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沙特王宮教英文:調皮的王子和密集的監視

Saudi artists paint a mural portrait of King Salman bin Abdulaziz (R), and his son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during the 32nd Janadriyah Culture and Heritage Festival, held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capital Riyadh on 17 February 2018.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成為備受關注的實際領導人前,外界對他知之甚少。BBC阿拉伯語部的拉希德·瑟凱(Rachid Sekkai)曾在王儲小時候教過他英文,他將在下文帶我們一窺王宮生活。

1996年初,我接到了一個電話。當時我在吉達市(Jeddah)著名的Al-Anjal學校教書,而時任利雅得省省長的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Prince Salman bin Abdul Aziz Al Saud)暫時移居吉達,想給他的孩子們請一名英文老師。

他聯繫了學校,我很快被帶到王宮,為他的孩子們當家教,包括圖爾基王子、納伊夫王子、哈立德王子,當然還有穆罕默德王子。

我住在吉達一處住宅區的公寓中。司機會在早上7點接我去學校,下午課程結束後,司機就會帶我去宮中。

Image caption 拉希德·瑟凱(Rachid Sekkai)

穿過重兵把守的大門,汽車會經過一群令人驚嘆的別墅,這些別墅都帶有整潔的花園,由穿著白色制服的工人打理。有一個停車場停滿了豪車,我第一次見到看上去像是粉色的凱迪拉克。

到達王宮要塞後,王宮總管埃爾-沙赫裏河(Mansoor El-Shahry)帶我進去。總管是一位中年男人,當時11歲的穆罕默德王子很喜歡他,與他很親近。

頑皮的王子

穆罕默德王子似乎更有興趣與宮殿守衛呆在一起,而不想跟我上課。作為兄弟姐妹中最大的孩子,他似乎能做他想做的事。

在穆罕默德王子出現前,我還能吸引到其他年輕王子的注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曾擔任利雅得省省長

我仍記得,他曾在課上使用一台從守衛那裏借來的對講機。他用對講機對我做一些嘻皮笑臉的評論,或者在他的弟弟們和另一頭的守衛中間開玩笑。

如今,33歲的穆罕默德王子已經是沙特王儲和國防大臣。

自去年成為沙特阿拉伯實際領導人以來,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試圖推動沙特的現代化。他面對保守人士的反對,仍帶頭進行了亟需的經濟改革,並且啟動了一項自由化計劃。

他的一些措施獲得讚許,但是也備受批評,遭批的原因包括沙特阿拉伯的人權記錄、似乎沒完沒了的也門戰爭、以及10月沙特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殺事件。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的一些措施獲得讚許,但是也備受批評

沙特阿拉伯已經以謀殺罪起訴了11人,但否認王儲參與事件。

有一次,穆罕默德王子告訴我,他的母親說我看起來像是「一個真正的紳士」,我很吃驚。我從來不記得曾見過他母親,沙特王室女性不會出現在陌生人面前,我遇到的唯一一名女性是來自菲律賓的保姆。

直到王子指著牆上的攝像頭,我才意識到自己正被監視著。從那時起,我在上課時總覺得不太自在。

不久,我就喜歡上了穆罕默德和他的弟弟妹妹們。雖然我在一個特權的世界裏教王子,但他們就像我學校裏的學生一樣,求知慾強,但喜歡玩耍。

失禮

一天,王宮總管沙赫裏河讓我去見時任利雅得省省長的薩勒曼,他想知道孩子們的學業進展。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說說穆罕默德王子的惡作劇。

我在薩勒曼的辦公室外等候,與其他的導師一起,他們看上去都十分熟悉王宮禮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瑟凱還教過哈立德王子

當他出現,老師們本能地站起來,我敬畏地看著他們一個接一個走近利雅得省長、鞠躬,親吻他的手,匆匆討論孩子們。

輪到我時,我做不到像他們那樣彎腰,我以前從沒這樣做過。在我完全僵住之前,我握住了他的手,使勁搖了搖。

我記得他臉上露出驚訝的微笑,但是並沒有在意我的失禮。我也沒有提穆罕默德王子的所作所為,因為那時我已經決定回到英國。

不久後,沙赫裏河嚴厲斥責我未遵守王室禮儀。除了後來成為沙特駐美國大使的哈立德王子,其他王室子女都遠離了公眾視線。

回望自己短暫的教授經歷,我覺得這是我生命中一段奇異的經歷。現在看著自己曾經的學生,在世界舞台上施展拳腳。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