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潮會不會成為歐盟瓦解的催命符

意大利早前拒絶讓載有難民的船隻靠岸,引來爭議。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早前拒絶讓載有難民的船隻靠岸,引來爭議。

歐盟國家領袖齊集布魯塞爾,凖備就歐洲的難民問題商討對策。反對歐洲一體化的「疑歐派」一如既往潑泠水,高呼「歐盟有麻煩了」,但連歐盟的支持者也對歐洲領袖能否在峰會期間達成共識不抱希望。

峰會在周四(6月28日)開始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坦言,歐盟越來越脆弱,成員之間的矛盾也在增加。他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歐盟成員之間的確有嚴重而且多方面的分歧。

難民問題正是分化歐盟各國的主因。意大利和希臘等位於歐洲南部的歐盟成員國都在抱怨,其他歐盟國家沒有幫忙,令他們要獨力處理難民問題。其他歐盟國家卻反指這些南部成員國沒有好好巡邏地中海阻截難民,在過去甚至讓這些難民成功抵達德國、奧地利和瑞典等比較富裕的歐洲國家。

主要位於歐盟東部的新成員同時也在抱怨,自己加入歐盟時並沒有同意歐盟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理念,當德國和意大利要求他們伸出援手時,毅然拒絶。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容克(圖左)與默克爾(圖右)日前已經抵達布魯塞爾,凖備出席歐盟領袖峰會。

默克爾的賭注

抵達歐洲的難民數近年慢慢下降,但這而不代表歐盟公眾忘記了這個問題。相反,這個議題在歐盟各國繼續引起注意,要求以嚴厲手段打擊難民潮的聲音也席捲各地,讓匈牙利總理維克托·歐爾班(Viktor Orban)等「疑歐派」更勇於表達自己的立場。即將成為歐洲理事會輪任主席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就任後,大概會把處理難民問題視為首要任務。

外界仍然視德國總理默克爾為歐洲最有影響力的領袖,她在峰會期間大概也會努力推動各國就難民問題達成共識,但要求把難民拒於門外的歐盟領袖正慢慢增多。

默克爾的煩惱不單來自歐盟其他成員國,她在德國國內也面對不少壓力。

其中,德國內政部部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警告,默克爾在布魯塞爾峰會後必須拿出方案,解決非法難民湧入德國的問題,否則就會「單方面關閉德國邊境」。

奧地利政府透露,如果德國政府真的決定關閉邊境,奧地利會立即跟隨。申根公約定下開放邊界規定,這是歐盟成立以來最令它自豪的成就;如果德奧兩國真的封閉邊境,會引起骨牌效應,申根公約岌岌可危,歐盟和德國的名聲也會受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有非政府組織早前在利比亞海岸拯救了234名難民,等待多天后周二(6月27日)終於獲准在地中海歐盟國家馬爾他靠岸。

說起容易,執行困難

歐洲各國在難民問題上分歧眾多,但當大家坐到談判桌後,我們還是可以肯定各國都可以達成一些共識。最簡單的,各國大概都會同意它們需要為歐盟的邊境部隊增撥資源,加強巡邏。

另外,歐盟各國也漸漸形成共識,要在歐洲大陸以外設立難民甄別中心,遣返純粹因為經濟原因離開祖國的難民,讓真正的難民通過安全又合法的方式進入歐洲。歐盟各國也正與這些難民的來源國加強合作,同時與利比亞等難民前往歐洲時會途經的國家商討合作,在他們抵達歐洲前阻截他們。

這些計劃說起來容易,執行卻是另一個問題。歐盟南部的邊界是一條十分長的海岸線,要有效地巡邏這條邊界,需要很多邊界守衛。如果歐盟選擇在非洲設立難民甄別中心,就得與非洲國家談判,那將會是一場漫長的談判。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意大利內政部部長薩爾維尼(Metteo Salvini)認為,歐洲應在尼日爾、馬里、乍得和蘇丹等非洲國家設立難民甄別中心。

時間無多

目前來說,如何處理成功抵達歐洲的難民,歐盟在這方面仍未有定案,因此申根公約內「人員自動流動的規定」仍受威脅。

歐盟各國的態日漸保守,德國政府內部的消息認為,申根公約的存活率大概只有30%。消息又認為如果公約真的被推倒,歐盟被推倒的日子也不會遠。

要說歐盟被推倒、或德國總理默克爾因為無法妥善處理難民危機而被迫下台,目前還言之尚早。但正如容克所說,如果歐盟無法處理這個問題,就要付出沉重代價,而它們達成共識的時間也剩下不多。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