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頭球攻門佔盡風頭 大腦會因此被破壞嗎

England vs Sweden in the World Cup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格蘭與瑞典球員在世界杯四分之一決賽當中爭頂頭球。

英格蘭隊在本屆世界杯上取得了自1990年以來的最好成績,哈里·凱恩(Harry Kane,哈利·簡尼)和哈里·馬奎爾(Harry Maguire,麥佳亞/馬古尼)在不同比賽中的頭球得分功不可沒。

不過,在踢足球的時候反覆用頭頂球,會不會對大腦造成破壞,從而導致長遠的健康問題?

一項對300名前職業球員進行的新研究試圖解答這一問題。這項計劃讓這些年齡在50至85歲之間的前球員做了一系列測試,評估他們的身體和認知能力。

研究將會有臨牀實驗,也會收集球員在運動生涯當中的比賽數據,以及考慮各人生活方式等因素。至此,研究人員能夠將後衛、中鋒和其他頂頭球相對少的球員作比較。

研究由倫敦衛生及熱帶醫學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簡稱LSHTM)、倫敦瑪麗皇后大學(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和職業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合作進行。

測試結果將和1946世代研究(1946 Birth Cohort)項目的結果相比較。該項目是對1946年出生的普通公眾的成長過程進行監測。

這項新研究與英式橄欖球聯盟(Rugby Football Union)在2016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類似,後者目的是評估腦震蕩對英格蘭退役球員的長遠影響。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傑夫·阿斯特爾的死被指與長期反覆頂頭球有關。

兩項研究均由德雷克基金會(Drake Foundation)資助,該非營利組織主要研究體育運動當中的腦震蕩損傷。

LSHTM的首席研究員尼爾·皮爾斯教授(Prof Neil Pearce)說:「我們知道,在拳擊這樣的運動中,頭部受傷導致神經性紊亂疾病的風險會更高。不過,我們對於足球運動中腦震蕩所造成的風險了解並不多,而對於反覆頂頭球的長遠影響,我們幾乎是一無所知。」

「這項研究將會首次用具有說服力的證據來證明職業足球對認知功能的長遠影響。」

有關這些研究的消息出現之前,就已經有針對反覆頂頭球以及腦震蕩等傷勢與腦退化、帕金森綜合症(帕金遜症)之間的聯繫的爭論。

2017年2月,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和卡的夫大學(Cardiff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份報告,檢查了六名有過腦損傷跡象的已故前球員的大腦。

去年,前英格蘭球員、BBC球評人阿蘭·希勒(Alan Shearer,舒利亞)在他主持的一部BBC紀錄片裏談及了有關話題。

他重點提到了傑夫·阿斯特爾(Jeff Astle,阿斯圖)的案例。這名英格蘭和西布朗球員在2002年以59歲之齡去世前曾患腦退化。一名驗屍官指,阿斯特爾的大腦是因為長年的頂頭球造成了損傷。

阿蘭·希勒指出:「對於頂頭球的影響,目前做過的調查很少,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杯冠軍球員雷·威爾遜(Ray Wilson)在今年較早前死於腦退化症。

2017年11月,英國足協以及職業球員協會宣佈,他們將資助一項由格拉斯哥大學和漢普頓體育診所進行的研究,通過分析醫學數據,了解前球員的身體和精神健康狀況。

研究團隊由神經學家威利·斯圖爾特醫生(Dr Willie Stewart)領導,他們將會解答這個問題:「前職業球員患退化性神經認知疾病的機率是否比普通大眾更高?」

據了解,這是英國第一次進行此種類型的研究,因為研究內容包括採訪及測試前職業球員。

德雷斯基金會主席詹姆斯·德雷克(James Drake)表示:「很多人等這樣一項研究已經等了很多年——能夠資助這一項工作,並為推動了解運動相關的腦震蕩及其長遠影響而出力,德雷克基金會感到驕傲。」

職業球員協會的戈登·泰勒(Gordon Taylor)對這一消息表示歡迎:「過去二十年,前球員當中的頭部撞擊、損傷、腦震蕩以及神經性退化疾病是PFA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也是我們對協會成員的責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