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從伊戰到伊核 歐美正在分道揚鑣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班牙瓦倫西亞法雅節上的特朗普木偶(中),左邊是俄羅斯領導人普京,右邊是朝鮮領導人金正恩。

三月七日,瑞典前首相卡爾・比爾特(Carl Bildt)在推特上,針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發了一則推文:On transatlantic trade relations, it all sounds like the summer of 1914。在他眼裏,眼前的跨大西洋貿易關係,與1914年的夏天——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的氣氛很相似。

兩個多月過去,時局發展證明這位前首相所預言的歐美衝突並不誇張。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撕毀貿易協議後,又退出伊朗核協議,令歐美之間的矛盾激發,分裂趨勢從量變轉向了質變。為此,歐洲理事會主席悲憤地宣稱:有特朗普這樣的朋友,歐洲已經不需要敵人了。

對此我們要看到的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大西洋兩岸的裂痕由來已久,早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就見端倪。雖然歐美是有長期合作關係的親密盟友,但美國共和黨從小布什到特朗普,其一意孤行的單邊主義愈發咄咄逼人,這就不可避免地,與堅持平等包容、民主協商、自由公正及多邊主義的歐洲產生矛盾。這一次,歐美從經貿衝突發展到地區戰略的激烈碰撞。歐洲被迫公開地與美國割席而坐。

這場美歐之間的決裂對於亞洲和中國具有借鑒意義。日漸強硬起來的美國,推翻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威脅要對中國製造加徵關稅。這種回歸保守的單邊主義,也正在讓亞洲國家頭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和到訪的瑞典首相斯蒂凡·洛夫文在白宮舉行聯合記者會。美國的單邊主義傾向已經日漸讓傳統歐洲盟友感到不滿。

伊戰教訓

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改變了歐美關係。當時,我和一些海內外中國知識分子對那場戰爭產生了集體幻覺,誤以為小布什打下獨裁者薩達姆,會促進中東和世界的民主化。因此,反戰的「老歐洲」被我們視為「綏靖」。

但在伊戰過後的十幾年裏,我們看到,那場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戰爭打開了「潘朵拉盒子」,給中東帶來宗派主義、恐怖主義和暴力,令數十萬伊拉克民眾失去生命,數百萬難民無家可歸。

不同的是,歐洲有反省能力。即使是曾誤上美國戰船的英國,也在戰後公布了《伊拉克戰爭調查報告》,承認英國伊戰決策是基於錯誤的情報和評估,當時採取軍事行動並非萬不得已,並未窮盡和平手段。

然而,那次戰爭的始作俑者美國卻毫無反省。儘管法國總理拉法蘭總結說,美國發動對伊拉克戰爭是「道義、政治和決策三重錯誤」,但美國人不予理睬。他們大大咧咧,不在乎美國給他國人民帶來的巨大苦難。對高舉反戰旗幟的盟友法、德兩國,小布什政府曾一度充滿敵意,並以冷落給予懲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白宮外的示威者。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導致美歐之間出現巨大裂痕。

從伊拉克戰爭到現在,歐美之間出現分歧的原因很多,例如,雙方有不同的地緣戰略重點、不同的經濟利益等。但其根本原因卻是,雙方在價值觀上的差異增大。

早在2005年,朱特在《歐洲vs美國》一文中就描繪了一個由宗教保守派操控並崇尚武力的美國,與世俗人文主義的歐洲展現了明顯的基因差異。這是由於二戰後,老歐洲從黑暗血腥的深淵中復蘇,斷然拋棄了沙文主義和權威主義,鳳凰涅槃式地完成了道德上的自我重建。在這七十年間,老歐洲建設了良善國家,並為杜絶戰爭邁向今日歐盟,還構築了以平等合作、團結協商為特點的歐洲新秩序。

與此同時,美國人的價值觀基因也在發生變化。美國猶太裔著名社會學家洪倫德(Paul Hollander)在《唐納德•特朗普,人性,和對尊重的癡狂》一文中試圖解釋特朗普現象。他認為,特朗普的出現與美國社會和美國選民有關,反映的是一個普世人性的問題,即美國人的人性弱點。美國和歐洲在精神上分道揚鑣的原因就在於此:儘管美國有深厚的自由民主人權和憲政的傳統,但美國人沒有歐洲人那樣刻骨銘心的歷史教訓,對戰爭的苦難缺少切膚之痛,因此,他們對國家主義、狹隘民族主義以及專制主義缺少免疫力。

在當今歐洲眼裏,其價值觀基因發生變異的美國變得陌生而不可理喻,它越發驕橫跋扈,迷信自己的強大力量而專斷獨行。雖然美國仍然想要主導世界,但它只想讓世界聽命於他的指揮棒,只願按照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來建構國際體系,對長期支持它的老盟友不屑一顧。當年伊拉克戰爭的後果就展示了美國單邊主義的危險性,今天美國的單邊主義策略與孤立主義傾向更為嚴重,對歐洲的利益和原則形成更大的威脅。

"兩個西方"分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地中海上的美國杜魯門號航母戰鬥群正在執行打擊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所謂「伊斯蘭國」武裝的任務。依賴美國軍事保護的歐洲,卻在貿易和戰略等方面和美國發生了直接矛盾。

被擅長破壞的特朗普扇了一記又一記耳光,哀鴻遍野之後,曾拼命向美國陪笑臉搖橄欖枝的歐洲,終於明白過來了:幾十年前的那個在國際上支持正義、投身人道主義事業、並促進世界共同利益的美國已遙遙遠去。從伊戰到伊核協議,美國一脈相承的單邊主義,宣告大西洋聯盟已經破裂。對一個信奉強權與國家主義的惡霸,無論怎樣的懇求與陳情都無濟於事。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歐盟與各方面努力多年簽訂的伊核協議被美國撕毀。在這個事件上,美國幾乎是重蹈前轍,其錯誤與2003年的伊戰相似。例如,都是無依據地誤判形勢,違背協議蔑視規則,繞過聯合國單方面行使權力,拒絶歐洲"通過接觸達到轉變"的原則,毫不顧及自己給他國造成的危險後果。在歐洲看來,這是對中東和平的破壞,也是對歐洲的傷害,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5月17日,歐盟28國在保加利亞索非亞舉行峰會,確定了歐盟的立場,對美國任性妄為的單邊主義作出了戰略性的回答:歐盟各國將在任何場合,在關稅與伊朗問題上,都團結一致捍衛歐盟,同仇敵愾地與特朗普蠻乾的做法抗爭到底。

至此,被歐洲學者議論了多年的「兩個西方」:一個是美國為首的「西方」,一個是歐盟為代表的「西方」,已經正式擺出分庭抗禮的陣式。

當特朗普執政的那個美國迷戀陶醉於自己的強大,倨傲地強調「美國優先」,宣稱退出多個國際協議並背棄盟友時,他們不知道,美國之所以能在二戰後保持世界領袖的優越地位,美元得以長期堅挺,這都是由於美國廣泛參與了「世界治理」,獲得了各國的擁護支持。如今他們卻要放棄自己當初所創建的一切。這樣的愚蠢,不會是沒有代價的。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也在向亞洲延伸,這一次,和歐洲發展階段、文化背景迥異的亞洲會怎麼應對呢?我們拭目以待。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