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關閉:史上最長政府停擺和為生計所困的政府僱員

數百名受影響的政府員工10日在白宮前遊行示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國家博物館保安員、太空總署科學家、國稅局報稅員和人口普查統計員同時走上了美國首都華盛頓街頭,朝白宮喊話:「做好你的工作,讓我們可以上班!」美國政府停擺已進入第22天,成為美國歷史上最長的一次。四分之一的政府部門關門,80萬聯邦政府僱員被停薪,其中不乏獄警、機場安全檢查員、聯邦調查員(FBI)工作人員等職務關乎國家安全的員工。

數百名受影響的政府員工10日在白宮前遊行示威。對於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來說,停薪意味著他們要勒緊褲頭過日子,甚至即將無家可歸。

未如約而至的薪水

「手機費、有線電視費、房貸、汽車貸款、水電煤氣費、信用卡賬單……」參與示威遊行的人口普查局僱員希爾(Edward Hill)向BBC中文記者細數他每月例行開支,在心中排出優先次序。「只能先買吃的了,肚子總是要填飽的。」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人口普查局僱員希爾(左)與同事參與抗議政府停擺的遊行。

希爾告訴BBC中文,在他的同事中,有少量隸屬有專項資金的項目,還能正常支薪上班,但其餘大部分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被認定為必要的僱員需要無薪工作,還有像希爾一樣的大多數被認定為「非必要」職員,被暫時停薪停職。

賦閒在家的日子並不好受,財務的壓力馬上落到了肩頭。10日周五本是聯邦僱員的發薪日,這天希爾卻不會收到薪水了。

美國政府僱員聯盟的主席科斯(David Cox)在記者發佈會中表示,許多被停薪的聯邦僱員是存款不多、財務壓力大的「月光族」,其中三、四成是退伍老兵。

曾參選總統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出現在遊行隊伍中。"這是悲傷的一天,美國總統不向80萬聯邦僱員發薪,讓人們更難獲取他們極其需要的資源和服務,「他對BBC中文說,"我們必須要盡快結束政府停擺。」

政府停擺後,美國海岸警衛隊建議受影響的員工「以富有創意的方式」來幫補家用,其中包括出售舊物、幫忙遛狗和照看小孩、做家教、節約支出等,經媒體報道後引來爭議,被認為是低估了被停薪職員面臨的財務困難。

希爾說,幫補家計的零工並不好找。由於停擺可能隨時結束,很少僱主會願意短期僱傭他們。

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保安員穆罕默德(Mahasin Mohamed)擔任聯邦政府的合同工已有15年之久,她告訴BBC中文:"我們突然之間失去了飯碗。"她在白宮前舉起手上的標語,上面寫道:「特朗普,付我的賬單,或者還我們工作。」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穆罕默德在白宮前舉起手上的標語,上面寫道:"特朗普,付我的賬單,或者還我們工作。"

跟希爾一樣,穆罕默德要估算銀行戶口裏不多的存款,能支持她的停工生活多久。她計劃暫時停付汽車和醫療保險,還得仔細看看冰箱裏還剩下些什麼食物。

作為聯邦政府的合同工,她面臨的前景可能更不容樂觀。聯邦政府的直接僱員通常能在政府停擺結束後拿回之前的欠薪,但合同工停工則無薪。在2013年9月,政府停擺16天,穆罕默德其後就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停止政府停擺!」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地球科學工程師秦勉也是遊行人群中的一員,一邊朝白宮邁進,一邊喊著示威口號。太空總署95%的僱員被停薪停職,科研項目暫停。「就算看到了外部合作機構發來的工作郵件,我們也不能回復。」秦勉告訴BBC中文。

作為有儲蓄習慣的華人,秦勉表示,停薪暫時並未給她帶來財務壓力,但讓她憤怒的是政府停擺背後的原因。經歷過多次政府關門的她說:「從未有一次政府關閉是由於這麼荒謬的理由。」

談到政府關門背後的罪魁禍首,希爾、穆罕默德、秦勉都將矛頭指向了特朗普。秦勉說:「特朗普競選時說墨西哥會為邊境牆付費,但現在的結果是美國納稅人掏錢,還把聯邦僱員當做人質。」

這些僱員本該為人民提供公共服務,但如今只能在家等待重新開工的消息。「不僅是80萬僱員受影響,整個國家都是受害者,」希爾說。

墨西哥將支付邊境牆費用,是特朗普競選期間重點宣傳的政策方針。「墨西哥將一次性支付50到100億美元」的說法,如今還登載在特朗普競選活動網站的政策綜述中。但特朗普如今辯稱,墨西哥將通過美加墨貿易協議間接為邊境牆買單。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數百名受影響的政府員工在白宮前遊行示威。

政府停擺的三種可能結局

聯邦僱員們在白宮前的示威聲浪,並沒有直接傳進總統特朗普的耳中。他當時正在美國南部視察美墨邊境。出發前,他在白宮草坪上告訴記者們:「其實中國比反對黨要好對付!」意思是美中貿易談判獲得進展,但他與國會民主黨人依然勢不兩立。

幾天前,他與民主黨國會領袖佩洛西與舒默的會面不歡而散,由於他們不同意為建牆撥款,特朗普說:「拜拜吧,沒有其他方法了!」其後他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寫道,這次會面「純屬浪費時間!」

特朗普手上的最後一張能打破僵持的牌,是宣佈美國進入緊急狀態,調動國防部預算來支付建牆費用。他指,非法移民在邊境造成了人道與國家安全危機,導致了毒品及人口走私、犯罪猖獗等問題。每個星期有300名美國人死於吸食海洛因,「其中90%的海洛因來自南部邊境」,特朗普說。

若國會不批准57億美元建牆撥款,特朗普稱他 「可能,幾乎可以說一定會」啟動國家緊急狀態。而美國法律確實賦予總統這項權力。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德克薩斯州視察美墨邊境。

《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規定,在戰爭時期或國家緊急狀況下,美國總統有權越過國會頒布法規、調動預算。

美國進入緊急狀態,聽起來十萬火急,但其實並不罕見。自1979年來,美國總統一共58次宣佈國家緊急狀況,包括下達針對也門、朝鮮、敘利亞、海地等國家的進出口管制,制裁恐怖組織與毒品走私,以及關於核武器、傳染性疾病的指令等。

在特朗普任內,已有三次緊急狀態,第一次是用於制裁13名涉嫌侵犯人權與貪污的外國高官;第二次用於制裁利用網絡攻擊和社交媒體來影響選舉的人;第三次則在兩個月前,特朗普政府宣佈緊急狀態,以制裁尼加拉瓜政府以暴力及鎮壓手段來迫害平民。

然而,如果特朗普是為了建牆而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預料會掀起關於他濫用執政權的巨大爭議。

這個方法並非一了百了,國會或公民可以發起訴訟,交由法庭決定這是否屬於緊急狀態。而且,緊急狀態不代表政府重開,目前受影響的政府部門會繼續處於癱瘓狀態。

儘管如此,特朗普可能仍會選擇打出國家緊急狀態這張牌,向他的支持者顯示他在非法移民問題上有所作為、只是由於國會阻撓而無法推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來自洪都拉斯的移民走向美墨邊境牆。

特朗普面對來自共和黨內的"自家人"日漸增長壓力。一些共和黨國會議員擔憂,長時間的政府停擺會影響他們連任的選情,尤其是那些身在搖擺選區的參議員,在上屆總統大選中,希拉里·克林頓在某些搖擺選區得票率比特朗普高。如今已經有三位共和黨參議員公開呼籲政府在沒有邊境牆預算的狀態下重開。美墨邊境牆計劃跨越選區的所有九位眾議員,其中包括一位共和黨人,都反對建牆。

政府關門其他的可能結局包括國會民主黨人與特朗普繼續僵持,或是達成某種協議。

目前來看,特朗普與民主黨此前的談判沒有任何進展,亦暫無繼續對話的計劃。雙方都沒有讓步的跡象,剛奪回眾議院多數席位的民主黨來勢洶洶,特朗普也不願輕易放棄他標誌性的建牆政綱,唯恐損害他的強人形像。

比賽誰先「眨眼」的政治遊戲仍在繼續當中,而受影響的政府員工的下一份薪水,依然遙遙無期。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