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衣與女權:印度村莊為何要禁止女性白天穿睡衣

Woman in nightie using a gym in a park 圖片版權 Priya Kuriyan

印度南部一個村莊的長者委員會規定,禁止女性在白天穿著睡衣。

在這個地方,這種不顯體形的寬鬆衣裝也被稱作「maxis」,它原本是用作為睡衣。不過,多年來,它已經成為數以百萬計的印度女性日常著裝,遍及印度各大城市、鄉鎮甚至村莊裏的家庭主婦。

四個月前,在印度安德拉邦的托卡拉帕利村,一個九人組成的委員會下令,女童和成年女性在早上7時至晚上7時之間不得穿著睡衣,違者將面臨2000盧比(28美元或22英鎊)的罰款,而且令人驚訝的是,委員會還是由一個女人領導的。

委員會還承諾,報告他人違規的將得到1000盧比的獎金。

村民們都嚴格遵守了這一規定,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受罰的報告。

村中的長者穆爾提(Balle Vishnu Murthy)向前去探訪的BBC泰盧固語部(BBC Telugu)記者表示,這項禁令是為了不讓女性裸露她們的身體部位。「在家裏穿睡衣是可以的,但是穿著它出外可能會招來目光,給穿著的人帶來麻煩,」他說。

圖片版權 Priya Kuriyan

一些居民——女性和男性都有——表示,他們反對這項禁令,但是只能遵守,因為不然就要掏罰款,而在這個漁村,那是一筆數額不菲的錢。

這不是這種平常著裝第一次引起「道德衛士」的憤怒了。2014年,孟買附近一個村莊裏的女性組織聲稱,在白天穿睡衣是一種「不良行為」,威脅要對違者處以500盧比的罰款。該項禁令因為來自女性抗爭而不了了之。

但是,睡衣說到底不過是一件衣服,為什麼有人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感呢?而且對時尚有追求的人,也往往都鄙視這樣的服裝。

印度近年創辦的一個時尚數碼網站「時尚之聲(The Voice of Fashion)」的主編雪法利·瓦蘇德烏(Shefalee Vasudev)在印度《鑄幣報》(Mint)撰文指出,這種睡衣「形如麻袋,像腐壞的棉花糖一樣幹巴巴」,她想將這種衣服列為印度最土鱉的服飾。

圖片版權 Priya Kuriyan

不過最近,瓦蘇德烏在接受BBC訪問時說,她認為這個村委員會所下達的禁令是基於道德衛士而不是時尚品味。

睡衣是一個百萬美元級別的產業,而全印度的市場都滿是各種款式的設計。最流行的是碎花棉質款式,最便宜的只要100盧比就能買到,而最高檔的則可以是幾千盧比。

設計師達杜(Rimzim Dadu)說,睡衣廣受家庭主婦歡迎,是因為像印度國服沙麗(sari)那樣的服裝並不是穿來做家務的最好或者最舒服的選擇。她說,睡衣給了女士們自由。

設計師大衛·亞伯拉罕(David Abraham)則說:「它不是最優雅的服飾,但是它對於女士來說成為了某種類似於制服的東西,因為它方便又實用。它滿足了她們所有的要求——它是一件過的衣服,你可以直接套上,而且它長到腳踝,遮蔽了整個身體,所以同時也很低調。」

兩個設計師都對禁令感到驚訝——達杜說它是「蠻橫」的,亞伯拉罕則表示這很「荒謬」。

一般相信,睡衣最初是來自英國殖民地時代,當時是英國女性穿著的睡袍。隨著時間推移,它漸漸也被上層印度女性所採納。

至於睡衣是從何時開始走到了街上,則不是那麼清楚,但是瓦蘇德烏表示,她雖然是在1970年代的小鎮古吉拉特長大,但是她見過「媽媽和阿姨」一整天穿著睡衣,有時候甚至穿著它去當地市場買菜。

圖片版權 Priya Kuriyan

她說,在90年代搬到德里時,看見年輕的媽媽們也穿著它帶孩子去趕校車,或者和菜販討價還價,十分吃驚。

她表示,那真是不忍直視,女人穿著它,「如果它太薄,就在裏面加上完全不搭的襯裙,而在上面甩上了條杜帕塔(dupatta)長巾,以此來顯得低調。」

瓦蘇德烏表示,她理解睡衣對於中產家庭主婦生活上的好處——因為這是「自由的服裝」,將她們從束手束腳的紗麗當中解放出來。

但是她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那些「專制的道德衛士」會認為睡衣是「污穢」的,並且要試圖禁止。

「它不能算作性感,也不能算污穢,」她堅稱,「事實上,它是女人穿的衣服裏面其中一種最沒有性意味的破爛。」

她說,一些人想要禁止穿睡衣的原因,是他們因為這是「更西方、更現代」的東西,因此它就成了污穢的。

大衛·亞伯拉罕對此也有同感。「污穢因為是來自觀者自己的眼睛,」他說,而這種禁令是「完全不符合邏輯的」。

他說,這個村委員會的禁令是針對性別的,完全就是關乎專制和權力。

「你有聽過有村委員開會研究男人應該穿什麼的嗎?從來談的總是女性的穿著。道德衛士抱有的觀念就是,今天它是睡衣,誰知道它明天會變成什麼?」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