問中國的時候會成為中國情報部門的目標。另外一名了解情報工作的前政府官員說,中國在努力培養內部代理人,他們採取了咄咄逼人的做法。

「他們在中國鎖定某個在澳洲公司或機構工作的人,然後找這個人對他說,這有兩萬元,能不能給我們搞到這些文件?這個人可能讓他們走開。然後他們會找另外一個人再提出同樣的要求。這個人可能就會說可以,交出文件,然後再和那個機構打交道。」

今年2月澳洲媒體曾經報道美國勸阻澳大利亞不要用中國的華為公司提供的網絡設備。據稱,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國土安全局負責人親自向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表達了「美國對中國參與5G網絡建設的擔憂」。美國多個高級情報官員在美國參院情報委員會的報告中稱「中國實施網絡間諜是美國和澳大利亞網絡安全議程上兩大隱患之一」。

中國黑客採取反制

在指責中國從事網絡間諜活動的同時,美國前情報領導人,空軍退伍將軍克拉帕(James R. Clapper)建議美國對中國黑客採取反制,增加中國網絡間諜活動的代價。他建議效仿過去「告別檔案」對付蘇聯的模式對付中國。

「告別檔案」是80年代初法國從叛變的克格勃上校維特洛夫(Vladimir I. Vetrov)那裏獲得的透露蘇聯獲取西方情報的大量秘密文件,「告別」(Farewell)是維特洛夫的代號。維特洛夫向法國提供了偷拍的4,000頁克格勃從西方獲取的科技機密資料。

前法國總統密特朗在1981年當選後不久向美國總統里根轉交了這些情報,美國中情局才開始意識到蘇聯從西方獲得雷達、電腦、機械工具、半導體等領域的大量科技情報。

維特洛夫提供的情報令西方國家驅逐了將近150個蘇聯技術間諜;法國驅逐了47名大部分為從事科技情報活動的蘇聯間諜。其結果是蘇聯獲取科技情報的間諜活動陷於停頓。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政府指責中國對美國企業施壓要求轉讓技術,令美國每年為此蒙受300億美元的損失。

據說蘇聯獲取西方技術的情報令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十分震驚,也導致他下決心對蘇聯全面施加壓力,爭取冷戰的勝利。1982年1月里根批准中情局對蘇聯實施反間計,傳遞虛假科技情報,誤導蘇聯的科技研究,消耗蘇聯已經捉襟見肘的資源。

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

當時蘇聯希望通過在法國的間諜得到天然氣管道軟件,以更新蘇聯的天然氣管道技術,爭取實現向西歐出口天然氣。華盛頓除了阻撓西方同蘇聯達成類似交易,同時還誘使蘇聯獲取有缺陷的軟件。

中情局的反間計旨在「擾亂蘇聯的天然氣供應以及從西方獲取硬通貨的能力,擾亂俄羅斯內部經濟」。里根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空軍部長里德(Thomas Reed)出書講述當時美國對蘇聯的經濟戰。他說美國的虛假情報導致穿西伯利亞油氣管道在1982年發生了大爆炸。

里德說,軟件「被重新設計能夠重設泵速和閥門,產生了超出輸油管連接和焊接部分能夠容忍的壓力強度」。他還說1982年的爆炸是「最大規模的非核爆炸,從太空中都能看到那次大爆炸」。

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在2007年的文章中說,根據「告別檔案」,對蘇聯進行的反制措施是一場經濟戰爭;天然氣管道爆炸令蘇聯經濟遭到極大破壞,同時在蘇聯內有經濟問題、外有里根施加軍事和經濟壓力時,摧毀了蘇聯獲取技術的能力。

對蘇科技情報反間行動的策劃者威斯(Gus Weiss,白宮的科技情報和經濟顧問)說,「告別檔案…導致克格勃的關鍵行動失敗,而這發生在蘇軍最需要這個行動、美國國防力量增強、蘇聯經濟衰落的時候,因此蘇聯已經不能再(同美國)競爭」。

維特洛夫在西方被認為是結束冷戰的英雄,這位20世紀最大間諜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動被克格勃破獲,在1983年被槍決。間諜故事的另外一位重要角色威斯2003年去世,但是《獨立報》報道將其在華盛頓家中死去說成「離奇的死亡」。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