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掉束身衣運動席捲韓國背後 拋棄美容文化的韓國女性

裴莉娜(Lina Bae)
Image caption 裴莉娜(Lina Bae)

韓國YouTube明星裴莉娜(Lina Bae,音譯)決定素顏出鏡時,她預料到會有一些負面的評論,但沒想到會收到死亡威脅。

今年21歲的裴莉娜認真考慮後作出了這個決定。她以前一直提供美容化妝的建議,擔心突然上傳一段視頻宣揚不化妝會顯得很兩面派。但她還是覺得,是時候表明立場了。

「我覺得許多韓國女性都穿著『外貌束身衣』,」她對BBC表示,「我聽說,有女性聽到別人說自己丑會覺得特別丟臉,我也是這樣。」

Image caption 年輕的韓國女性正在挑戰該國長期以來的美容文化,裴莉娜是其中一員。

視頻中,她摘下了假睫毛,擦掉了櫻桃紅色的口紅。超過500萬人觀看了她的視頻,數千人表示支持。

但也有人對她進行人身攻擊。「我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脅,他們說會找到我,然後殺了我,」她說。

「收到死亡威脅後,有一段時間我都不敢出門,」裴莉娜說。

「脫掉束身衣」運動

年輕的韓國女性正在挑戰該國長期以來的美容文化,裴莉娜是其中一員。她們將這稱為「脫掉束身衣」運動。很多參與者剪掉了長髮,素顏出鏡,然後把照片發到社交媒體。

她們感覺到,社會給她們強加約束,想要行動起來進行反抗。韓國女性自小時候起就會接觸到許多廣告,這些廣告告訴她們,要瘦、要白,要有無暇的膚色和完美的鵝蛋臉。

韓國美容產業的規模在全球名列前茅,每年銷售額約130億美元。韓國也是全球人均整容率最高的國家。

在韓國,成功常常與外表緊密相連。去年的一項調查發現,88%的求職者認為,找工作時外形很重要。半數受訪者說,他們會考慮通過整容來獲得工作。

我在一家攝影工作室遇到了23歲的金楚慧(Kim Chu-hui,音譯),她在工作室做好了頭髮化好了妝。就像其他畢業生一樣,她也想為找工作拍一張完美的照片。

「要僱我的人不知道我是誰,」她說,「他們只能從照片上判斷我,所以我希望他們看到我最好的一面,留下好印象。」

Image caption 金楚慧

攝影師在幫她拍出一張好照片。「我們可以稍後調整肩膀讓它對稱,你的面部表情最重要,」他建議。

這些照片將出現在首爾的各個董事會,這些董事會仍由男性主導,他們擁有招聘和解僱職員的權力。

打破美麗的標凖

在韓國,即使外表出現最小的變化也會引起最強烈的抗議。

韓國文化廣播公司(MBC)主持人任鉉珠(Hyun-ju Yim,音譯)做了一個在韓國被視為大膽的決定,她成為第一位在電視上戴眼鏡的新聞女主播,此前多年她一直被隱形眼鏡和假睫毛困擾。

她擔心觀眾會有意見,但恰恰相反,她收到了數千封表示支持的電郵。

Image caption 韓國文化廣播公司(MBC)主持人任鉉珠

她發現戴上眼鏡後,上鏡時更自如了。

「我覺得眼鏡給我帶來了很多改變。我不再穿不舒服的衣服,而是穿我喜歡的襯衫和褲子,我變得更自由了。我覺得這副眼鏡給了我自由的翅膀。」

所以,韓國的「脫掉束身衣」運動不僅是關於化妝,這項運動讓這個傳統國家的女性找到了表達自己的自由。

在韓國社會裏,這樣的聲音是很少見的。但是有一些人認為,參與活動的女性有些過分了。

在首爾的女權主義咖啡廳裏,我們跟一些20歲左右的年輕女性聊了聊她們參與活動的感受。

「有人說,'如果你化妝,你就不是女權主義者'。即使喜歡化妝,你可能也覺得要隨潮流,」查查(Chacha)對BBC說,「在某些情況下,感覺脫掉束身衣運動變成了新的束身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班女士(Ms Bang)則表示,因為這次運動,她對自己能否稱作「女權主義者」感到有些焦慮。

「我喜歡留長髮、化妝和緊身裙,我能成為一名女權主義者嗎?我的朋友告訴我,我對社會時事有興趣、渴望促進婦女權利、相信男女平等,所以我是女權主義者。從朋友們那裏聽到這些我感到很寬慰。」

「脫掉束身衣」運動近來成為了媒體焦點,讓人們關注在父權社會中的女性,這些女性在家庭和公司仍遭到歧視。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中,韓國男女薪酬差異仍然最大。

如果想要在韓國其他的性別平等議題上取得進展,那這些通過改變外形來表明立場的抗爭者們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