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動小貓如何策劃令普京尷尬的世界杯決賽

保安員把一名闖入球場的"暴動小貓"成員拖行離開。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保安員把一名闖入球場的暴動小貓成員拖行離開。

法國與克羅地亞(克羅埃西亞)在世界杯的決賽碰頭,全世界都在專心觀戰時,卻上映了這一幕:數名身穿俄羅斯警察制服的人闖入球場,其後被保安員制止,拖行離場。

那些人其實不是警察,而是俄羅斯女權朋克樂隊「暴動小貓」(Pussy Riot)。這支樂隊在2012年到莫斯科一家教堂抗議後,進入了國際社會的眼球,兩名樂隊成員也因為抗議被判監禁。

這次牢獄之災並沒有令他們放棄示威。她們在2014年索契冬奧前獲俄羅斯總統普京特赦,提早釋放,不久後到冬奧運動會的會場示威,被保安人員毆打。警方事後向多名目擊者問話,但沒有拘捕任何人。

樂隊經理韋爾濟洛夫(Pyotr Verzilov)接受BBC訪問時說,這次他們闖入世界杯決賽的球場是「為俄羅斯發聲」,也是為了要求俄方釋放所有政治犯、停止在政治遊行期間拘捕示威者和停止跨大針對異見人士的罪名。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暴動小貓成員嘗試與球員擊掌...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更與球員發生推撞。

「警察制服是神聖的」

韋爾濟洛夫向BBC俄語記者格拉西緬科(Olesya Gerasimenko)形容,購買世界杯決賽的門票和警察制服並不難。「我們在國際足協的網站購買了門票,而我們一些在外國的支持者也幫我們買了門票。」

他又說為了讓自己更像警察,三年來首次刮了鬍子。「我跟我的理髮師說:我要讓自己像一個警察。」他們更在家附近的一個足球場練習跑步,為當天的示威彩排。而其中一名成員的頭髮本身是粉紅色,為了讓自己更像警察,她戴上了假髮。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普京今年再次贏得選舉,開始他第四個總統任期。

韋爾濟洛夫說,他們被捕後被警察問他們身穿的警服從哪兒買,他說他用與普京一樣的口吻回答對方。「我跟警察說:普京自己也說了,軍服在哪都可以買到,花5000盧布(約78美元)就行。」

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前,當地出現一些身穿似乎是俄羅斯軍服的武裝份子,引來外界關注,普京否認他們是俄國士兵,形容他們只是一些「當地自行組織的志願者」,又說軍服「到處都有售」。

球賽開始時,他們按正常方法進入球場,警察制服就藏在背包裏。進場的時候,沒有工作人員檢查他們的背包,到中場休息,他們就到洗手間去換上制服。

「我知道在俄羅斯人心中,警察制服是神聖的,我走向球場時假裝自己在講電話,向保安員揮手示意要他把閘門打開,他二話不說就打開閘門讓我通過。」接下來發生的事,全球觀眾都是電視機前看到了。

「不要杯葛俄羅斯運動比賽」

普京在2008年卸任總統後轉任總理,在2012年再次當選總統,被視為故意繞過俄國憲法中,總統不得連任多於一次的規定。

「暴動小貓」當中三名成員當年為抗議普京再度當選總統,也為抗議東正教教會支持普京,闖入莫斯科南部一家教堂,在祭壇上表演,並在表演中辱罵普京以及東正教大主教,其後各人分別被判入獄或緩刑。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暴動小貓的標誌是她們五顏六色的頭套。

此後,他們繼續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抗議。他們也多次陷牢獄之災──就這次,「暴動小貓」的四名成員各被判入獄15天。

韋爾濟洛夫透露,其實凖備這次「闖入球場」示威不是難事,也得到了樂隊外國粉絲的支持。

他說,自己很享受世界杯的賽事,又反對西方國家建議杯葛俄羅斯的運動比賽。「但同一時間,不批評俄羅斯的現狀也是錯誤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