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大選:風流倜儻的伊姆蘭·汗

khan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在他的批評者眼中,伊姆蘭·汗似乎成了軍方的工具。

巴基斯坦大選結果揭曉,巴基斯坦前板球明星出身的政客伊姆蘭·汗(Imran Khan)聲稱獲勝。他許諾當選後要掃除腐敗,建立一個"新巴基斯坦"。

同中國保持緊密盟友關係的巴基斯坦被許多中國人稱作「巴鐵」,「巴鐵」選舉一直受到恐怖攻擊和許多政治逮捕事件影響。許多人擔心這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會面臨新的政治動蕩和大規模債務危機。

據巴基斯坦通訊社報道,伊姆蘭·汗今年競選時候說,希望改變巴基斯坦,讓巴基斯坦經暦象中國那樣讓數億人口脫貧的巨變,要把巴基斯坦變成一個福利國家。

伊姆蘭·汗說,巴基斯坦腐敗的精英階層掠奪了國家億萬盧比的財富,而巴基斯坦有2500萬失學兒童,公眾缺乏足夠的醫療設施和乾淨的飲水。

伊姆蘭·汗在巴基斯坦建立癌症醫院,為窮人治病,義無反顧地捲入了該國危險的政治。這位出身精英階層的花花公子受到許多普通民眾的擁戴。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介紹了這位崛起政客截然不同的兩面,說這位公子哥和前板球明星在支持者眼中成了聖人,在批評者眼中他是個跟魔鬼打交道的人。

圖像加註文字,

伊姆蘭·汗的前妻英國社交名媛珍美瑪·戈德史密斯。

中巴經濟走廊

雖然伊姆蘭·汗在選舉中多次提到中國,甚至說要他掌權後要學習中國經濟模式,不過印度電報網報道說,中國同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特別是前總理謝里夫的關係一直很融洽。

謝里夫在2013年和2016年兩次訪問中國,得到中國領導人的大力支持。謝里夫注重經濟,重視同商界發展關係。中國官員曾經對其辦事高效表示讚賞。中聯部張宋濤在謝里夫擔任穆斯林聯盟主席後發賀電,說謝里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為促進中巴兩國兩黨關係做出重要貢獻。

但是北京對"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和伊姆蘭·汗則沒有明朗的態度。印度媒體分析認為,中國可能擔心伊姆蘭·汗會破壞中巴經濟走廊項目。伊姆蘭·汗在兩年前的競選集會上曾經表示,希望中巴經濟走廊項目更加透明。

當然伊姆蘭·汗說,他指責的目標是巴基斯坦中央政府,而非中國,並說自己並不反對中巴經濟走廊項目。不過2016年伊姆蘭·汗曾經對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對中巴經濟走廊項目表達過保留態度。

相比謝里夫,伊姆蘭·汗是個政府管理的新手,對中國來說,伊姆蘭·汗如果當選就會增添新的不確定因素。

中國大力投資巴基斯坦的基建項目,令巴基斯坦越來越靠近中國。《每日電訊報》在伊斯蘭堡的記者維金森(Isambard Wilkinson)把中巴關係密切列為伊姆蘭·汗面臨的問題之一。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報道說,巴基斯坦前板球明星出身的政客伊姆蘭·汗在支持者眼中成了聖人

改變政治格局

伊姆蘭·汗的政治生涯非同尋常。這個外形英俊的板球隊長帶領巴基斯坦板球隊贏得1992年的世界杯。《每日電訊報》報道說,這個花花公子在倫敦夜總會的斬獲也不小於他在板球場上取得的成績。現在他決心同巴基斯坦的惡勢力鬥爭。

但是,巴基斯坦媒體也受到禁令限制;激進組織前所未有地被獲准參加競選活動。《每日電訊報》說,伊姆蘭·汗本人也被指得到軍方的強有力支持,而巴基斯坦在過去70年來直接或間接地一直受軍方主宰。

如果當選,這對於伊姆蘭·汗來說是個歷史性的勝利,之前他走過漫長的通往權力之路。65歲的伊姆蘭·汗將打破巴基斯坦政黨政治的現狀,實現民主轉變。他競選打出反腐敗旗號,迎合民眾,他領導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TI)謀求終結數十年來謝里夫和布托家族的主宰。

《每日電訊報》的記者維金森認為,在某些方面,伊姆蘭·汗本人就體現了巴基斯坦特有的矛盾和缺乏認同,巴基斯坦自1947年成立以來一直受到這種矛盾和缺乏認同的困擾。

維金森本人同伊姆蘭·汗第一次見面是在1990年代的拉合爾。他說當時巴基斯坦城市的精英正經歷類似中年危機的轉變,即從交際場轉向原教旨主義。伊姆蘭·汗本人也明顯做姿態摒棄了西方的"腐朽"以及他的統治階層出身背景,為"民眾"和民族的伊斯蘭自豪感發聲。

《每日電訊報》報道說,伊姆蘭·汗斥責那些穿西裝的巴基斯坦人模仿前殖民主子,但是人們反過來嘲諷伊姆蘭·汗是"笨蛋伊姆蘭",對伊姆蘭·汗的風流韻事和婚姻極盡嘲諷,例如人們調侃他和猶太金融家之女,英國社交名媛珍美瑪·戈德史密斯(Jemima Goldsmith)的婚姻。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中巴兩國在2015年4月達成協議,提升兩國戰略合作關係

軍方左右弱政府

多年來伊姆蘭·汗的政治勢力終於發展壯大,成為巴基斯坦政治中的第三方。維金森說,伊姆蘭·汗以其健壯的體魄和魅力以及反腐敗口號,最終俘獲了年輕人和中產階級的想像,特別是他作為穆沙拉夫將軍(2008年穆沙拉夫時代終結)的反對者極大地提高了他的威望。

在2013選舉中,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打破了巴基斯坦兩黨交替執政的格局。伊姆蘭·汗在去年在前總理謝里夫倒台事件當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不過在他的追求權力的道路上,伊姆蘭·汗也受到不少批評,批評者說他並沒有不折不扣地執行自己的理念,而是遷就自己的本能,即對巴基斯坦最糟糕的保守本能做出妥協。

伊姆蘭·汗支持對那些按照巴基斯坦有爭議的褻瀆神明法定罪的人執行死刑,支持立法把巴基斯坦的艾哈邁迪耶教徒作為異端對待,所有這些令他的一些支持者不安。另外他從政治功利角度出發,招募了對方陣營的人物為他所用,這些也令他的支持者不滿,指這種倒戈政客的忠誠不可靠,他們代表了他信誓旦旦要推翻的腐敗的舊制度和封建秩序。

《每日電訊報》說,在批評者眼中,伊姆蘭·汗似乎成了軍方的工具。前總理謝里夫說,伊姆蘭·汗針對他的政治活動同軍方有默契,而且軍方情報官員施加壓力要謝里夫一方的政治候選人轉投伊姆蘭·汗的陣營。謝里夫擔任總理期間一直受到軍方敵意的困擾,因為謝里夫曾經批評軍方在阿富汗和克什米爾利用聖戰者作代理人,軍方對謝里夫同巴基斯坦的宿敵印度採取和解姿態不滿。

分析家預測,無論巴基斯坦選舉結果如何,何人上台掌權,新政府都將是一個受軍方擺佈的弱政府。如果伊姆蘭·汗獲勝,他忠實的粉絲會給他英雄式的歡迎,但是他希望成為巴基斯坦第一個能夠任期完滿的民選總理的同時,可能就忽視了前任總理遭遇過的各種風險。

圖像加註文字,

中巴經濟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