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女子把世上最珍貴禮物無私送人為哪般

瑪麗莎把寶寶交給其父母 圖片版權 JENNIFER JACQUOT
Image caption 瑪麗莎把寶寶交給其父母

世界上真有這樣無私奉獻,不計報酬替別人生寶寶,幫別人圓了家庭夢的人嗎?

答案是有,而且還不只一個人。她們是一群人, 一群加拿大的「送子觀音」。

32歲的瑪麗莎就是這樣一位自願代孕(surrogacy)女子。經過16個小時的痛苦分娩,精疲力盡的瑪麗莎終於誕下了一位女嬰。

但這根本不是瑪麗莎自己的孩子,而且她在懷孕期間,妊娠嘔吐非常嚴重,曾為此兩度住院。此外,她在懷孕頭3 個月每天還需注射荷爾蒙激素。

這還不算,她之前移植的4個胚胎都沒有成功。她所經歷的這一切痛苦就是為了讓別人擁有一個夢寐以求的家庭,根本不是為了自己。

那她們為什麼要這樣捨己為人呢?瑪麗莎笑著說:「我剛剛為別人生了孩子,為別人創造了一個家庭」。

她生下的這名女嬰屬於來自西班牙的一對同性戀夫婦。

Image caption 瑪麗莎剛剛生下一個女嬰

報酬

近年來,代孕服務需求在全球穩步上升。而在加拿大,代孕服務迅猛增長,據估計在過去10年大約飆升了400%以上。

加拿大絶大多數省份的法律讓使用代孕服務更容易。同時,加拿大還允許單身父母以及同性戀夫婦使用這項服務,這在一些國家是不允許的。

這種為人代孕不收取商業報酬的利他行為在道義上更容易被某些人接受,而且更便宜。

Image caption 加拿大近10年來代孕服務迅猛增長

因為代孕產婦只收取和懷孕、醫院檢查、車旅費等有關的微薄報酬,而且還要提供一切開銷的收據,並有最高額度的限制。

目前,格魯吉亞,俄羅斯,烏克蘭以及美國的一些州也允許商業代孕服務。

以美國為例,如果代孕女子懷孕,客戶就要支付數千美元的費用,不管最後孩子是否能平安出生。

瑪麗莎說,「我們不是生孩子的機器。這不是一個讓你能存錢的收入」。

然而,瑪麗莎表示,正因為如此才讓人覺得這種服務如此珍貴。因為你這樣做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愛,那種發自內心的善意。

代孕服務

Image caption 代孕女子一起交流經驗體會

最近,泰國、尼泊爾、墨西哥和印度禁止以商業為利益的海外代孕服務。

在柬埔寨,32名女子由於為中國客戶做代孕被逮捕,但本周三(12月5日)獲得保釋, 條件是她們不能把孩子送人,必須自己撫養。

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服務。

英國、愛爾蘭、丹麥和比利時只允許不收取報酬的代孕服務。

但是,格魯吉亞、俄羅斯、烏克蘭以及美國的一些州允許商業代孕服務。

Image caption 代孕女子有自己的網絡,她們相互支持和幫助。

加拿大的代孕服務通常指把在實驗室中已經受精的胚胎移植到代孕女子的子宮裏,也就是說代孕女子和腹中的嬰兒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據加拿大媒體估計,目前至少有900名活躍的代孕女子。目前很難得到官方的數據。

斯旺博格(Leia Swanberg)是加拿大生育諮詢公司的創始人,該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代孕機構。

據斯旺博格說,11年前她的公司剛成立時,1年只有8個代孕嬰兒出生。上個月一個月就有30名嬰兒出生。

Image caption 珍妮特與其「客戶」經常保持聯絡

根據公司規定,代孕志願女子需要接受醫學和心理評估,並需要至少生過一個她們自己的孩子。

斯旺博格自己也曾替別人代孕過,她會親自對這些人進行審查,然後根據需要讓她們與來自全世界希望使用代孕服務的凖父母配對。有點像網上約會配對一樣。

由於對代孕服務需求巨大,通常總是「供不應求」。許多代孕女子不只一次為他人懷孕「奉獻」寶寶。

例如,珍妮特去年剛為一對法國夫婦生了個寶寶,在生下寶寶4個月後又為別人懷了孕。她已經考慮再為這些夫婦生第二個孩子,這樣他們就有兄弟或姊妹的陪伴了。

許多代孕女子表示,只要自己身體允許,願意為他人多次代孕。因為,她們覺得能夠幫助別人「創造一個家庭」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一些代孕女子和使用她們服務的家庭也從一開始的陌生人逐漸成為了朋友和家人,長期保持聯繫。

批評與爭議

Image caption 代孕女子和其"客戶"保持良好關係

然而,代孕之路並非一帆風順。代孕者有時會經歷多次人工授精(IVF)失敗的折磨,即使胚胎移植成功,還可能會遭遇流產。

而且,在懷孕期間有些代孕產婦妊娠反應嚴重,甚至無法工作或是照顧自己家庭和做家務等等。

同時,她們有時也會受到一些鄰里或他人的質疑和批評。這些都是代孕女子經常遇到的問題。

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學者福勒弗就此曾開展了一項研究。她說,雖然這些加拿大女子完全是提供無償服務,但這並不意味著就不存在盤剝。

福勒弗認為,這些女子不收取報酬的做法正是問題所在,因為生育是一門盈利的行業,所有為這個行業服務的人都收取回報,例如,代孕機構、醫生、律師、生育診所等。

圖片版權 JANET HARBICK
Image caption 懷孕的頭3個月,她們需要每天注射荷爾蒙

在加拿大,讓人代孕一個寶寶的花費超過75000加元(將近60000美金)。

但是,加拿大有關法律極其嚴格。斯旺博格曾經為此受到過指控和罰款。她承認自己因為未能保留和記錄支付給該公司代孕女子補償的收據被判有罪。

目前,人們正在致力推動修改有關法律。

斯旺博格說,就連使用代孕服務的凖父母想送給代孕產婦鮮花都有可能要為此承擔刑事責任。

如果違規可能會面臨50萬加元的罰款或是10年監禁。

但那些代孕女子表示對自己的行為無怨無悔,並以此為自豪。但她們表示,如果有關法規能放鬆則更好。

瑪麗莎說,自己能成人之美感到非常自豪。她說:「當把手中的嬰兒交給其父母時,心裏充滿了喜悅」。

她還表示,可以把代孕視為一種特殊的「保姆服務」。「孩子最後跟著父母回家,其實就是這樣,」她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