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西方軍事干涉能取得什麼結果?

美國總統特朗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可能在近期採取軍事行動。

敘利亞反叛力量控制的城市杜馬(Douma)傳出毒氣攻擊的報道後,美國和英國政府討論做何反應之際,來看看軍事干涉能達到什麼目的?

對美國及其盟國來說,突襲敘利亞軍事設施能帶來的奇襲效果,早已消失殆盡。

實際上,敘利亞軍隊已經有兩天多的時間轉移戰機和其他軍事物資到拉塔奇亞(Latakia)的兩個俄羅斯空軍基地:塔圖斯(Tartus)和和赫梅明(Khmeimim)。在這兩個基地內,這些軍事裝備位於俄軍S-400地對空導彈的保護傘下。

為了凖備西方導彈來襲,敘利亞已經徹底撤空了陸軍基地,武裝部隊也已經盡可能地化整為零。

俄羅斯方面,如果受到攻擊,俄方毫無疑問將力保他們的基地。隨著超級大國威脅採取極端手段,隨時有擦槍走火的危險,目前局勢令人相當擔憂。

兩大問題

對籌劃軍事干涉的西方盟軍來說,兩個最大的問題在於:一)在這種局勢下軍事行動究竟能取得什麼結果?二)對戰略究竟能起到什麼作用?

在敘利亞軍隊預先收到警告、已經分散和處於俄羅斯保護傘的情況下,西方的軍事打擊將只能集中在敘利亞無法隱蔽分散的固定軍事設施,如轟炸機跑道,摧毀建築物或保留在地的建築設施和設備。

西方的軍事攻擊可能摧毀敘利亞的軍事指揮和控制系統,或使用掩體炸彈和深層穿透彈。他們會力爭摧毀敘利亞自2015年以來重建的軍事基礎設施。

更大膽並更具風險的一種可能是,美國或許會宣佈一個更長期的軍事政策,反覆襲擊直至徹底摧毀這些軍事打擊目標,並迫使敘利亞戰機困在俄羅斯的基地內。 這實際上等同於在一段時間內,在敘利亞劃出一個凖「禁飛區」。

去年,當美國為報復在汗謝洪(Khan Sheikhoun)的化學武器使用,襲擊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沙伊拉特(Shayrat)空軍基地時,敘利亞空軍在一天時間內就重新恢復行動能力。美國這次應該會決意避免類似情況。也因此,我們預期本次的軍事行動將會時間更長,將會對關鍵地點反覆進行空襲。

這麼做的戰略目的是什麼呢?肯定不會讓敘利亞的平民立刻感受軍事打擊對他們日常生活的變化。他們在自己政府的控制之下、在各種各樣的反叛力量、恐怖分子和游擊隊組織的勢力範圍中,長期飽受痛苦。

敘利亞的阿薩德總統也不大可能改變初衷,從而放鬆對國家政權的掌控。

戰略戰術

那麼,面對與俄羅斯緊張關係升級的威脅,和隨之而出現的種種後果,西方此次行動的戰略目的是什麼呢?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2017年4月,美國向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射59枚導彈,作為對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的回應。

軍事行動,就其本身來說是毫無意義的,它必須是政治戰略的一部分。而在敘利亞問題上,其政治戰略顯著性比敘利亞問題本身要大得多,因此軍事行動給敘利亞人民帶來的只能是非常遙遠的希望。

第一個戰略目標是要防止化學武器在戰爭中越來越成為「常態」。

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化學武器已成禁忌,世界各方在反對使用化學武器方面,態度出人意料地強硬。1993年的《化學武器公約》已成為現代歷史上最有效的裁軍措施之一。敘利亞是該公約的簽署國之一。

2013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宣稱,將劃出「紅線」,絶不容忍使用化學武器,但後來並未作出實質動作。儘管阿薩德政府一再否認曾使用化學武器,但有大量的證據證明,在俄羅斯的縱容下,敘利亞軍隊經常性地對自己的人民使用化學武器。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世界衛生組織要求「不受阻撓」進入敘利亞杜馬,查證有關化學武器攻擊的指稱。

很多西方政治人物們認為,儘管在化學武器使用的範圍和領域上,仍然有很多道德灰色地帶,但他們絶不能輕易放棄自己的立場。這已經成為一個檢驗面臨重重困境和挑戰的 「國際法治」 是否仍然存在的一個典型案例。

另外,有人認為軍事行動本身表示西方大國們已經回到中東政治的遊戲中,而整個中東地緣政治正土崩瓦解。

針對所謂伊斯蘭國的行動,一直都是地緣政治的附帶事件,從黎巴嫩到也門所發生的情況來看,西方的影響力都在急劇下降。

當然,西方領導人希望中東國家自行處理地緣衝突的態度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雖然他們心不在焉打擊伊斯蘭國武裝,決定這個地區未來的卻是伊朗、俄羅斯以及土耳其。

其中的算計,是怎樣才更符合自身的長遠利益——武裝介入好還是對正在失控的強權視而不見更好?

而對敘利亞民眾來說,他們希望有效的武裝行動有可能迫使阿薩德總統重回談判,如此一來,戰爭或許能以更人道的方式而不是慘烈的勝利來結束。

使用武力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武力行動只有成為一個全盤和現實政治策略的一部分時,才能取得應有的結果。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