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吧女 原住民 認識改變美國政治版圖的女性人物

三名女性國會議員當選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對美國女性而言,周二(11月6日)是載入史冊的一天,她們在國會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席位。

繼特朗普2016年意外擊敗希拉里·克林頓入主白宮後,兩年來對他的抵制達到巔峰,而這很大程度上是由女性主導。

在特朗普就職後的第二天,數以百萬計的女性加入了反對他的抗議活動。

民主黨內此次希望參選女性人數隨著中期選舉的臨近激增,這與前幾年女性不願從政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

一些人就此認為,2018年可能成為另一個「女性之年」。此前1992年的選舉中,國會女性人數幾乎翻了一番。

26年前的「變天」被認為源於一場針對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者的性侵指控,這與今年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事件的影響異曲同工。

目前結果已基本揭曉,讓我們來看看這些數字和它們背後的含義。

她們中近半數獲政黨提名,至少107人成功當選。

加之10名女性參議員沒有改選,這意味著下一屆國會將至少有117名女性。

儘管這意味著一個巨大進步,但性別比例依然懸殊。

根據選舉結果,男性議員數量將會佔到國會人數的77%。

但此次選舉結果確實表明,女性候選人在全美範圍內獲得勝利。

以下是有女性參選眾議院議員的州。

她們中的一些人最終獲勝。

今年當選的女性議員將會改變國會的面貌。

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曾任伯尼·桑德斯競選團隊志願者,她是史上最年輕的國會議員當選人。

現年29歲的奧卡西奧-科特斯出生在紐約布朗克斯區的一個波多黎各家庭。她打敗了另一名顯赫的民主黨人,成為民主黨在紐約的議員提名人。

去年這個時候,她在曼哈頓的一家酒吧工作。

「像我這樣的女性並不被認為適合競選公職,」她在一段火爆網絡的競選視頻中說道。

伊蘭·奧馬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37歲的伊蘭·奧馬爾(Ilhan Omar)是史上首次進入國會的兩名穆斯林女性之一,她在明尼蘇達州贏得眾議院席位。

奧馬爾出生於索馬里,她和家人在1991年索馬里內戰中逃離該國。在肯尼亞的一個難民營呆了四年後,她來到美國。

她也是歷史上第一名索馬里裔美國國會議員。

奧馬爾在勝選演講時表示,在總統特朗普禁止索馬里人進入美國之際,明尼蘇達州向國會派駐了一名索馬里難民,這傳遞明確的信息。

奧馬爾將與另一名穆斯林女性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一起加入國會,後者贏得了密歇根州的眾議院席位。42歲的特萊布也是第一名巴勒斯坦裔美國國會議員。

德布·哈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57歲的德布·哈蘭(Deb Haaland)是兩名首次入主國會的印地安原住民女性之一。

哈蘭來自拉古納·普韋布羅(Laguna Pueblo)部落,她贏得了新墨西哥州的眾議院席位。在競選期間,她談到自己作為一個依靠食品券生活的單身母親的困苦。

另一位當選的美國原住民女性是38歲的莎莉絲·戴維茲(Sharice Davids),她曾是一名綜合格斗選手。她也是首名代表堪薩斯州的公開同性戀女性。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