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什逝世:細讀兩岸局勢的「老朋友」

前美國總統老布什,在國際政策上相對「親」台 圖片版權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前美國總統老布什,在國際政策上相對「親台」。

跨越冷戰,歷經東西方僵局結束的前美國總統老布什(台灣稱老布希),在12月1日逝世於美國德州休斯頓,享壽94歲。台灣總統府與外交部在第一時間發表哀悼,府方稱老布什對台灣的支持,台灣人會由衷感謝,他對世界與台灣所做的一切,將永遠被記住。

老布什過去,一向被認為是「親台派」美國總統,老一輩的台灣外交官與國際專家們,對此記憶猶新。前台灣立法委員、現任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董事的林郁方對BBC中文記者說:「他是標凖的老共和黨人,但一直以來都很溫和,對中華民國很友善」。

前台灣資深外交官,派駐過美國各城市多年的令狐榮達則對BBC中文回憶道:「老布什是美國歷任總統中,相對在美中台三邊關係都可以同時處理好的政治家」。

前台灣駐美代表(等同大使)沈呂巡,從1980年代派駐美國起,好幾次在公開場合見過老布什,沈呂巡對BBC中文說:「老布什一生都很有原則,對朋友跟友邦都重情義」。老布什的94歲人生,見證了美台雙方曾經共同合作又分離的關鍵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從1971年起,老布什被派駐在聯合國擔任美國大使,當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已經風雨飄搖。1971年,中華民國在國際現實下,被迫退出聯合國(圖為1971年,老布什在聯合國大會中國席位前留影的資料照片)。

對台灣重情義

從1971年起,老布什被派駐在聯合國擔任美國大使,當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已經風雨飄搖。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外受到愈來愈多國家承認,老布什就任半年後,不少其他國家就聯合提案,要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剝奪中華民國的席位。

沈呂巡說,當時表決前,老布什知道情況嚴重,除了希望可以在程序暫緩外,也與日本等19國提案「複雜雙重代表權」,認為安理會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則成為普通會員國。

圖片版權 Diana Walker/Time Life Pictures/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9年2月,布什就職總統後的次月訪問了中國。

然而,當時的總統尼克松(台譯尼克森)與國務卿基辛格(季辛吉),則已經公開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複雜雙重代表權」也在中共威脅下無疾而終。

最終,台灣所屬的中華民國,雖然不斷斡旋,終究在國際情勢的詭譎下,面臨喪失聯合國席位的困境。在表決前的最後一刻,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周書楷發言,決定先行退出聯合國,保留最後尊嚴。

沈呂巡說,當時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劉鍇,在步出聯合國議場前,老布什突然快步上前,陪著劉鍇一起走出會場,親自用行動表達他對中華民國的支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美中兩方歷練

就在被逐出聯合國後,老布什在1974年派駐到北京擔任聯絡處主任,當時美國尚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但是尼克松與季辛吉已跟中共當局有這密切往來。林郁方說:「老布什多少對季辛吉都是不諒解的,也相對讓他在對中華民國上都採取較同情的態度」。

老布什隨後一路從里根(台灣譯雷根)總統的副手,到1989年正式成為美國第41任總統後,或多或少都表達對台灣的關心。當然,老布什更是中國領袖口中的「老朋友」,與鄧小平私交甚篤。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老布什更是中國領袖口中的"老朋友",與鄧小平私交甚篤。

甚至1989年6月4日天安門事件時,老布什也都對鎮壓採取寬鬆的看法。原先美國眾議院壓倒性通過對中國制裁案,最後沒有實現外,鄧小平更批評老布什的特使,稱中國的內政絶不允許任何人加以干涉。後來許多分析批評,老布什的對華政策太過軟弱。

而轉回台灣,老布什也有念舊情的一面。前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劉鍇,1991年在舊金山病逝,時任總統的老布什,當時正逢波灣戰爭的高峰緊張期,仍親自寫了封信,悼念劉鍇這位老朋友。

當時派駐在堪薩斯市的沈呂巡,因為劉鍇的弟弟居住在那,有機會一睹該信內容。「寫滿了兩張信紙,內容是給劉鍇的兒子,上面手寫著,我對您父親相當敬佩,回憶他們交友的歷程」,沈呂巡說。

身為波灣戰爭的盟軍最高統帥,仍找時間抽空寫信給老友,讓人看見老布什念舊的一面。沈呂巡提到,晚年老布什退休後,輾轉從其他議員身上知道沈呂巡身上有給劉鍇悼念信的複本,還想拷貝一份,因為當年老布什忙於公務,竟一時忘記留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老布什在總統期間,批准相當關鍵的對台F-16戰鬥機軍售案。

台灣軍備成長

老布什在擔任總統期間,正逢東西方冷戰的結束,他用溫和的外交手腕來處理對蘇聯與中國的關係,但同時也在中東伊拉克進行波灣戰爭。而對於台灣,老布什不僅在總統任內支持台灣加入GATT(WTO世界貿易組織前身),1992年時他也批准了150架F-16飛機的軍售案。

令狐榮達說,70、80年代,中華民國空軍是倚賴F-5戰鬥機來維持制空權。但是在進入90年代後,中國大陸的對台空中與海上的軍事威脅增大,因此老布什批准的這項軍售案,具有相當關鍵的意義。

不過這次的軍售,當時在美國也引發討論。林郁方說,當時老布什正逢連任總統的競選期,他的故鄉德州也有通用電氣等生產航天用品的大工廠。為了德州大量的選舉人票,老布什還是某種程度給了家鄉一點甜頭,批准對台軍售,被部分人士攻擊是為了選舉的政策性軍售。

當時派駐在洛杉磯的令狐榮達說,當年除了台灣需要,老布什某種程度也想透過軍售來刺激國防工業跟提振選舉士氣。老布什的任內,美國失業率一度逼近8%,比里根時代還差,也讓很多美國選民,對於執政12年的共和黨產生不滿。

時任堪薩斯市處長的沈呂巡,回憶起這段依舊表示:「這真的爭取很久,我們講了很久,這批戰機在聖路易製造,最後由老布什在德州宣佈」。至今,這批F-16戰鬥機持續負擔台灣空軍的主要戰力。

雖然對台軍售友善,但令狐榮達則補充,老布什一直以來還是遵守「一個中國」原則,因為他在中國大陸有著更多朋友,「但他就是相對穩健,一定有跟陸方溝通,不會鬧大事情,做事比較鴨子划水」。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老布什在卸任後隨即訪台,當年在台灣造成轟動。

低調來台訪問

然而,老布什的共和黨,依舊無法讓選民信任,1992年底選戰由民主黨的克林頓獲勝,讓他就此結束政治生涯。不過1993年1月底卸任的老布什,即在同年11月底來台訪問。台灣外交部在給老布什的悼詞中,稱這次訪問是「展現對台灣的堅定支持」。

沈呂巡依舊記得,當時前總統李登輝,曾跟他一起打高爾夫球,期間不只談得相當愉快,兩邊還對賭幾塊美金,看看誰打的手氣好。

林郁方說,比起很多美國卸任元首拖了很久才來、或是根本不來台灣,老布什的速度是相對很快的。但老布什當時畢竟是卸任總統、回歸平民沒有政治實權,只是在台灣被孤立的情形下,這樣的大人物來訪,確實讓台灣政府會比較興奮。

隨著老布什的過世,各家國外媒體細數他的人生經歷之餘,也不由得會跟人在阿根廷的特朗普作點比較。對於同是共和黨人的兩位總統,沈呂巡嘆氣說:「這兩人是天差地別了,特朗普對朋友會這樣(重情義)嗎?」,經歷過二戰的老布什,對朋友的情義與尊重專業的形像,沈呂巡反倒認為跟日前逝世的馬侃較為類似。

林郁方則說,老布什是溫和、冷靜、重視專業還有團隊合作,跟特朗普衝動性格是截然不同。也多虧當年他的性格,某種程度在1990年代調停了不少東西冷戰下可能發生的更大衝突。「就算攻打伊拉克,老布什也沒有指示佔領伊拉克,反而是兒子小布什,則是在中東政策上衝動地多」,林郁方說。

而這位昔日關懷台灣的親密戰友,也難敵歲月撒手人寰,沈呂巡感嘆:「美國政治人物看過不下千個了,像老布什這樣的,真的不多」。而這樣的情義,是否也是當年中美台三方角力下,老布什細讀兩岸局勢下的表態,在如今更講求現實主義的國際社會,老布什一生,同時也反應他在兩岸議題上,謀定而後動的外交老手一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