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伯格大法官進醫院 令美國自由派憂心忡忡

金斯伯格 圖片版權 The Washington Post
Image caption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目前有三名女性法官,金斯伯格是其中一位。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最近在辦公室摔倒受傷,送進醫院後醫生說她三條肋骨斷了。社交網絡上的自由派角落,馬上充斥著慰問的言辭,許多人也絲毫不掩他們的震驚。

金斯伯格上周五(11月9日)已經出院回家休養,但外界仍然擔心這位最高法院最年老法官的健康狀況。

美國年青人時裝雜誌一名專欄撰稿人杜卡(Lauren Duca)說,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肋骨和器官捐給金斯伯格,讓她活下去」。美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基梅爾(Jimmy Kimmel)在節目內也提及金斯伯格的情況,說外界必須「不惜代價」保護金斯伯格,並在節目內調侃說他製造了一個膠囊,讓金斯伯格躲進去,避免再摔倒受傷。

一些網民的反應更直接,說金斯伯格「不能死,我們需要妳」。

如果金斯伯格逝世或辭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可以提名另一名大法官。外界擔心,特朗普的人選很可能又是一名政治態度保守的法官,進一步令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取態變得保守。因此,金斯伯格的去留變得十分重要。

BBC記者傑西卡‧拉森哈普(Jessica Lussenhop)認為,美國自由派這樣擔心是因為金斯伯格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偶像。她在美國已經成為一部紀錄片的主角,也是一本為千禧年代女性介紹這位大法官的書藉的主角,美國人甚至可以買到印有她肖像的咖啡杯和T恤。

令人望而卻步的法律高材生

金斯伯格1933年出生在紐約,她的早期生活使其對當時美國社會的性別歧視有深刻的體驗。

她大學畢業後結婚,不久後就有了第一個孩子, 但卻因懷孕在她工作的社會保障部門被降職。在50年代的美國, 女性仍然會因懷孕被僱主合法歧視。

在1956年金斯伯格考進哈佛法學院,成為當年考進哈佛法學院9名女學生之一,但當時的法學院院長卻要求女學生們解釋,他為甚麼需要放棄男生名額而錄取她們。

金斯伯格隨後轉校到哥倫比亞法學院,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但卻發現在紐約很難找到工作。她多年後回憶說, 「紐約沒有一家律師事務所願意僱傭我, 因為我是猶太人,女人、又是母親」。

圖片版權 Bettmann
Image caption 1977年的金斯伯格。

像「幼稚園老師」般講解性別歧視

她最終在1963年成為新澤西洲羅格斯大學的法學教授,並創立了非營利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ACLU)的女權計劃。她在1973年成為ACLU的律師後,多次在法庭為女性爭取權利,其中6次打官司打到聯邦最高法院。

她處理過的案件包括為一名美國空軍女性中尉控告政府,金斯伯格指美國政府拒絶為這名中尉和她的丈夫提供房屋津貼,卻為其他男性中尉和他們的妻子提供津貼。

金斯伯格也會為男性辯護。她曾為一名喪妻的男子辯護,並以此為例,指出性別歧視相關的問題「影響每一個人」,不分男女。

金斯伯格回憶說,當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全部都是男性,她要像「幼稚園老師一樣」慢慢講解甚麼是性別歧視。

金斯伯格說,她當時希望這宗案子有裁決後,會讓女性自主生育成為受美國憲法保護的權利,但案件被上訴到最高法院後,空軍修改政策,撤回裁掉這位上尉的決定,案件最終被撤銷。

但面對一些受美國開明派歡迎的聯邦最高法院決定,金斯伯格也不是完全同意。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73年就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頒下裁決,此案從此成為美國墮胎合法化的法律理據。聯邦最高法院當時的決定指出,女性墮胎的權利受她們的私隱權保護,美國任何州或聯邦政府部門均不得干涉。

金斯伯格認為,聯邦最高法院以私隱權解釋裁決,而不是以兩性平權解釋裁決,做法不妥,更有可能受法律挑戰。

進入聯邦最高法院

圖片版權 Mark Reinstein
Image caption 金斯伯格1993年宣誓成為聯邦最高法院法官,至今已25年。

1980年,美國時任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著手令美國的法院在性別和種族更為多元化,任命金斯伯格為美國哥倫比亞特區上訴庭法官。她就任後,以立場中間著稱,在很多案例中,投票支持保守派,而在另一些案例中,也會堅決反對保守一方。她處理過的案例,包括一名美國海軍士兵曾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被迫退役的案件。

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1993年提名金斯伯格為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她的提名當時受到一些女權組織批評,指她在羅訴韋德案的評論不恰當。克林頓多年後接受美國媒體訪問說,「與她的會面,說服我提名她。」

「在15分鐘內,我就決定我要提名她。」

金斯伯格在國會的提名聽證會中,多次重申女性墮胎的權利。她說,「讓女性決定是否墮胎,對女性平權十分重要。」

「如果你限制她選擇的權利,相等於因為她的性別而令她陷於不利的環境。」

金斯伯格進入聯邦最高法院後,庭理過其中一宗最重要的案件是頒令廢除弗吉尼亞州軍事學院只招男性學員的規定。她在判詞指,美國不應有任何限制女性「全面公民權」的法律或政策,也應容許女性以自己的技能爭取在社會上做出貢獻。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律學院教授貝爾曼(Paul Schiff Berman)曾為金斯伯格當秘書。他回憶說,「金斯伯格一直都希望聯邦最高法院承認,美國社會以性別分別不同人士權力的做法,有違憲法第14修正案中《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有關對美國境內所有人提供平等法律保障的規定。」

貝爾曼說這單弗吉尼亞州軍事學院的案件,讓金斯伯格成功達到她的目標。

而隨著最高法院變得保守,金斯伯格裁決的傾向也變得趨向自由派的看法,她不同意最高法院的大比數裁決時,撰寫的反對意見也變得十分尖銳。

其中,最高法院在2013年一宗案件中廢除1965年選舉法案的部份規定,州政府和部份地方政府改變選舉法時再不需要事先取得聯邦政府同意。當時,最高法院大部分法官都認為,美國社會環境已經改善,聯邦政府不需要再介入這種地方事務。金斯伯格在她的不同意見書形容,這種做法等同於美國社會「在暴雨中打傘,卻因為自己沒有濕透身子,而把雨傘丟掉」。

從法官變成女權象徵

圖片版權 SOPA Images
Image caption 除了金斯伯格的判詞外,她的衣著也經常成為外界焦點。

一名美國法學院女學生克尼日尼克(Shana Knizhnik)與卡莫納(Irin Carmon)在社交網站Tumblr以金斯伯格為主角開設帳戶,把她帶到美國年輕女權主義者的視野。這讓金斯伯格搖身一變,變成潮流象徵。

她日常生活的一切都變成潮流,美國脫口秀主持人科爾伯特(Stephen Colbert)曾經模仿金斯伯格做運動的習慣。她的衣著也成為焦點,包括她經常在法官袍上穿戴的衣領,成為外界的模仿對象。

金斯伯格跟已故的安東寧·斯卡利亞大法官(Justice Antonin Scalia)都十分喜歡看歌劇。兩人政見不同,但斯卡利亞2016年去世前,他們仍然是要好的朋友。

但她的一些言論也受到外界批評。其中,她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批評特朗普是個「裝腔作勢的人」,也說她不能想像一個特朗普任美國總統的世界。她在有線新聞網絡節目上批評,特朗普「想到甚麼就說甚麼,非常自我」。

此話一出,她隨即受各方批評,指她會影響法庭的中立性。她最終道歉。

為何她不辭職?

Image caption 美國有公司以金斯伯格的外表製成玩偶,足以說明她在美國社會的知名度。

前總統奧巴馬就任期間,曾有自由派呼聲要求金斯伯格辭職,讓奧巴馬能提名另一位被視為開明派的法官進入聯邦最高法院,金斯伯格拒絶。她今年稍早時接受訪問,說只要自己仍然有能力當法官,她就不會退讓。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都是終身制,直至他們去世、選擇退休或被彈劾為止。

卡莫納說,這已經不是金斯伯格第一次摔倒斷肋骨,她也已經兩度患癌,在2014年也曾接受手術在心臟安裝導管。雖然如此,她從未缺席過在聯邦最高法院任何聆訊。

卡莫納說,金斯伯格每次都堅持回到聯邦最高法院的工作崗位。「她在這裏工作已經最少半世紀,她仍然未完成任務。」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