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裏失控的仇恨 Facebook緬甸野蠻生長史

A Rohingya refugee cries as he climbs on a truck distributing aid for a local NGO near the Balukali refugee camp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70萬羅興亞人已經逃離緬甸。

幾十年的種族和宗教對立,互聯網接入突然爆發,一家難以識別和刪除最惡毒帖子的公司,這三者一起在緬甸掀起了一場風暴。

聯合國稱,Facebook在煽動對羅興亞族(緬甸的一個穆斯林族群)的憤怒方面起了「決定性作用」。

「我擔心Facebook現在變成了野獸,而不是它最初的意圖,」聯合國緬甸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李亮喜(Yanghee Lee)在3月份表示。

Facebook承認方案失敗並已著手解決問題。但在這個東南亞國家,Facebook是如何從致力於建立一個更開放、聯繫更緊密的世界轉變為一頭野獸的呢?

進入Facebook

「現在,每個人都可以使用互聯網,」Synergy的主管Thet Swei Win說道。Synergy是一個致力於促進緬甸少數民族群體間和諧的組織。

但五年前緬甸的情況並非如此。

在軍隊統治該國的幾十年中,緬甸幾乎沒有受到外部世界的任何影響。但隨著昂山素季被釋放,以及她當選緬甸實際領導人,緬甸政府開始開放商業,其中的重要一環正是電信業。

BBC媒體行動(BBC Media Action,BBC國際發展慈善機構)的伊麗莎白·梅恩斯(Elizabeth Mearns)表示,開放電信業的影響是巨大的。

「沒有開放前,一張SIM卡大約200美元,」她說。「2013年,緬甸開放了對其他電信公司的訪問權限,SIM卡價格降至2美元。突然間,一切都近在咫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對很多緬甸人來說,Facebook就是互聯網的代名詞。

在購買了便宜的手機和便宜的SIM卡後,每個緬甸人都想要下載一個App:Facebook。 為什麼呢?因為谷歌和一些其他大型門戶網站不支持緬甸文,但Facebook支持。

「人們馬上購買了可上網的智能手機,在Facebook的App下載完成前,人們是不會離開商店的,」梅恩斯說。

Thet Swei Win認為,由於大部分人之前幾乎沒有任何互聯網經驗,他們特別容易受到宣傳和錯誤信息的影響。

「我們沒有互聯網知識,」他告訴BBC Trending。 「沒人教我們如何使用互聯網,如何過濾新聞,以及如何有效地使用互聯網。我們沒有那種知識。」

種族對立嚴重

緬甸總人口在5000萬左右,大約有1800萬人是Facebook的常客。

但是Facebook和那些讓數百萬人首次接入互聯網的電信公司一樣,似乎都還沒有凖備好如何應對這個國家的種族和宗教衝突的局勢。

仇恨很深。羅興亞人被剝奪了緬甸公民身份,佛教統治階級中的許多人甚至不認為他們是一個獨特的族群,而是將他們稱為「孟加拉人」,這個詞故意強化了這個群體與該國其他地方的分離。

政府表示,去年在若開邦西北部的軍事行動是為了鏟除武裝分子。這導致超過70萬人逃往鄰國孟加拉國—被聯合國稱為世界上增長最快的難民危機。

聯合國的一份報告稱,緬甸軍方必須對若開邦的種族屠殺和其他地區的反人類的罪進行調查。但緬甸政府對這些指控全盤否認。

Facebook「武器化」

圖片版權 Reuters

種族對立遇上蓬勃發展的社交媒體會催生毒素。自緬甸大規模使用互聯網以來,針對羅興亞人的煽動性帖子經常出現在Facebook上。

Thet Swei Win表示,他對他所見過的反羅興亞材料感到震驚。 「Facebook正在被武器化,」他告訴BBC Trending。

8月,路透社的一項調查發現,有超過1000個緬甸文的帖子、評論和色情圖片在攻擊羅興亞人和其他穆斯林。

「說實話,我以為最多會發現幾百個例子,我認為這樣可以說明問題,」路透調查記者史蒂夫·史特勞(Steve Stecklow)。他與講緬甸語的同事一起做了這個調查。

史特勞說些材料非常暴力。「讀那些帖子令人作嘔,我不得不一直對我同事說『你還好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把這些帖子發給Facebook時,我在郵件上警告他們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些東西非常令人不安,」他說。「重要的是,有些帖子已經在Facebook上存在了5年,我們在8月份通知Facebook時,他們才把這些帖子刪除。」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Facebook上一些帖子稱,希望那些逃離緬甸的羅興亞人淹死在海里。

史特勞和他的團隊搜集的一些帖子顯示,羅興亞人被描述為「狗」或「豬」。

「這是把一個群體非人化的行為,」史特勞說。「當種族滅絶事件發生時,可能不會引發輿論壓力,因為人們根本不把這些人視為人。」

缺乏工作人員

路透社團隊發現的材料明顯違反了Facebook的社區凖則,這些規則規定了平台上允許和不允許的內容。調查結束後,所有帖子都被刪除了,儘管BBC發現類似的資料仍然存在於網站上。

那麼為什麼Facebook沒有發現呢?

根據梅恩斯、史特勞和其他人的說法,一個原因是Facebook難以解釋某些詞語。例如,一個特定的種族誹謗詞—卡拉(kalar)—是用來形容穆斯林的高度貶義詞,這個詞的另一個意思是「鷹嘴豆」。

史特勞說,在2017年,Facebook禁止使用這個詞,後來由於該詞的雙重含義而撤銷了該禁令。

此外還有軟件本身的問題。也就是說,緬甸的許多手機用戶讀不懂Facebook關於如何舉報令人擔憂的材料的指示。

圖片版權 Facebook screengrab
Image caption 今年1月,Facebook刪除了激進僧侶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的賬號。

但是還有一個更為根本的問題—缺乏會緬甸語的內容監測人員。根據路透社的報道,該公司在2014年只有一名這樣的員工,第二年增加到了四名。

Facebook目前有60名會緬甸語的內容監測人員,並希望在今年年底前擁有約100名會講緬甸語的工作人員。

多個警告

隨著Facebook在緬甸的爆炸性增長,該公司確實收到了來自個人的關於該平台如何被用來傳播反羅興亞仇恨言論的警告。

2013年,澳大利亞紀錄片製作人卡蘭(Aela Callan)對Facebook高級經理表明了他的擔憂。2015年,科技企業家大衛·馬登(David Madden)前往Facebook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總部,向管理人員展示Facebook如何成為了挑動緬甸仇恨的平台。

「他們被警告了很多次,」馬登告訴路透社。「他們也非常清楚這些情況,但他們沒有採取必要的行動。」

已刪除帳戶

Facebook沒有回應BBC關於此事的採訪請求。

自去年以來,該公司採取了一些行動。8月,Facebook刪除了與緬甸官員有關的18個帳戶和52個頁面。 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上的一個帳戶也已關閉。Facebook表示,「已有證據表明,這些個人和組織中的許多人在緬甸犯下了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

這些被關閉帳戶和頁面的人有總計近1200萬的粉絲。

今年1月,Facebook還刪除了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的賬號,這是一位激進的僧侶,以憤怒的言論而聞名,這引起了人們對穆斯林的恐懼。

「太慢了」

圖片版權 Drew Angerer
Image caption 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稱會致力於解決仇恨言論問題。

Facebook在一份聲明中承認,在緬甸,他們「反應太慢,以至沒能防止錯誤信息和仇恨」。Facebook承認,對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不熟悉的國家容易受到仇恨言論的影響。

9月初,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美國參議院作證時,也回答了關於平台上仇恨言論的問題。

「仇恨言論有違我們的政策,我們會採取強有力的措施刪除。我們還公開發佈了我們的仇恨言論標凖,」她說。「我們非常關心民權。」

當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4月在國會作證時,他被特別詢問了緬甸的事件,他表示,除了僱用更多的緬甸人之外,該公司還與當地團體合作,確定「特定的仇恨數字」並建立一個團隊,以在未來更好地鑒定緬甸和其他國家出現的類似問題。

BBC的梅恩斯認為,雖然目前正在審查Facebook在緬甸的角色,但這種情況只是冰山一角。

「我們現在肯定處於一個社交媒體內容直接影響現實生活的時代。這會影響人們投票的方式,影響人們對彼此的行為方式,並且暴力和衝突也在興起,」她說。

「我認為,國際社會現在也清楚,他們需要加強和理解技術,並了解他們國家或其他國家社交媒體上發生的事情。」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