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告別六方會談 朝韓兄弟會仍然難言棄核

,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首爾學生26日舉行支持統一的遊行。朝韓會晤的主要議題不一定涵蓋棄核。

朝鮮半島形勢變化之快,令外交界和媒體目不暇接。

就在半年之前,朝鮮還是當今世界最神秘、外交最為孤立、經濟飽受制裁的國家;但在半年之後,金正恩成為國際外交舞台上的明星人物。他先借「冬奧外交」緩和與韓國的緊張關係,接著向美國傳達元首峰會的意願。3月25日到28日,金正恩訪華,恢復了斷絶已久的中朝政府高級別交流。4月初,接掌美國國務院的原中情局局長蓬佩奧秘密訪問朝鮮,為擬議中的5月份美朝首腦會談探路。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韓國對朝的喇叭沉默了

在朝鮮外交努力的背後,我們應該注意到韓國持續發揮的重要作用。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韓國的「推手」,朝鮮的外交攻勢將會大打折扣。本周五舉行朝韓首腦會談,將是朝韓互動迎來的新篇章。可以想見,此次會談少不了擁抱握手的鏡頭,雙方也肯定會提及朝韓之間的「兄弟之情」。除此之外,文在寅能為金正恩准備一份什麼樣的外交禮單?他能否在半島安全問題上取得突破?能否在「棄核」問題上進一步拉近朝美雙方的立場,為美朝峰會鋪路?朝韓之間的雙邊外交將如何影響周邊國家針對半島問題的外交博弈?這些問題令外界對朝韓峰會充滿期待。

告別"六方會談",走向雙邊外交

昔日朝核問題"六方會談"中的另外三個參與國——中、日、俄,似乎被冷落在一旁,淪為看客。朝韓兄弟單聊,以雙邊外交取代"六方會談",是否有助於解決朝核危機?

朝核問題中最先出局的是俄國,這主要是因為莫斯科忙於處理敘利亞、烏克蘭、以及美國的"通俄門"調查,朝鮮並非俄羅斯戰略利益的中心,也就無法引起俄羅斯的外交精力。

圖片版權 KCNA

中國似乎喪失了朝核問題的主導權。我們要注意到,中朝關係遠非美韓關係,中國從來都未能掌控朝鮮內政與外交,中朝之間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就決定了中國不可能發揮決定作用。其次,中國的半島政策可以總結為"不核、不戰、不亂、不統"這八個字,而其中的"不核"是建立在後面六個字的基礎之上,只要"不戰、不亂、不統"的基本形態沒有改變,中國是願意在外交渠道下,慢慢實現"不核"的目標。特別是金正恩在會見特朗普和文在寅之前,到訪北京,使中國得到了最基本的外交面子,也恢復了中朝高層交流。不久前中聯部部長宋濤出訪朝鮮,獲得金正恩親自接見,估計朝方向中方通報了美國特使秘訪朝鮮的細節,充分尊重了中國的"知情權"。對於目前舉行的朝韓會談,中國自然是樂觀其成。

此前追隨美國強硬施壓的日本,目前最為尷尬。日本不僅尋求朝鮮的無核化,而且由於地理位置的接近,更尋求朝鮮放棄所有導彈計劃來確保日本國土安全,同時日朝之間還有被綁架日本人的議題。安倍一直希望通過追隨美國、通過"極限施壓"來一攬子解決問題。面對即將上演的朝韓峰會和籌備中的美朝峰會,安倍很擔心美韓兩國只考慮各自的安全利益,急於求成,忽略了日本的戰略利益。在上周訪美時,安倍在朝核問題上只獲得了部分成功。特朗普並沒有提及朝鮮的中短程導彈問題,也沒有提及日本在籌備中的美朝峰會中的作用。同時特朗普對美朝峰會的樂觀態度,這與安倍不斷提醒小心金正恩的"緩兵之計"和"欺騙手段"的謹慎態度大相徑庭。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朝鮮經常用導彈威脅對手,其試射經常飛越日本。

"六方會談"之所以失敗,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會談各方有太多的各自國家利益的考量,談判桌前的聲音太多,雖然共有一個半島恢復安全的偉大願景,但是終究無法形成任何切實的行動計劃。在這種現實情況之下,雙邊會談顯得更有成效,它可以集中話題、避免雜音,通過持續不間斷的雙邊外交成果,促進多邊外交協商,並努力達成各方都能認可的解決方案。無論是金正恩訪華、安倍訪美,還是朝韓、美朝峰會,都是構建在雙邊外交基礎上的多邊協商的表現。很難講這些外交活動能夠迅速地找到朝核問題的解決方案,但是至少可以保持朝鮮半島的和平態勢,為解決危機爭取時間。

韓國的安全危機與"危機外交"

自今年初平昌奧運會以來,韓國就一直積極地搭台和傳信,努力開展外交斡旋。3月初,韓國國家安全顧問鄭義榮以總統特使的身份到訪平壤,面見金正恩,力促朝鮮借「奧運外交」的窗口,回到談判桌前,解決朝核危機。此後不到一周,鄭義榮和韓國國家情報院院長徐薰來到華盛頓,向美國通報訪朝詳情,傳遞朝鮮希望開啟美朝首腦會談的意願。接下來二人又分別出訪北京、莫斯科和東京,向有關各方匯報朝、韓、美三方的外交互動和半島最新形勢。

韓國的積極態度是由內政和安全兩方面原因所決定。第一,韓國的對朝政策大致分成文在寅所屬的左翼政黨的「接觸政策」(或稱「陽光政策」),和前任李明博與朴槿惠代表的右翼保守政治勢力的「制裁政策」。支持左翼政治力量的選民大多是朝鮮戰爭之後出生的新一代,對朝鮮半島的和平統一有比較積極和樂觀的期待;而保守派的支持者很多經歷過戰爭,對60多年前那場戰爭給朝鮮半島帶來的巨大傷害沒齒難忘,也就對朝鮮政權帶有深刻的敵意和警惕。目前,代表左翼勢力的文在寅當政,重提「陽光政策」,並不出外界的意料。

第二,韓國也面臨著深刻的安全危機,威脅來自於朝鮮的軍事壓力。這種威脅將在兩種情況下轉化成災難:第一種可能是朝鮮主動挑釁,小到朝韓軍事分界線附近的交火事件,大到朝鮮發動戰爭用武力統一半島。目前看來,朝鮮麵對國際社會強大的經濟制裁,自保不足,不可能主動發動戰爭,引來殺身之禍。另一種可能,將是朝鮮被迫做出武裝反擊,將韓國作為打擊報復的對象。當特朗普總統不斷高調宣稱「火焰與憤怒」、「槍炮上膛」、「最終解決」之時,甚至有傳言美國可能會採取「流鼻血」戰術,精凖打擊朝鮮戰略目標,或者對金正恩等採取「斬首行動」,這實際上是逼迫朝鮮武裝自衛。一旦發生這種情況,不僅駐韓美軍基地,還有韓國的重要經濟中心,特別是首爾周邊地區,必將成為朝鮮打擊報復的首選地區。也就是說,韓國一直以來借韓美軍事同盟自保,可是現在有可能為特朗普的過激舉動買單。所以韓國希望通過外交談判,將走向戰爭邊緣的朝核危機,重新拉回到談判桌前。韓國希望在美國祭出殺手之前,用外交談判的框架約束特朗普和金正恩這兩位「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挑釁性言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金正恩特朗普嘴仗全記錄

「推手」和「勝負手」

目前看來,韓國的外交斡旋還是很成功的,外界也期待周五的朝韓首腦會談,能進一步推動接下來舉行的美朝首腦峰會。面對如此之高的期望,恐怕文在寅將心有餘而力不足。之所以這樣講,首先是基於朝韓之間的不同利益追求。朝鮮發展核武器的根本目的是維護政權安全,特別是在冷戰結束之後,韓國依舊享受著美韓軍事同盟所帶來的安全保障,朝鮮卻失去了昔日可以倚重的蘇聯和中國的保護,面對強大的美國,核武器是最好的生存手段。韓國無法解決朝鮮的安全危機,也就不是朝鮮在"去核"問題上的談判對象。平昌冬奧會朝鮮特使回絶韓國所謂半島無核化的提議,到目前為止朝鮮只同意「停止核試驗」,這些都說明韓國無法突破朝鮮的核武器計劃背後的安全底線。韓國能做的,只有進一步推進各方簽署《和平條約》,取代朝鮮戰爭之後的《停戰協定》,試圖用國際條約的形式給朝鮮提供安全保障,以換取朝鮮棄核。

同樣,文在寅也無法左右美國的安全政策,更無法左右特朗普總統的立場。在朝核問題上,美國的戰略目標是朝鮮「棄核」。特朗普在國內政治壓力之下,還進一步強化了他"棄核"的立場,也就是他在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聯合記者會上重申了"極限施壓"的方針,確認"徹底、可核查、不可逆轉的消除核武器"是美國的終極目標。美國的表態與朝鮮到目前為止所釋放的信息之間差距很大,文在寅可以為美朝談判搭台和鋪路,他是推手,但非勝負手。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