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啟商業捕鯨,招致國際社會強烈反對

a minke whale in the Ross Sea in Antarctica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官員表示,吃鯨魚肉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

日本政府宣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將於2019年7月重啟商業捕鯨。此舉或將招致國際社會強烈批評。

日本官員表示,吃鯨魚肉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過去多年間,日本一直以「科學研究」的名義捕獵鯨魚並販賣鯨魚肉,動物保護人士對此一直表示譴責。

由於一些鯨魚物種瀕臨滅絶,致力於保護鯨魚的國際捕鯨委員會自1986年起便禁止商業捕鯨活動。日本於1951年加入該委員會。

雖然此次日本政府的表態已在外界意料之中,但有動物保護團體警告稱,此舉將會帶來嚴重後果,這意味著日本將可以自由捕撈受國際捕鯨委員會保護的小鬚鯨等物種。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鯨魚肉製作的壽司在日本宮城出售。

日本政府怎麼說?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Yoshihide Suga)表示,未來商業捕鯨活動將局限在日本領海和經濟區內。

因此,日本將停止在南極水域和南半球的捕撈活動。鯨魚保護團體此前曾對此舉表示歡迎。

日本政府發表聲明表示,國際捕鯨委員只注重保護鯨魚數量的目標,未能履行其致力於支持可持續商業捕鯨的另一目標。

過去數百年間,捕撈鯨魚的活動在日本一些沿海地區一直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國民把鯨魚作為主要肉類來源,對鯨肉的消費需求飆升,但是最近幾十年間消費量又急劇下降。

根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鯨魚肉只佔日本所有銷售肉類的0.1%。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過去多年間,日本一直以"科學研究"的名義捕獵鯨魚並販賣鯨魚肉。

各界反應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與環境部長梅麗莎·普萊斯(Melissa Price)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表示,對日本的決定「非常失望」。

聲明指出,澳大利亞仍然堅持反對所有形式的商業和所謂「用於科學的」捕鯨活動。

在日本作出正式宣佈前,澳大利亞國際人道協會(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運動負責人尼克拉·拜儂(Nicola Beynon)稱,日本將「完全在國際法範疇之外運作」。拜儂說,這是日本走上「海盜捕鯨國家道路」的一步,這種對國際規則的蔑視令人不安。

綠色和平敦促日本政府重新考慮這一決定。綠色和平警告稱,這可能會為明年6月20國集團峰會的東道主日本招致批評。綠色和平日本辦事處執行主管薩姆·安尼瑟立(Sam Annesley)稱,日本政府在年底宣佈這一消息,明顯是想要避開國際媒體的注意,但全世界都很明白日本政府的用意。「今天的決定與國際社會行為不一致,更是與保護海洋和這些偉大生物未來的需求不一致,」安尼瑟立稱。

目前捕鯨禁令如何規定?

198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各成員一致同意,暫停捕撈鯨魚以恢復鯨魚數量。

當時在支持捕鯨的國家看來,暫停捕鯨活動是暫時之舉,在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共識後將得以繼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商業捕鯨使得一些鯨魚物種瀕臨滅絶。

然而這變成一項凖永久的禁令。支持捕鯨的日本、挪威及冰島等國家認為,捕鯨是其本國文化的一部分,在可持續發展的情況下應該得以繼續。

時至今日,鯨魚數量一直受到嚴格監控,其中許多物種仍瀕臨滅絶,但也有像日本主要捕撈的小鬚鯨等種類不屬於瀕危物種。

今年9月,東京試圖促使國際捕鯨委員會同意分配商業捕撈配額,但這一提案遭到委員會拒絶。

日本可以說退就退嗎?

日本雖然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但是仍將受特定的國際法約束。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各國應「通過適當的國際組織」合作保護、管理並研究鯨魚保護問題。但是公約沒有說明具體國際組織名稱。

如果有其他國家願意配合,日本可以設法成立另一個國際組織,或加入類似北大西洋海洋哺乳動物委員會(Nammco)的現有組織。

同國際捕鯨委員會相比,北大西洋海洋哺乳動物委員會規模更小,由挪威、冰島、格陵蘭島及法羅群島等支持捕鯨的國家與地區組成,這些國家和地區對國際捕鯨委員會感到失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每年捕撈數百隻鯨魚。

日本不是一直在捕鯨嗎?

是的。雖然過去30年裏日本一直在捕鯨,但都是以科學項目的名義,屬國際捕鯨委員會禁令外允許的例外情況。

批評人士表示,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對商業捕鯨活動的掩護。

日本這種做法意味著,被捕撈的鯨魚用於科學研究,而鯨魚肉可以在日後用於消費販賣。

日本每年捕撈約200至1200頭鯨魚。日本稱正在對鯨魚數量進行調查,以確定鯨魚是否瀕臨滅絶。

國際捕鯨委員會為何無法達成一致?

日本一直在試圖推翻暫停捕鯨的禁令,並極力推進委員會就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協議。

今年9月,日本在巴西舉行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峰會上進行了最後一次嘗試。日本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包括建立可持續捕鯨委員會,並針對「數量豐富的鯨魚種群/物種」確立可持續捕撈限額。

這一提案遭到委員會否決。此後外界一直有傳言稱日本會為不受委員會規則束縛而退出該組織。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