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前我從沒有過性生活」:中年處男的自白

4月23日,加拿大男子米納西安(Alek Minassian)在多倫多的街頭上駕駛貨車衝撞途人,造成10人死亡。有報導指,米納西安事發前在社交網站上發佈帖文,指自己是「非自願獨身」運動的一員。這種網上「次文化」的支持者認為,自己永遠都不可能與異性發生關係,而問題的始作俑者是女性。

今年60歲的約瑟夫(化名)告訴BBC,他為這種「次文化」感到擔心。但他自己的經歷令他明白,大多這種不能與異性發生關係的人認為,自己的情況是可恥、沮喪的。

以下是約瑟夫的故事。

我到差不多四十歲時,仍是一名處男。我當時仍然不知道這是一件有多奇怪的事,但我仍然覺得這是一件羞恥的事,同時我也感受到其他人的奇異目光。

當時,我是一個十分害羞和欠缺安全感的人。我身邊有許多朋友,因此我並不感到寂寞,我只不過從沒有把這些友誼進一步把它們變成親密關係。

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身旁有許多女性,其他人大概都會覺得與她們約會都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我沒有這樣做。我上大學的時候,這個沒有跟其他人約會的情況漸漸變成常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這大概是因為我的自信心不多,我總是覺得自己對異性沒有甚麼吸引力。在我這種情況下,這種缺乏自信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這是因為我沒有跟異性約會,所以我沒法證明給自己看,自己其實對異性是有吸引力的。

我從來沒有跟朋友談過這件事,他們也沒有多問。老實說,如果他們真的跑來問我這個事情,我會十分反感,因為我當時越來越覺得,這是一種令自己羞恥的事。

社會大概才不會管我有沒有和其他人上牀,但我認為,這是一件與其他人不同的情況,始終會吸引其他人的眼球,我可能會變成其他人眼中的「異類」。

成長過程

我覺得,我們的社會文化十分著重男性吸引異性有多「成功」。我們的流行曲和電影裏,經常都把與異性發生關係描繪成一個男孩長大成為男人的一個過程。我把這些都看在眼內,越來越覺得自己沒有跟異性交往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我身邊大部份的朋友都有交女朋友。我就在他們身旁看著他們從開始交往到結婚的整個過程,而這個過程,慢慢地侵蝕我的自信心。

那個時候,我覺得十分孤獨,也十分沮喪。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發現,自己曾經有15至20年時間沒有跟父母和我的姐妹外的人有身體接觸。因此自己孤獨和沮喪的原因,大概不是因為單純的性原因,而是因為自己沒能跟其他人建立關係,更不要說親密的關係。

如果我遇到了心儀的對象,我也不會感到興奮。相反,我第一個反應會是傷心和失落。我害怕的不是對方可能會拒絶我向她表白,而是認為對方有權去繼續生活而不受我打擾。

當時的我十分肯定,我對身邊的異性沒有吸引力,但現在回想,也許我的信心在她們眼中,也算是一種吸引力。到我三十多歲時,我開始患有抑鬱症,於是我去看醫生,也開始接受心理治療和服食抗抑鬱藥。

就在這個時候,事情開始出現變化。

相見恨晚

心理治療讓我重拾自信,而抗抑鬱藥也對我開始有幫助,它們是我克服自己害羞性格的幫手。

而且,我發覺自己也成熟了一點,我開始跟女生約會,那發展成一個短暫的愛情。

第一次約會的時候,我還是感到有點緊張,但同時我又覺得那感覺「其實不錯」,因此後來我又邀請她去約會,她又答應了,我們之間的愛情慢慢發展起來。

數星期後,我們的慢慢變得親密。我們經常聽見年青人「情竇初開」的感覺,那是一樣的,只不過我不再是年青人。我與她性交時,我發覺那是一件既興奮又美好的事情。很多人都說,他們第一次與其他人上牀的經驗不太好,但在我來說,那是十好美好的經驗。

我沒有告訴她那是我之前從沒有性經驗。如果她那個時候問我,我是會如實告訴她的。

十八個月後,我遇見我的未來妻子。我們當時是同事,她那雙大大的眼睛十分漂亮,十分迷人。我沒有直接請她去約會,反而是透過一名朋友問她,她當時有沒有男朋友。而這位朋友成了我們的「紅娘」。

我四十歲生日的那天,我們首次約會。十八個月後,我們結婚了。

我覺得自己十分幸運,因為她給我的愛是完全的、也是無條件的。這不是我們天天會碰到的事情,我卻有幸遇上這種愛。

我把自己的性經驗如實地告訴她,她沒有介意,也沒有看不起我。我們情投意合,她從沒有一絲批評我的意思。跟她一起相處,是一種十分簡單的事。

我們一起渡過17年的夫婦生活,直至三年前她不幸去世,那對我來說是一個打擊。我經常想,我們相見恨晚,而她太早就已經離開我。

我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是對自己的少年生活有一點點後悔,幾乎是為了一些沒有發生的事情而感到悲傷。

我感覺到,自己錯失了一些自己將會十分珍重的回憶,因為我再也不會知道年青時談戀愛會是怎麼的一回事,也不知道與異性手拖手探索這個世界會是怎麼一回事。我後悔的原因,是因為我錯失了這種有趣的時光。

如果你正在經歷跟我差不多的事情,我給你的建議是:不要低估問題有多嚴重。你發現自己有這個問題後,要盡快尋求協助。但老實說,如果我年青時身旁有人向我指出我有這個問題,那個時候的我不會承認那是一個問題。

每當年青人做一些如吸毒、犯罪、過早發生性行為等危險行為時,都會吸引社會的注意。問題是,社會沒有留意到,年青人不做某些事情,也可以是一個問題。

結論也許是:如果你發現身旁有朋友從未談戀愛,不要假定那是他或她想要的事情。你可以幫助他們,但不是直截了當地問他們「為甚麼從沒有談戀愛」。相反,你應該慢慢跟他解釋,每個人第一次邀請心儀的對象去約會都會感到不安,也要跟他們而他們有這些不安的感覺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正常追求

我認為策動發生在加拿大多倫多襲擊最令人擔心的地方,是他們認為社會仍然對他們這些沒有談戀愛對象的人抱有成見,而他們本身也為自己感到羞恥。

這種想法可能令社會覺得,這些仍然在尋找戀愛對象的人社交能力有限,甚至覺得他們是怪人。但我在結識我的妻子前後,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十分正常的人。我的性格絲毫沒有改變,我並沒有甚麼奇怪的地方。

這個世界有許多人仍然在尋找愛情,他們的腦子裏都不是充滿恨。如果我們把那名多倫多襲擊者和那些欠缺愛情生活的人混為一談,那會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

愛情不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權利,但尋找愛是人的一個正常的追求。如果一個人沒有愛情生活,那不是他的錯,那只不過是他的情況所言。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