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現場:從德克薩斯州參議員之爭 看美國政治生態變化

瞄凖得州參議員席位的民主黨候選人奧洛克在一場拉票集會中發表演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瞄凖得州參議員席位的民主黨候選人奧洛克在一場拉票集會中發表演講。

德克薩斯州參議員之爭是美國中期選舉中最受矚目的一戰。選舉前的周末,兩黨的競選團隊出盡渾身解數作最後衝刺。由於德克薩斯州近年的人口組成變化符合美國未來三十年的趨勢,它又被譽為"美國的未來"。透過德克薩斯州的選戰,可以一窺美國政治風向的微妙變化。

中期選舉前的周六,71歲的卡洛琳(Carolyn Attra-Nasas)盛裝打扮,特意穿上了鮮紅色的外套,那是她支持的共和黨的顏色。"我很擔憂這次的選舉。我要站出來守護美國的價值!"卡洛琳對BBC中文說。她早早地來到德克薩斯州休斯頓一家美式餐館,不是為了用餐,而是引頸等候她心儀的候選人出席一場面向共和黨女性選民的拉票活動。她跟數十個年紀相仿的同伴站在一起,手上抓著助選標語牌,還往上衣上貼了好幾個貼紙,上面都寫著同一個名字:克魯茲(Ted Cruz)。這是兩年前曾競選美國總統、如今正謀求連任的該州參議員。

幾英里外的休斯頓南部,61歲的特蕾莎(Teresa)也沒在周六閒下來,她正忙著接待魚貫而入的助選志願者。特蕾莎在28年前從英國移居美國,在六個月前決定加入美國國籍。"我從未如此強烈的感覺到,這個國家正往危險的方向進發。我考慮了很久,決定成為有投票權的公民。投一票還不夠,我還要為這次選舉做更多工作。"特蕾莎和志願者們走訪休斯頓各區敲門掃街,動員選民在11月7日選舉日投票,分發著供選民插在寓所草坪上的助選標語。只要在休斯頓市區內開車轉上五分鐘,你凖能看見好幾個同款的黑白標語,上面有四個醒目的英文字母:BETO。人稱貝托的民主黨人奧洛克(Beto O'Rourke)是德克薩斯州眾議員,正在與克魯茲爭奪州參議員的席位。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寫有貝托字樣的標語在休斯頓十分常見。

克魯茲和奧洛克之爭,被普遍認為是此屆美國中期選舉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戰。兩位候選人募款數超過一億美元,遠遠超出州級選舉的正常籌款額。其中奧洛克通過平均每筆低於50美元的小額募款籌得7000萬美元,約一半來自於德克薩斯以外的州份。

兩人支持率之接近,也讓人感到意外。一向被認為是深紅州的德克薩斯州自1988年起,就沒有選出過民主黨籍的參議員。上世紀90年代起的總統選舉中,共和黨人在德克薩斯都以超過兩位數百分比的得票率差距擊敗民主黨人。特朗普是唯一的意外,他在這裏的得票率只比希拉里高出了9%,這讓民主黨看到了人口大州德克薩斯成為關鍵搖擺州的潛質。

而一年前還名不見經傳的奧洛克,借由草根競選活動,在德克薩斯州乃至全美掀起了一股來勢洶湧的藍色浪潮。最新民調顯示,奧洛克目前落後克魯茲3到8個百分點,差距曾小至1個百分點。奧洛克要在選舉中一舉爆冷,並非毫無可能。

遍地開花、全程直播的草根競選

"我在美國經歷了多任總統的執政期,從未有過在特朗普任下生活的可怕感受。那些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冒犯他人的言論讓我憂心,它們讓我想起我父母跟我講起過的納粹時期。"在奧洛克休斯頓競選總部當志願者的特蕾莎在接受BBC中文採訪時,多次提到"恐懼"。她以同事都是共和黨人、表達政見可能令她失去工作為由,不願以全名受訪。

特蕾莎認為,形像健康、充滿正能量的奧洛克是以特朗普為首的政府的反面。"我認同奧洛克包容、文明的價值觀,他不以恐懼做文章。"

實行全民醫保、提高教師薪資、給予從小在美國長大的無證移民子女美國國籍、停止導致骨肉分離的遣返移民行動、捍衛族裔多元化社會……這些奧洛克每次演講中必談的政綱,也是支持他的特蕾莎們最關注的政策。

特蕾莎在電腦上點開了奧洛克的競選網頁,活動頁面之下顯示滿布紅點的休斯頓地圖,每一個紅點就是一個快閃辦公室(pop-up office),助選志願者以此為據點,撥打電話、掃街拉票。這些暫時性的助選辦公室也許位於一家街角咖啡館、觥籌交錯的餐廳,或是某個支持者家的客廳。

奧洛克的競選團隊稱,僅最近一個月,志願者們就已敲了100萬戶選民的家門、打了870萬通選民電話,而奧洛克本人在競選過程中走遍了得州254個郡。他的競選堪稱是德克薩斯州史上最大型的草根政治運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奧洛克的許多支持者是年輕選民。

奧洛克團隊在休斯頓中城的快閃辦公室是一家嬉皮風格的餐廳,位於一個酒吧林立的熱鬧街區,常有年輕人流連。餐廳戶外院子中央是一棵掛滿霓虹燈的大樹,四周掛滿了供顧客休憩的彩虹色吊牀,空氣中飄著誘人的烤肉香,正奏著節奏歡快的拉美音樂。很難想像,這是一個競選團隊的據點。這也從側面說明奧洛克希望瞄凖的選民:生機勃勃的千禧世代。

德克薩斯州阿爾帕索大學的助理教授皮納達(Richard Pineda)認為,德克薩斯始終是信奉保守價值觀的州份,奧洛克必須調動大量的年輕選民及此前未註冊投票的新選民,還要說服部分價值觀偏保守、但對特朗普政府不滿的中間共和黨人,才有機會獲勝。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奧洛克在得州人氣高漲。

奧洛克其中一個拉攏年輕選民的方法是透過社交媒體擴大影響力,他幾乎將競選過程全程直播,無論是他激情洋溢的演講、逐家逐戶掃街拜訪還是他開車前往下一場活動的過程。

問題是,社交媒體上的高人氣能轉化成選票嗎?喬治華盛頓大學媒體和公共事務助理教授伊恩·波特爾(Ethan Porter)對此持保留意見,他認為,貝托與曾競選德州州長的民主黨人溫蒂·戴維斯(Wendy Davis)很相似。"戴維斯在一些媒體圈子裏贏得了人氣,但最終輸得一敗塗地。"戴維斯以超過20個百分點的差距輸掉了選舉。

接受BBC中文採訪時,波特爾強調,競選活動的目的在於爭取原本不支持你的選民的選票,但社交媒體形成的同溫層決定了,人們只會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基於社交媒體的競選造勢活動能凝聚基礎盤支持者,但由於上述的迴音室效應(echo chamber effect),較難吸引中間或敵方選民。

"會收看網絡直播的人通常本來就是主播的忠實觀眾。貝托有時一邊開車一邊做直播。我想,如果你會看某個候選人開車的直播,那你很可能早就拿定主意要投票給他了。"

奧洛克說服了多少選民"倒戈"支持他,目前不得而知,但他瞄凖千禧時代選民、從未投票的新選民的競選策略,似乎已顯成效。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德克薩斯提前投票的18到29歲年輕選民比四年前的中期選舉高出了四倍有餘。

就業!自由!邊境安全!

"像德克薩斯州一樣強硬(tough as Texas)",這是克魯茲的競選標語。選舉前的周六,印有碩大選舉標語的競選大巴駛進了休斯頓市區,他與妻子、母親和得州州長夫人一起向共和黨女性選民拉票。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選舉前的周六,克魯茲與妻子、母親和德克薩斯州州長夫人一起向共和黨女性選民拉票。

克魯茲在講台上的初亮相,是攙扶著他的母親在講台的椅子上就座。觀眾席中頓時發出一陣陣讚嘆聲,共和黨支持者一向捍衛傳統的家庭觀。

克魯茲腳上的一雙黑色鴕鳥皮的得州牛仔靴尤其搶眼。他曾經說過,這是他的戰鬥之靴,每次參加關鍵的政治辯論時,他都會穿上它們。

作為演講場地的餐廳的布置也呼應著他支持者的愛好,四周牆壁上懸掛著鹿頭標本、經典牛仔漫畫、木吉他和當地啤酒廣告,像是一個德克薩斯州硬漢的自家地下室酒吧,與奧洛克的快閃辦公室形成了強烈對比。

與奧洛克必須爭取新票源不同,克魯茲只需保住共和黨基本盤即能取勝。他的政綱緊緊圍繞共和黨選民一向以來最關切的三項議題:保障就業,目前美國失業率是近49年來最低的;保障自由,保守派佔優的大法官團將捍衛美國人的各項憲法保護的自由,包括持槍權;保障邊境安全,築起美墨邊境高牆,打擊非法移民。

"如果你愛德克薩斯州,如果你重視就業、自由和安全,就發動五個人在周二去投票吧!"克魯茲踩著他的戰靴,自信滿滿地向在場的支持者喊話。

在這選舉最後衝刺的集會中,克魯茲還逐一提到反墮胎、重商、減稅、財政保守、反同性婚姻等保守派關心的議題,每個都激起支持者的強烈共鳴。借此,他時刻不忘提醒共和黨選民,他們既為保守派,即使對特朗普和其他共和黨政治人物沒有特別喜好,也必須捍衛保守的"德克薩斯州價值觀"。

"你面前有兩個選項,一個是把國家推向泥沼、支持開放邊境的社會主義者,一個是捍衛法治、主張建牆、守護國家邊境的自由市場主義者,你選哪一個?難道你想你的國家變成委內瑞拉嗎?"克魯茲的母親Eleanor Cruz的發言,引得觀眾高聲呼應。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名克魯茲的支持者舉著他的巨幅畫像。

參加集會的卡洛琳也為這番發言喝彩,在她看來,奧洛克是一個長得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徒有外表的"社會主義者"。"他有活力、有領導力,那些年輕人們喜歡他。"但身為銀髮族的卡洛琳,不滿民主黨拉攏年輕一代,把持了社會中的話語權。

"那些民主黨人居高臨下地認為,共和黨支持者尤其是老年人,教育程度低,不夠聰明。"卡洛琳對BBC中文說:"如果你不同意他們的意見,他們就給你貼種族歧視的標籤,不讓你發言。他們吵鬧又憤怒,還蔑視他人。"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6年總統選舉以來,兩黨對立持續加劇,兩邊的選民都同時感覺到恐懼:己方被逼到了牆角,國家到了危急存亡的時刻。

德克薩斯州:未來的美國

透過德克薩斯的中期選舉結果,人們或許能一窺美國的政治生態的變化趨向。普利策獎得主懷特(Lawrence Wright)曾在《紐約客》上撰文稱,德克薩斯州就是美國的未來。

在東西海岸的民眾眼中,得州人有個妖魔化的形像:他們是"紅脖"擁槍者、性格魯莽又自我為中心的大老粗。實際上,地緣廣闊、人口組成多元的德克薩斯州,並不能被一概而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克魯茲支持者在觀看九月份的候選人辯論後自拍留念

它看似是深紅州,實際上政治風向正發生微妙的變化,是一個微縮版的美國社會。城市近郊和偏遠地區是"特朗普之地"(Trumpland),居住著大量價值觀保守的虔誠福音派信徒。休斯頓、達拉斯、聖安東尼奧等大城市則猶如"番茄湯中的藍莓",是民主黨的優勢地帶。

隨著帶自由派傾向的年輕一代從外地遷入,城市人口不斷增加,而價值觀偏保守的選民平均年齡逐年提高。另一方面,拉美族裔人口比例持續增加,德克薩斯州是美國五個少數族裔佔多數的州份之一。

根據人口數據估算,上述的人口組成的變化會在數年到數十年間遍布全美。在2045年,美國將成為一個少數族裔佔多數、白人佔少數的國家。"少數族裔化"在年輕一代中發生得更為迅速。在2020年,18歲以下的美國人口中,少數族裔將多於白人。少數族裔年輕人將是美國經濟發展的未來的主動力。

從歷史數據上看,中期選舉投票率通常偏低,投票者大多是兩黨的基本盤。另外,中期選舉的結果大多對執政黨不利,起調節政治平衡的作用。目前多個民調結果都一致顯示,民主黨將會取得眾議院多數,而共和黨將保住參議院。

自認為自信、勇敢、愛國的德克薩斯人自然不會旁觀這場選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奧洛克的助選旗幟

"德克薩斯人很久沒有如此積極地投票了。"休斯頓大學公共事務學院的高級主管克洛斯(Renee Cross)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德克薩斯州某些郡的投票率比往年高了兩、三倍,而這不僅僅是因備受關注的參議員席位之爭,更有全國政治的因素,民主黨人通過投票來抗議特朗普政府,而共和黨人則希望保住執政黨的絶對優勢。可以說,特朗普就是中期選舉最有效的催票劑。

卡洛琳說,她要在有生之年守護德克薩斯的傳統價值觀,而特蕾莎則說,即使奧洛克最後不能勝出,他帶來的草根政治動能,將會持續推動得州乃至全美的政治生態變化。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