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紛擾未了 法德再簽約宣告睦鄰友好同仇敵愾

馬克龍和默克爾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友誼長青?法國和德國簽約變仇敵為睦鄰半個多世紀之後,又簽了一部新的友好條約,為什麼?

英國還在為脫離歐盟糾結不已,法國和德國又高調地重溫半個多世紀前的睦鄰友好、同仇敵愾的誓言,簽署了《亞琛條約》,宣告法德友好合作的決心和行動目標。

時間、地點、事件,無不暈染厚重的歷史色彩。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1月22日在德國西部邊境城市亞琛簽署兩國友好合作條約,與1963年1月22日他們各自的前輩在巴黎簽署的《愛麗舍宮條約》遙相呼應。

當年的條約和簽約這件事本身,被視為變仇敵為睦鄰、化干戈為玉帛、世代友好的歷史宣言和象徵。

今天的新版友誼宣言,被觀察人士解讀為意在重振法德軸心在歐盟內的地位。

地點選在亞琛, 更加重了歷史和象徵色彩。歷史上亞琛曾被歸入法國版圖,阿爾薩斯-洛林地區說法語還是德語曾經是愛不愛國的選擇,地區的歸屬在歷史課本上佔據了相當篇幅。

那麼,法德今天在那個歷史古城簽約,發出什麼具有歷史意義的誓言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63年1月22日, 法國和德國簽署《愛麗舍宮條約》,宣告法德睦鄰友好,致力於合作發展

簽了什麼條約?

《亞琛條約》大致可以看作1963年1月22日簽署的法德友好合作條約,《愛麗舍宮條約》的新版。

法國和德國承諾在涉及歐盟的重大議題上保持一致立場,發表共同聲明。

此外,雙方還計劃在聯合國以"共同體"的形像出現,步調一致,同進共退。

根據條約,兩國在外交政策、國內外安全事務和其他諸多領域都將異口同聲。

具體而言,巴黎和柏林承諾:

  • 建立法德"經濟區",以此深化兩國經濟交融;
  • 提升歐洲軍事實力,共同投資於"拾遺補缺",以達到強化歐盟和北約的目的;
  • 成立法德防務與安全理事會,同時各自在本國軍營裏倡導和培育"共同文化",聯合部署、調遣;

兩國還承諾加強青年文化交流,各自在國內倡導學習對方的語言,最終目標是創辦一所法德聯合興辦的大學。

另外,還計劃進一步密切法德邊境地區的雙邊往來交流,加深邊境線兩側的"雙語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國一直在爭取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法國答應幫忙

重溫"海誓山盟"

條約中許多理想、抱負和目標都不是新的。

就在56年前,1963年1月22日,彰顯法德友好合作的《愛麗舍宮條約》在巴黎簽署,向世界宣告雙方化干戈為玉帛,世仇變睦鄰。

自那以後,兩國曆屆政府都多次祭出這份條約文本,重申法德友好、合作精神。

德國康斯塔茨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德克·盧芬(Dirk Leuffen)認為,《亞琛條約》的精神跟它要取代的《愛麗舍宮條約》沒有戲劇性的變化,更多是傳承,或者說是翻新原有的目標,使之顯得與時俱進,更切合兩國當下面臨的挑戰。

他認為新條約勾勒的經濟合作方案,明顯就是兩國密切聯盟的下一步。

但英國卡迪夫大學教授阿利斯泰·科爾(Alistair Cole)認為,新的友好條約更多是一種象徵性姿態。

在英國脫歐的大背景下,法國和德國重申56年前的友好合作誓言,是希望昭示天下,歐盟的核心和引擎依舊是法德,"雖然在現實中兩個國家經常有分歧鬧矛盾"。

德國總理默克爾解釋說,新簽這個友好條約,主要因為時代變了,世界跟半個多世紀前不一樣了,而且現在大家面臨的重大課題,比如歐洲一體化,當時連個雛形都還沒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歷史意義?冷戰時期長大的德國政治家和新生代法國政壇後生有什麼共同語言?

軸心、賣國

一些歐盟國家不太樂意看到法國和德國如此高調秀友誼,認為這兩個國家在歐盟已經勢力太大了。中歐和東歐國家在移民問題上已經公開拒絶聽從德法的引領。

意大利也不喜歡德法聯手擴充勢力。意大利內政部長馬泰奧·薩爾維尼毫不諱言,現在該"用意大利-波蘭軸心抗衡法-德軸心"。

他說這話時正在波蘭訪問,此行主要目的是想在今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前合縱連橫,組成一個挑戰歐盟內法德主導地位的聯盟。

法國國內冒出不少反對條約的陰謀論,聲稱馬克龍總統簽約把法國領土拱手送人。法國社交媒體上盛傳亞琛條約將導致阿爾薩斯和洛林邊境地區事實上讓給了德國,即使官方奮力闢謠也未能平息風波。

極右翼領袖勒龐甚至指責馬克龍去亞琛跟默克爾簽新的法德友好合作條約,就等於在摧毀戴高樂將軍取得的成果,即帶領法國儕身世界一流大國行列。

德國也有不少批評的聲音,認為條約虛多實少。

無論是象徵意義還是有實際內容,如此高調張揚法德軸心在歐盟的主導地位,很可能冒犯東歐的成員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對歷史的敬畏,至少在象徵意義和表面如此,是默克爾認為自己和馬克龍有共同語言之處。

馬克龍和默克爾動機?

BBC駐柏林記者希爾分析認為,默克爾和馬克龍這麼做,有他們各自的道理。

默克爾重歷史。她是在20世紀歐洲歷史的血雨腥風中長成的政治家。

她在馬克龍身上找到了跟自己相通的一點,就是對歷史的敬畏,至少能夠理解往事之重的象徵意義。看看他們為《亞琛條約》選擇的時間和地點,再想想56年前法德兩國首腦在巴黎簽友好條約化干戈為玉帛,仇敵變睦鄰的那個歷史時刻,畫面就清晰了。

希爾認為,他們今天所做的,是向世界宣告,在歐洲局勢動蕩風雨飄搖之機,法國和德國決定齊心協力,確保歐洲不翻船。

而默克爾在簽約時腦子可能會想到自己將以何種形像被載入史冊。

懷疑論者認為,她在位時間長不了,任期內將看不到條約中的各項承諾付諸實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左)與波蘭內務與行政部長布魯津斯基在波蘭會面後舉行記者會

條約能改變什麼?

馬克龍2017年當選法國總統,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承諾推行一系列親歐盟政策,包括推動歐元區共同預算案,但他上台後,政治勢能在不斷減弱。

科爾教授認為,關鍵問題不在於這部條約,而是馬克龍的歐洲改革計劃前途未卜,不確定性極高。

不過,有些變化確實可能發生,比如兩國在安保和防務戰略上更為趨同,更接近一體化;在頗具爭議的歐元區債務分攤問題上雙方的立場也可能更加靠攏。

用德國外長海科·馬斯(Heiko Mass)的話說,法國和德國2019年簽署的這個條約傳達了一條信息,即兩個國家在"齊心協力為一個具備行動能力的強大的歐洲而拼搏,為世界和平、為以規則為本的國際秩序而奮鬥"。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