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政府軍「化學攻擊」 你需要知道的事實

一名兒童在杜馬鎮醫院接受治療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醫療救護人員說,大多數受害者是兒童和婦女。

敘利亞反對派活動人士、救援及醫療人員稱,有超過40人周六在杜馬鎮(Douma)發生的疑似化學攻擊中喪生。該地是反政府武裝在東古塔(Eastern Ghouta)地區的最後據點。

他們聲稱,敘利亞政府軍投放了裝有有毒化學品的炸彈。但敘政府稱,所謂的襲擊是捏造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4月11日)回應此事時稱,俄羅斯要對即將射往敘利亞的導彈"做好凖備"。

美國、英國和法國已經同意合作,據信正凖備進行軍事打擊。

「導彈會來的」

俄羅斯政府將西方媒體關於「化學攻擊」的報道稱作「挑釁」,指報道目的是為了將西方對其盟友的干預正當化。

數名俄羅斯高級官員警告,俄羅斯將對美國襲擊作出回應。俄羅斯駐黎巴嫩大使扎瑟普金(Alexander Zasypkin)周三警告,如果導彈威脅到俄羅斯人的生命,導彈將被擊落,發射台也將被瞄凖。

特朗普在推特上回應說:「凖備好吧俄羅斯,因為它(導彈)會來的,又好又新又『智能』的!」

但他沒過多久又發推特稱:「我們與俄羅斯的關係比以前要差,甚至比冷戰時期更差。這沒理由的,俄羅斯需要我們幫助他們的經濟,這很容易做到。我們需要所有國家一起合作。停止軍備競賽吧?」

周二,特朗普因敘利亞問題取消了拉丁美洲訪問計劃。

BBC駐華盛頓記者芭芭拉·阿什(Barbara Plett Usher)表示,這一決定表明,美國的行動可能不僅限於有限打擊,而是有可能發動規模更大的軍事行動。

為什麼杜馬鎮遭到轟炸?

今年2月,效忠於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軍隊對東古塔發起了攻擊,有報道指,事件已造成逾1700名平民死亡。

3月,該地被軍隊一分為三,其中最大的一塊區域集中在杜馬鎮周邊,這裏預計有8到15萬人口。面對失利,另外兩地的反對派團體已同意撤離至敘利亞北部。

然而,控制杜馬鎮的"伊斯蘭軍"組織(Jaysh al-Islam)堅持抵抗。上周五,在與政府的談判陷入僵局後,空襲重新展開。

周六發生了什麼?

敘政府軍的轟炸在周六繼續進行。有報道指,數十人在疑似的化學襲擊之前,在常規武器的襲擊中身亡或受傷。

記錄敘利亞地區可能違背國際法行為的"人權侵犯記錄中心"(VDC)的活動人士稱,敘利亞空軍製造了兩起獨立的事件,他們投放了被認為含有有毒物質的炸彈。

該中心稱,第一次襲擊發生在當地時間16:00(北京時間21:00),一家位於杜馬鎮西北部歐麥爾·本·赫塔卜大街(Omar Ibn Al-Khattab street)的麵包店被炸彈擊中。

該中心援引一名來自"敘利亞民防團體"(Syria Civil Defence)救援人員的話說,空襲後,他在空氣中嗅出了氯氣,但他無法確定其來源。

"我們後來發現了那些因有毒氣體窒息而死的人們的屍體。他們正在密閉的空間裏躲避桶裝炸彈,而這有可能導致了其迅速死亡,因為沒有人聽到他們的尖叫聲,"他補充道。

該團體稱,第二起事件發生在當地時間19:30,離東部不遠的烈士廣場(Martyrs' Square)遭到了襲擊。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活動人士說,杜馬鎮在星期六遭到敘利亞政府軍飛機的猛烈轟炸。

據"敘利亞民防團體"和向醫院提供幫助的救濟組織"敘利亞美國醫學會"(SAMS)消息,在19:45,有超過500名大多數為婦女和兒童的病患被送往醫療機構,有症狀顯示他們暴露於化學藥劑之中。

周日發表的一份聯合聲明稱,這些患者出現了"呼吸窘迫、中樞性紫紺(皮膚或嘴唇發藍)、口吐白沫、角膜灼傷,併發出和氯氣相似的氣味"的跡象。一名死去的女性出現抽搐,瞳孔呈針尖狀。

聲明補充說,負責搜索被影響地區住宅的救援人員也發現了口吐白沫、發紺和角膜灼傷的屍體。

向反對派控制區內的醫院提供支持的"醫療護理和救濟組織聯盟"(UOSSM)也表示,它們收到了關於兩起事件的報告。

該組織稱,在第一次襲擊後,接受治療的患者主要有呼吸困難和眼睛受刺激的症狀。在第二次襲擊後,被送往醫院的患者能聞到強烈的類似氯的氣味,並出現了發紺、口吐白沫和角膜受到刺激的症狀。

在醫院工作的一名醫學生告訴BBC,他曾診斷過一名死去的男子。"他的瞳孔擴大了,嘴裏有泡沫。他的心跳也很慢,嘴裏還咳出了血",他說。

反對派活動人士團體"杜馬革命"(Douma Revolution)發佈的視頻展示了聲稱是受影響地區發現的兒童、婦女和男性的屍體。有些人嘴和鼻子裏冒出泡沫。

有多少人死亡?

"人權侵犯記錄中心"稱,有25人在第一次針對麵包店的襲擊中身亡,另有20人死於第二次針對烈士廣場的襲擊。

"敘利亞民防團體"和"敘利亞美國醫學會"稱,救援人員發現有42人死於家中。它補充表示,有1人在送抵醫院時被宣佈死亡,其餘6人在接受救治時死亡。由於強烈的氣味導致呼吸困難,救援人員無法尋找更多的屍體。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受害者父母用清水衝刷兒童皮膚上附著的化學物

"醫療護理和救濟組織聯盟"最初報告說有70人被證實死亡。周一,該組織將數字下調至至少42人,但其同時表示數字預計會上漲。

位於英國的"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The 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表示,周五和周六的空襲導致將近100人死亡。該組織說,其中包括21名因窒息死亡的人,但目前無法確定原因。

他們可能接觸到什麼?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周一說,一個真相調查團正在"從所有可用的來源收集更多信息,以便確定是否有化學武器被使用"。

專家說,不可能通過一段視頻或一張照片就能判斷出一個人是否接觸了化學藥劑。確認毒性的唯一方法是在實驗室提取樣本並分析。然而,由於政府軍的包圍,國際人道組織自3月初以來就被禁止進入杜馬鎮。

"敘利亞民防團體"和"敘利亞美國醫學會"認為,人們窒息而死,是暴露在毒化物中的結果。罪魁禍首很有可能是磷酸酯,一種與殺蟲劑和神經毒劑有關的化合物。

"醫療護理和救濟組織聯盟"亦得出結論,傷亡者的症狀與暴露於神經毒劑的症狀相一致,因此可能是一種混合氯的物質。該組織的拉斐爾·皮蒂(Raphal Pitti)博士說,他認為"氯是被用來掩蓋沙林(神經毒劑)的使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敘利亞政府軍地面部隊周六向杜馬鎮推進

對於反對派持支持態度的美國表示,受害者的症狀看上去"和一種窒息劑及某種神經毒劑相一致"。

敘利亞政府怎麼說?

已反覆否認使用過化學武器的敘利亞政府指責稱,該報告是由反對派所"捏造",是一個妄圖阻止政府奪回杜馬鎮的"失敗的企圖"。

一名敘利亞外交部信源向官方的阿拉伯敘利亞通訊社(SANA)稱:"每一次敘利亞軍隊在對抗恐怖主義的鬥爭中取得進展時,對我們使用化學武器的指控就冒出來了。"

俄羅斯外交部表示,來自杜馬鎮的報告是"偽造的"。

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瓦西里·涅邊賈(Vassily Nebenzia)周一說,俄羅斯軍事專家曾前往杜馬,並"確認在地面上沒有發現任何化學物質、沒有發現屍體、醫院裏也沒有中毒患者"。

"在杜馬的醫生否認有聲稱自己遭到化學襲擊的人來過醫院,"他補充道。

涅邊賈說,禁化武組織的專家應立刻飛往敘利亞,"親眼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俄羅斯軍隊將提供保護。

國際社會如何反應?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說,來自杜馬的報告讓他憤怒。他警告說:"任何被證實使用化學武器的行為,無論是衝突的哪一方,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是可惡的。這也明顯違反了國際法。"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一稱,這是一場"通過禁止的化學武器,針對敘利亞無辜民眾的令人髮指的襲擊"。

特朗普說,他正在與美國軍方領導人討論誰需要對此事負責,並將在24至48小時內作出一些重大決定。他補充說,"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一年前,在反對派城鎮汗謝洪(Khan Sheikhoun)遭到沙林毒氣襲擊並導致80餘人死亡後,他下令通過巡航導彈對敘利亞的一個空軍基地展開打擊。

英國和法國表示,周六的事件具備之前被認為是敘政府製造的化武襲擊的所有特點。

以前曾有過化學攻擊嗎?

2013年8月,含有沙林毒氣的火箭彈襲擊了數個東、西古塔地區反對派控制的郊區,上百人死亡。聯合國專家確認沙林毒氣被用於襲擊之中,但他們沒有被要求確定責任方。

西方多國表示,只有敘利亞政府軍有能力實施襲擊。但敘總統阿薩德否認這一指控,但他同意簽署"化學武器公約"並摧毀敘利亞申報的化學武器。

聯合國及禁化武組織聯合特派團的專家也表示,他們確信敘利亞政府軍是2017年4月汗謝洪沙林毒氣襲擊事件的幕後黑手。阿薩德駁斥該言論是捏造的。

特派團還發現政府軍曾使用氯氣作為武器,在敘利亞內戰期間至少使用過三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