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前經歷的可怕一周

匹茲堡槍擊事件發生後,人們星期六晚在白宮外舉行燭光守夜活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匹茲堡槍擊事件發生後,人們星期六晚在白宮外舉行燭光守夜活動。

美國政壇一貫有「十月驚奇」這個說法,指的是在11月初的選舉前夕,總是會出現可能左右選情、預料之外的事件。中期選舉在即,今年的十月驚奇似乎尤為血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形容,在72小時之內,美國經歷了一個「可怕的時段」。

上周較早時發生的一個槍擊案,並沒有獲得太多的關注。在肯塔基州,一名槍手試圖闖入一家非裔教堂未果,轉而在旁邊的一家超市射殺了兩名非裔美國人。

接下來,全國各地陸續出現十多個炸彈郵包,收件人都是親民主黨的政商高層人物,事件挑動了全美的神經。炸彈客汽車的照片流出後,人們倒抽了一口冷氣:汽車上貼滿了仇恨民主黨政客的海報,其中一幅中,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頭像被安上了一個血紅色的靶子圖案。

在猶太教的安息日周六,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一間猶太教堂正在舉行的新生兒命名儀式,被無情地打斷。一名曾在網上發表大量反猶言論的槍手,高呼著"猶太人都去死"向人群掃射,奪去了11人的性命。其中一名97歲的老人,從猶太大屠殺中倖存下來,卻不幸在今日的美國被害。

這三起攻擊事件發生在不同地區、針對相異的人群,但它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仇恨犯罪(hate crime)。在中期選舉前夕、黨派鬥爭氣氛正盛之時,針對某一個特定社會族群的歧視性犯罪集中爆發。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匹茲堡的「生命之樹」猶太教堂外,一名婦女站在哀悼槍擊事件遇害者的鮮花和悼念物品前。

連總統特朗普都承認,「充滿仇恨的、可怕的事情」正在美國發生。在這暴力頻發的一周中,他也頻頻通過傳統和社交媒體發聲。

他批評「那個炸彈東西」打亂了共和黨的選舉節奏,引發了他的部分支持者對炸彈郵包實為民主黨人栽贓的陰謀論想像。

在周末,他發佈了多條推特,譴責針對美國猶太人的暴力,為槍擊案的死傷者祈禱。

同時他還不忘點評了波士頓紅襪隊對洛杉磯道奇隊的棒球賽。

而讓他最費唇舌的,還是與他的「眼中釘」媒體的嘴仗。他連發了幾則帶著多個感嘆號的推特,痛責「假新聞」對他和保守派充滿了惡意,是在煽風點火。

猶太教堂槍殺案後,特朗普在電視鏡頭前點評事件說:「我們必須做點什麼」。到底該做點什麼呢?記者拋出了關於實施槍支管制的追問,特朗普回應,槍支管制法律於事無補,但如果猶太教堂有持槍保安,或許事件的結果會很不一樣。

擔任美國的領袖已近兩年,特朗普似乎還處在競選的狀態中,不放過任何一個反擊政治對手和媒體的機會。遺憾的是,他始終未帶領美國人展開一場超越黨派之爭、關乎生與死的嚴肅對話。

上周六中午,我在華盛頓郊區一家越南餐館吃午餐,旁邊坐滿了正和家人朋友相聚、享受著輕鬆周末的人們。餐廳的電視裏滾動播放著匹茲堡槍擊案的最新進展,僅有幾個顧客們抬了抬頭看了一眼新聞,又低頭吃飯,繼續和同伴談笑。

不少美國人都曾告訴我,國內的槍擊案層出不窮,當他們看到新聞時,似乎都麻木了,不再表現出強烈的悲傷或憤怒,縈繞在心頭的只有絶望與無助。

圖片版權 CBS
Image caption 在「炸彈包裹」案中,包括收件人是美國前情報部門負責人詹姆斯·克拉珀的郵件在紐約被攔截。

然而,這絶不意味著美國已陷入了憤世嫉俗的虛無主義。

幾千名無分膚色、宗教、年齡的民眾參加了在匹茲堡的一系列悼念活動,正是「當他們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的反面。人們用鮮花、燭光和歌舞宣告,他們以團結和堅強,而不是冷漠與恐懼,來回應仇恨與暴力。

餐館裏的美國老百姓們過好日常的生活,平日勤勉工作,周末與家人下下館子,尊重每個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人。而且,他們中的一些人,即將帶著十月驚奇的餘顫,步入投票站行使他們的公民權利,為他們想要的美國未來投票。那將是他們對美國剛經歷的黑暗一周最實在的回應。

特朗普總統的名字不會出現在中期選舉的選票上,但毫無疑問,這場選舉是美國人對他的信任測試。美國政府應該做點什麼?那個特朗普沒有回答完的問題,選民將有他們的答案。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