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舊事:廿多年前潛入平壤 多年後又在韓國坐牢的間諜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1990年代潛入朝鮮的韓國間諜口述當年經歷

朴采書,前韓國陸軍少校和代號"黑金星"的特工,是1992年最早得知朝鮮研製出兩枚低級別核彈頭的幾個人之一。

當時,他參與了韓國軍方情報機構搜集朝鮮核武能力情報的行動,期間曾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特工共事。

朴采書和其他韓國特工從1990年開始參加這項行動。在這之前一年,衛星照片首次曝光了朝鮮寧邊的核再加工設施。

他們找到了一位了解朝鮮核項目的核工程教授,成功地說服他為他們服務。他後來找到了確鑿證據,證明存在兩枚低級別核彈頭。

韓國情報機構,國家安全企劃部(現名國家情報院),發現了朴采書的特殊才能,1995年從軍情機構把他「挖」過來,執行滲透朝鮮的任務。

朴采書的偽裝身份是退役少校改行經商的商人,在北京的韓國公司任職。

他最近接受BBC採訪時說:「那次行動的目標很明確:打入敵人心臟。」那意思就是滲透進入朝鮮權力圈的核心。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加入國家情報院前在軍隊,這是他升少校前的照片

他聲稱自己做到了韓國間諜從來沒有成功過的事:與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父親、已故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日見了面。

朴采書回憶當年自己去朝鮮時的感受:「每次進入朝鮮,就等於把自己的一切交到了他們手裏。他們隨時可能識破你的偽裝,割開你的喉嚨。」

2018年5月,一部韓國諜戰片在戛納電影節首映,8月在韓國公映。這部名叫《北風》(The Spy Gone North)的劇情片就是根據朴采書那段經歷改編的。

提升檔次

《北風》公映時,正值朝鮮核危機看似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金正恩2018年6月在新加坡見了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諾放棄核計劃。

朴采書告訴BBC:「要想在朝鮮搜集情報,首先得能夠自由出入朝鮮。」

「要獲得這種許可,就必須接近朝鮮當局的高層領導。」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搭乘朝鮮一架民航班機去平壤。他稱那種經歷十分痛苦。

他說,要讓朝鮮的最高領導人願意見他,就必須讓自己「提高檔次」。

於是,他與當時韓國總統金泳三的親信一起把自己的身份履歷拔高了。

他說,就因為這樣,自己最終才得以接近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

張成澤在2013年被金正恩處決前一度大權在握。

贏得信任

朴采書說,除了金正日,張成澤是他見過的朝鮮官員中級別最高的一位;倆人經常在北京見面。

見面是一回事,贏得對方信任又是另一回事。

朴采書說,一旦朝鮮官員決定要跟某人合作,就會要求那人宣誓忠誠於那個共產黨國家。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當特工時在平壤一家卡拉OK歌廳。他說朝鮮方面曾對他多番試探,用了各種方式,包括「美人計」。

「你必須在一份文件上籤字,他們會錄像。但我一直拒絶那麼做,總是說『不行』。我說,『不要強迫我說金正日萬歲。』我告訴他們這不可能,因為我曾經是韓國陸軍少校,現在是來這裏經商,只做生意。」

他說,他曾經被槍口頂著,但還是壯著膽子冒險衝他們大喊大叫。

見最高領袖

"金炳永(音,Kim Byung-yong)是當時朝鮮國家安全保衛部高官。他從腰間拔出手槍頂住我腦袋說,'我要殺了你這狗x的。'但我推翻桌子衝出屋子。"

電影裏最精彩的場景之一是以朴采書為原型的男主跟金正日見面。

銀幕上,金正日帶著寵物進屋。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1997年,朴采書在平壤金正日塑像前留影。

朴采書說:「他們帶我去見金正日主席,就說明已經把我查完了。」他說那是在1997年6月。

那時他對外的身份是韓國一家廣告公司的高層行政人員,正在設法做朝鮮半島南北方之間的廣告項目。

朝鮮官員帶他去見金正日,希望他能向金主席推銷這個利潤豐厚的項目,順便解釋一下廣告這個概念。

「判斷力強」

他說:「廣告被視為資本主義的珠寶。怎麼向共產主義政權推銷廣告這個概念呢?那很不容易。要做這個廣告項目,必須得到最高領袖金正日點頭批准。」

朴采書說,這位共產黨領袖態度溫和,舉止有禮。

他說:「金正日看上去判斷力很好,也很堅定。他不重覆自己說過的每一個字。他說話直截了當,毫不遲疑。」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以廣告公司行政官的身份為朝鮮官員講解廣告概念。他說韓朝雙方經常在朝鮮這個酒店秘密協商

然而,正是在這裏出現了意外。

朴采書在那次交往中得知金正日不想與金大中見面。金大中當時是韓國總統候選人之一,1997年12月勝選。

當選總統後,金大中推行「陽光政策」,還辦成了歷史性的2000年韓朝峰會。

但朝鮮擔心這位民意支持率極高的自由派政客經驗太豐富,朝鮮方面不是他的對手。

干擾大選

他向韓國情報機構匯報了這個情況,並得知國家情報院不希望金大中當總統,凖備跟朝鮮聯手阻撓他競選總統。

韓國情報院讓朝鮮在非軍事區搞一次軍事行動,這樣選民就會轉而支持金大中的保守派對手李會昌。

朴采書說:「他們是在跟敵人作交易,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民眾的願望之上。太荒謬了。」

他認定那樣不對,就把競選舞弊的消息透露給了金大中陣營。

他還說服了朝鮮官員不要在非軍事區搞武裝行動。

最後,金大中以微弱多數當選總統,實施頗具爭議的「陽光政策」,開啟了朝鮮半島南北關係的新局面。

據報道,金大中勝選後,金正日處決了一批說服他朝鮮應該跟南方串謀,干擾韓國選舉能夠成功的高層官員。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和朝鮮特工接頭

那麼,這位潛伏特工是怎麼被曝光的呢?他的真實身份和任務本該永久保密的。

在朴采書說他與金正日會面一年後,金大中宣誓就職韓國總統。韓國情報部門故意洩露了一份文件,裏面涉及大選前韓國情報機構跟朝鮮的糾葛。

這是個以攻為守的預防性舉措,意在警告金大中政府不要深究過往舊賬:文件裏還有涉及金大中競選班子的關鍵人物與朝鮮官員見面的內容。

國家公敵

文件裏還有涉及朴采書「黑金星」代號的一些具體細節。

他無法繼續潛伏,於是被解除任務。

朴采書隨後舉家定居北京,過著「正常生活」,直到2010年。

那一年,「黑金星」受到指控,稱他脫離韓國情報部門後向朝鮮出賣韓國軍事情報。

圖片版權 Kim Dang
Image caption 朴采書見證朝鮮與韓國代表簽署廣告項目合同。

他被判監禁6年。現已刑滿釋放。

他承認確實提供過一些情報,但聲稱那些都不是當局所稱的頂級軍事機密。他凖備要求重審。

「雙重間諜」

被問及他究竟是不是雙重間諜時,他說:「法庭裁決我是雙重間諜。

」在情報界,'雙重間諜'是最骯髒的一個詞。它意味著你腳踩兩隻船,向各方出賣對方的情報。我從未做過那種事。"

朴采書說,他無怨無悔,對祖國沒有憤恨之情。

"我愛我的國家。我勤奮工作。也有得到很高回報的時候。我不後悔。"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