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與歐洲:直布羅陀,香港與堅如磐石的愛(下)

直布羅陀的小猴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這種老家在北非的猴子早在摩爾人在西班牙建立穆斯林政權之前,已經被旅行者和商人帶到了直布羅陀,

英國在談判脫離歐盟過程中,被一些華人稱為"西班牙的香港"的直布羅陀問題再次凸現。雖然在幾十年前港英時代,香港曾被稱為「東方的直布羅陀」,但直布羅陀和香港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直布羅陀當地如同一個小歐盟,直布羅陀居民是多民族的,他們既反對本地脫離英國,又反對英國脫離歐盟。可是英國要脫歐了,直布羅陀怎麼辦?

英國與西班牙就直布羅陀主權爭議已經持續300年。和香港不同之處之一是,這個方圓不過6.7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是歷史上曾經經歷無數次血與火洗禮的兵家必爭之地。現在,這裏的金融、博彩、旅遊業都已經成為當地經濟支柱。

在英國加入歐盟多年後,實現了人員貨物的自由流通。除了當地有3萬多居民外,每天多達上萬名西班牙人越過邊境進入直布羅陀打工,下班後越境回到西班牙家裏。在歐盟裏的直布羅陀與西班牙如同一國,雖然兩地分別是兩國,分別是英製和西制。

隨著英國和歐盟談判脫歐,主權等嚴肅的大問題又再次凸起。2018年末,發生西班牙軍艦遊弋到直布羅陀岩石山附近用高音喇叭播放西班牙國歌的事件,引發英國和直布羅陀方面抗議。這種事情過去歷史上也發生過不止一次,英國皇家海軍通常也是迅速「識別查證」,「予以警告驅離」,抗議等等。

直布羅陀雖然至今仍是英國重要的海軍和空軍基地,但英國陸海空軍人數很少,皇家空軍基地幾乎沒有戰機常駐。在英西仍有爭議時,主權如何維護?

最多親眼目睹英西直布羅陀主權爭議的,恐怕是在直布羅陀地標性的大磐石山上居高臨下觀察地區風雲變幻的猴子。

直布羅陀猴子與英國主權共存亡

直布羅陀與西班牙自然分界的巨大磐石山上,居住著一種地中海獼猴,他們屬於舊世界古老的猿猴的一個分支。他們的老家既不是英國,也不是西班牙,而是橫跨北非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突尼斯之間的阿特拉斯山脈,這個山脈將地中海南岸和撒哈拉沙漠橫斷開來。

早在歐洲還沒有現代國家和國際法之前,甚至早在北非的摩爾人在今天的直布羅陀和西班牙建立穆斯林政權之前,他們已經被旅行者和商人帶到了直布羅陀,歐洲與非洲間直布羅陀海峽的距離最窄處只有大約12公里多。

這個地中海獼猴家族見證了直布羅陀的歷史:西班牙人在統治直布羅陀兩百年後,易主交給英國人。英國人統治這一地區已經3百多年,期間曾經歷過西班牙單獨或聯合歐洲強國(特別是法國)多次巨大規模的武裝圍困和進攻,經歷了無數次的政治、經濟和外交反圍剿。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除了當地有3萬多居民外,每天多達上萬名西班牙人越過邊境進入直布羅陀打工,下班就越境回到西班牙家裏。

現在,他們是同種類地中海獼猴中歐洲唯一的野生群體。他們原來就沒有國籍, 他們的生活卻和英國人密切相關。英國脫歐恐怕也會讓他們煩惱。

英國軍人對直布羅陀猴子的關愛

迷信的直布羅陀人很早就把直布羅陀岩石山上的猴子們和英國對直布羅陀的主權和治權聯繫起來:已經流傳歐洲的一個當地傳說是,只要岩石山上有猴子,英國人就會永遠掌握著直布羅陀。

過去,英軍很早似乎也就繼承了這種迷信。

在20世紀近百年裏,英軍如同對待士兵一樣,直接關懷這些猴子的生活,飲食起居,給每只猴子建立了檔案,包括出生日期,性別,名字,家庭情況(有幾口、誰和誰是什麼關係)、住址(岩石山哪個部位)等。

英軍給他們起的名字也很英式幽默:領頭的猴子以直布羅陀的英國總督、英國陸軍高級將領起名。他的妻子名字則取自總督夫人的名字。他們每周接受英軍按規定標凖定期發放的食物,包括水果,蔬菜和乾果。一旦有猴子生大病或受傷需要醫治,立即送往岩石山下英國皇家海軍醫院,就診標凖和英軍現役士兵一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世紀50年代,英國公主安妮訪問直布羅陀,在英軍軍官陪同下逗小猴玩耍。

到21世紀前夕,英軍大部撤離當地,猴子的生活管理任務交給了直布羅陀地方自治政府,生活在為他們劃定的自然公園裏。也常有調皮的猴子跑下山到街上偷遊客的東西。法律沒有規定對猴子有懲罰,但任何人私自給猴子餵食將被罰款最高4千英鎊。

直布羅陀居民反對本地脫離英國反對英國脫歐

愛護小猴的直布羅陀居民最關心英國脫歐。在直布羅陀目前的3萬居民中,按民族劃分,現代移民直布羅陀的英國人僅約14%,絶大多數是直布羅陀人,他們站總人口約80%。他們大多數都能既說英語,也說西班牙語。

直布羅陀人的姓氏顯示了他們的父輩、祖輩來源於歐洲各地,主要的來源各民族的比例大約是:英國等地約27%,西班牙等地約26%,意大利等地約15%,葡萄牙等地約15%,其餘主要來自希臘、馬耳他、摩洛哥、法國等地。這裏如同一個小歐盟,但他們現在絶大多數都是英國公民。在政治上他們屬於英國東南選舉區。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直布羅陀人的生活方式是英歐混合文化。1967和2002年舉行了兩次當地全民公決,超過96%的當地居民要求維護英國主權。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中,超過98%的直布羅陀居民選擇留歐,反對英國脫離歐盟。

二戰之後,西班牙以直布羅陀是英國殖民地的理由要求聯合國迫使英國將直布羅陀主權「回歸」西班牙。在聯合國調停下,直布羅陀居民1967年舉行公民投票,以99.64%以上的比例要求維持英國主權,反對西班牙接管。

當年英國為了加強和歐盟的密切關係,1997年上台的工黨政府秘密與西班牙政府舉行談判,討論兩國共管直布羅陀。但直布羅陀公民們得知後怒了!於是,2002年直布羅陀再次舉行全民公決,以高達98.97%的比例反對英西共管,要求維持英國主權。

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民投票中,近96%的直布羅陀居民選擇留歐,反對英國脫離歐盟。但全英國脫歐總票數超過留歐。投票第二天,西班牙立即發表聲明要求英西共管直布羅陀。但直布羅陀首席部長皮卡多駁斥這一要求稱,直布羅陀兩次全民公決結果表明了直布羅陀公民的意志,主權問題不容談判。

2018年末英國國內正就英國首相特里莎·梅政府提出的英國脫歐草案爭執不斷之際,西班牙再度將直布羅陀問題在歐盟與英國峰會前單挑出來。首相桑切斯說,如果歐盟不能保證西班牙今後對涉及直布羅陀的事務有"特別否決權",西班牙將投票反對歐盟批准英國脫歐協議。

而梅首相在英國英國下議院解釋說明她提出的英國脫歐草案時專門用了一分多鐘談直布羅陀問題。她動情地強調:英國和直布羅陀將永不分離。

到底誰將能主直布羅陀沉浮?是直布羅陀公民?還是高談闊論的歐洲政客們?在這個世界秩序亂雲飛渡的時候,似乎大家都不確定?也許台灣歌手羅大佑的一首老歌歌詞可以反映出這種不確定狀態下的歐洲政治風雲:

什麼都可以拋棄,什麼也不能忘記

現在你說的話都只是你的勇氣

春天刮著風,秋天下著雨

春風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隨風遠去…..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