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和歐洲:直布羅陀,香港與堅如磐石的愛(上)

A monkey on the Rock of Gibraltar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直布羅陀岩石山上生活著很多小猴。當地的傳說只要小猴在,直布羅陀就是英國的領土。圖為一隻小猴鳥瞰直布羅陀。

英國在談判脫離歐盟過程中,被一些華人稱為「西班牙的香港」的直布羅陀問題再次凸現,但直布羅陀和香港具有同樣性質、歷史背景與現狀嗎?

2018年深秋,英國與歐盟在「鬧離婚」過程中尚未解決「愛」(爾蘭)的問題之際,西班牙將直布羅陀問題單挑出來,牽扯出英國與其它歐洲強國近代歷史關係中許多不堪回憶的愛恨交織、恩恩怨怨。

香港曾有「東方直布羅陀」的外號,但直布羅陀不同於香港,或者其它英國殖民地或海外領地,它在西班牙人統治兩百年後易主交給英國人。英國人統治這一地區已經300多年,期間曾經歷過西班牙多次巨大規模的武裝圍困和進攻,經歷了無數次的政治、經濟和外交反圍剿。

直布羅陀是英國現有的14個海外領土中最小的一個,但其牽扯到英國人對直布羅陀 「堅如磐石的愛」。

2018年11月下旬,英國首相特里莎·梅在英國下議院解釋說明她提出的英國脫歐草案時專門用了一分多鐘談直布羅陀問題。她動情地強調:英國和直布羅陀將永不分離。

到底直布羅陀的歷史主權歸屬起源在那裏? 英直哪來的感情問題?感情問題如何與歷史、國際關係、國際法與現實糾纏到一起去了?

要搞清直布羅陀問題的核心,就需要了解大英帝國與歐洲大陸強國錯綜複雜的近代歷史關係。而歐洲的近代史,可謂是歐洲王室的婚戀史,這段近代史和國家關係或許可以借用一段有"華語流行樂教父"尊稱的台灣歌手羅大佑的歌詞來形容一下:

你曾經對我說,你永遠愛著我

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

姑娘你別哭泣,我倆還在一起

今天的歡樂,將是明天永恆的回憶……

生死之戀

直布羅陀是位於伊比利亞半島最南端,是一個只有5公里長、1公里寬的小半島,背依巨大的直布羅陀岩石。因此該地有「磐石」的外號。

在歐洲近代史中,大英帝國為了直布羅陀與歐洲列強刀來劍往百年滄桑,可謂用鮮血凝成了對直布羅陀的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人的長期建設把直布羅陀徹底開發成為一個可以自給自足城市,

能說直布羅陀是西班牙不可分割的領土嗎?從歐洲史來看,直布羅陀自古就有,但西班牙國家並非自古就有。

遠古洪荒時代就有了直布羅陀,這個地處伊比利亞半島尖端的小地方的考古還發現了5萬年前歐亞大陸早期人類尼德蘭人的生活遺跡。

在歐洲古代到近代歷史中,古羅馬帝國、北歐汪達爾人、阿拉伯帝國的非洲摩爾人等分別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佔據和統治直布羅陀地區。到了15世紀時,伊比利亞半島的幾個分裂的公國統一,趕走了摩爾人、形成了西班牙帝國時,直布羅陀1501年才易主正式成了西班牙帝國的領土。

貿易戰、英法恩仇與西班牙王位繼承戰

在古代和近代史上,歐洲王室本一家。各國君主通過聯姻嫁娶,加強國家間和地區間的關係。但這種愛情婚姻關係不穩定,國王和大公之間、民族國家和地區之間時戰時和,英國則在歐洲列強之間奉行平衡政策,阻擋任何國家獨霸歐洲。

17世紀下半葉,一度稱霸歐洲乃至世界的西班牙帝國開始衰落。1700年,沒有直系子祠的西班牙老國王去世,留下遺囑讓法國波旁王朝的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孫子來接任西班牙國王的位置。

但老國王的另一親屬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堅決反對,並聯合當時正在崛起、並與法西展開貿易戰的大國英國與荷蘭等,雙方兵戎相見,展開了長達13年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701至1714年,長達13年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在整個西部歐洲爆發,奧地利聯合英國荷蘭等擊敗了法國西班牙等國聯軍,西班牙將直布羅陀正式割讓給英國。

如果允許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孫子來接任西班牙國王的位置,可能就會導致法國和西班牙合併為一國。當時,正在崛起的大英帝國早已和西班牙與法國陷入貿易戰,當然不能坐視法西合併的前景。

1704年,英國荷蘭皇家海軍聯合艦隊一舉拿下直布羅陀,從南北兩方夾擊法蘭西帝國和西班牙帝國。西班牙戰敗後,終於在1713年正式簽署國際和約,永久割讓其已經統治兩百年的直布羅陀給英國。

為何大英帝國精凖攻擊直布羅陀,而非西班牙的其它地點呢?這是因為崛起的大英帝國與西班牙的貿易戰中著眼全球的戰略思路。

堅如磐石

直布羅陀面向伊比利亞半島與非洲大陸之間的直布羅陀海峽,這是連接地中海與大西洋的唯一通道,是全球最重要的黃金水道之一。海峽全長不過約90公里,最窄的地方僅有約12公里,成為連接非洲與歐洲的跳板,歷史上一直是兵家必爭要地。

西班牙在丟掉直布羅陀後,在過去三百多年裏,多次聯合法國等歐洲其它強國,發動過軍事、政治、經濟、外交等各種文武進攻和圍剿,試圖奪回這塊寶地。

1727年的英西戰爭期間,以多達2萬5千西班牙重兵和艦隊重重圍困僅有5千英軍守衛的直布羅陀,但長達5個月的圍攻最終失敗。

1779年,正值大英帝國陷於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西班牙又在法國的支持下,出動3萬5千重兵、47艘戰艦、一百多門各式重炮,圍困攻擊有7千英軍守衛的直布羅陀長達3年7個月。英軍則面對西班牙軍的優勢兵力和炮火,拿出了堅如磐石的精神頑強死守,做到了"敵軍圍困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在英國皇家海軍的支援下,挫敗了西班牙最大規模和最長時間的軍事進攻。

即使到了現代歷史時代,英西之間仍沒有放下直布羅陀的爭議。二戰期間,西班牙弗朗哥政權曾考慮過借助希特勒拿下直布羅陀的建議。甚至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弗朗哥都曾斷水斷電斷郵斷航封鎖直布羅陀16年,但最終仍未能動搖英國人堅守直布羅陀的意志。

而在英國方面,英國人拿下這個扼歐非之咽喉、兩洋通衢的要地後,立即將其不斷建設,成重要的英國皇家海軍和空軍基地。

除了武力保衛以外,英國人的長期建設把直布羅陀徹底開發成為一個可以自給自足城市,整個半島擁有自己的電力供應、電話系統、肉類冷藏庫、海水淡化系統、食品加工廠和醫院等全套生活必需的設施一應俱全。

敬請關注:英國與歐洲:直布羅陀,香港與堅如磐石的愛(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