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危機:兩名路透社記者被判入獄 緬甸新聞自由堪憂

Kyaw Soe Oo (left) and Wa Lone after the verdict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記者瓦隆(Wa Lone)(右)和覺梭(Kyaw Soe Oo)(左)自稱清白,稱被警方陷害。

緬甸一家法院以違反國家安全法為由判處兩名路透社記者七年徒刑。兩位記者此前曾調查和報道緬甸羅興亞危機。

記者瓦隆(Wa Lone)和覺梭(Kyaw Soe Oo)為緬甸人,被捕時攜帶警察剛送給他們的官方文件。他們自稱清白,稱被警方陷害。

該案件被廣泛視為對緬甸新聞自由的考驗。

「我沒有恐懼,」被判入獄的記者瓦隆在判決結束後說。 「我沒做錯任何事。我相信正義、民主和自由。」

自2017年12月被捕以來,這兩名記者一直被關押。他們都育有年幼的子女。

路透社主編斯蒂芬·阿德勒(Stephen Adler)說:「今天對路透社記者瓦隆和覺梭以及新聞自由來講,都是悲哀的一天。」

這兩名記者都是為國際通訊社工作的緬甸公民。

法官葉林(Ye Lwin)告訴仰光法院,兩位記者「意圖損害國家利益」。「根據國家安全法,他們被判有罪,」他說。

32歲的瓦隆和28歲的覺梭一直在收集有關緬甸軍隊在若開邦北部謀殺10名村民的證據。調查期間,兩名警察向他們提供文件,但他們立即因藏有這些文件而被捕。

緬甸當局隨後對殺戮事件發起調查,確認發生大屠殺,並承諾對那些參與屠殺的人採取行動。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覺梭的妻子在庭上落淚。

「深感憂慮」

觀察人士和人權組織批評該判決。據路透社報道,英國駐緬甸大使楚格(Dan Chugg)說:「我們對這一判決非常失望。」

美國大使斯科特·馬西爾(Scot Marciel)也對其持有同樣的批評,稱法院的判決「讓那些為媒體新聞自由如此努力奮鬥的人深感不安。」

聯合國緬甸駐地和人道主義協調員奧斯比(Knut Ostby)表示,聯合國「一直呼籲釋放」記者,「新聞自由對於所有人的和平、正義和人權至關重要。我們對今日法庭的決定感到失望」。

人權觀察組織亞洲部主任布拉德·亞當斯說:「這些令人憤慨的定罪表明,緬甸法院願意扼殺那些報道軍事暴行的人。」

「這些判決標誌著新聞自由的標凖降至新低,以及昂山素季政府治下人權的惡化。」

由於法官身體欠佳,判決被推遲過一次。

這項判決是在若開邦危機爆發後一年,此前羅興亞激進組織襲擊了幾個警察局。

軍方對羅興亞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作出回應。媒體對若開邦的訪問受到政府的嚴格控制,因此很難從該地區獲得可靠的消息。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路透社記者調查這些村民的死亡原因。

「對自由的沉重打擊」

BBC駐緬甸記者貝克(Nick Beake)發自仰光

瓦隆和覺梭在判決結束時低著頭,他們的家人在法庭上流淚了。

記者一直堅稱他們被誣陷。瓦隆在被拘留期間錯過了第一個孩子的出生。在被帶走時,他再一次抗議,重申自己的清白。

在昂山素季領導的政黨在自由選舉中獲勝三年後,許多人將這一判決視為緬甸民主的又一次挫折,和對新聞自由的沉重打擊。

上周,聯合國呼籲審判對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滅絶的緬甸高級將領,而這正是這些記者調查的主題。

昂山素季的角色

作為緬甸政府有實無名的元首,執政的全國民主陣線領導人昂山素季的態度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而昂山素季本人曾多年遭遇緬甸軍政府的打壓,因爭取緬甸的民主與人權而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外界對她寄予重望。

但面對國際輿論指責緬甸對羅興亞人種族清洗,昂山素季曾表示,「用種族清洗」一詞來形容羅興亞人的狀況「太過分」。

而近13萬羅興亞人逃離緬甸後,昂山素季面對國際輿論壓力終於說話,否認緬甸軍方暴力鎮壓羅興亞穆斯林。

她說,在若開邦的危機真相被人混淆視聽,而恐怖分子從中受益。

緬甸政府發表的聲明引述了昂山素季這樣一番話:「我們非常明白,甚至比大部分的人更為了解被剝奪了人權和民主保障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