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被控哪些「罪」 細看美國司法部23項指控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美國司法部指控華為的罪名在兩家法院審理。

美國司法部周一公開指控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公司首席財務管理孟晚舟以及兩家分支機構涉嫌銀行和電信欺詐,妨礙司法,竊取商業機密,並違反制裁伊朗的規定,多達23項刑事控罪。

美國代理司法部長馬修•惠特克(Matthew G. Whitaker),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 Wray)等官員在華盛頓特區主持新聞發佈會。

發佈會上透露,涉及華為的10項罪名在華盛頓州西雅圖起訴,另外13項則在紐約布魯克林起訴。美國當局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申請。

華為稍後發表聲明否認全部指控,聲稱未發現孟晚舟有任何違法行為。華為聲明稱,華盛頓西區法院起訴書裏關於商業機密的指控已改為民事訴訟,並已得到解決。但美方公布的起訴罪名均為刑事控罪。

惠特克在新聞發佈會上說:「起訴書中提及的犯罪行為可以追溯到10年以前,涉及人員直通公司高層。」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指控,華為涉嫌銀行欺詐等罪名。

美國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提出13件指控

被告

  •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簡稱華為)
  • 華為設備美國公司(Huawei Device USA Inc)
  • Skycom Tech
  • 孟晚舟

涉及罪名

  • 串謀銀行欺詐
  • 串謀電信欺詐
  • 銀行欺詐
  • 電信欺詐
  • 串謀詐騙美國
  • 串謀違反《國際緊急經濟權利法》
  • 違反《國際緊急經濟權利法》
  • 串謀洗錢
  • 串謀妨礙司法

美國華盛頓西區聯邦地區法院提出10件指控

被告

  •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簡稱華為)
  • 華為設備美國公司(Huawei Device USA Inc)

涉及罪名

  • 串謀竊取商業機密
  • 企圖竊取商業機密
  • 電信欺詐
  • 妨礙司法

位於西雅圖的美國華盛頓西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的10項罪名針對華為和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罪名包括串謀竊取商業機密、電信欺詐和妨礙司法。

根據該法院的起訴書,華為自2012年起開始密謀竊取美國通訊運營商T-Mobile的「Tappy」技術。該技術通過使用機器人模仿人的手指測試智能手機。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的住宅。孟已於去年12月1日被加拿大扣留,美國已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申請。

「為了造出他們自己的機器人,華為的工程師據信違反了與T-Mobile簽訂的保密協議,」惠特克說,「(他們)偷拍機器人的照片,測量它,甚至偷取其中一個部件。」

根據美國相關法律,串謀竊取商業機密及企圖竊取商業機密的公司面臨最高500萬美元的罰款,或者被盜商業機密價值的三倍罰款。電信欺詐和妨礙司法罪將面臨最高50萬美元罰款。

在美國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的13項罪名則針對華為、華為在美國的子公司華為設備美國公司(Huawei Device USA Inc)、華為在香港的分支機構Skycom Tech,以及公司CFO孟晚舟。罪名主要為銀行欺詐及電信欺詐,串謀詐騙美國,違反《國際緊急經濟權利法》(IEEPA,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即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串謀洗錢,以及串謀妨礙司法。

華為1月29日官方聲明全文

華為已獲悉針對公司的指控並感到失望。孟女士被捕後,公司尋求機會與司法部就紐約東區法院的調查進行溝通,但該請求被駁回且沒有任何解釋。華盛頓西區法院起訴書裏關於商業機密的指控已改為民事訴訟。西雅圖的陪審團並未發現指控提到的損害或蓄意的惡意行為,雙方已經解決了該民事訴訟。公司否認其或其子公司或分支機構曾犯下起訴書中所述的任何違反美國法律的行為,公司並未發現孟女士有任何不當行為,公司還相信美國法院最終會得出同樣的結論。

根據紐約東區法院的起訴書,華為員工自2007年起多次對美國政府歪曲華為與其分支機構Skycom Tech之間的聯繫。Skycom據稱是華為在香港註冊,用於處理伊朗事物的分支機構。起訴書稱,華為員工向合作的銀行機構謊稱,華為已出售所持有的Skycom股份。事實上,華為將股份賣給了自己。

惠特克說,通過謊稱Skycom是獨立於華為之外的一家公司,華為對外斷言它與伊朗的商業往來均遵從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這些虛假陳述使得與華為有業務往來的銀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違反了美國法律。其中一家銀行在短短四年之內幫助Skycom完成價值100萬美元的交易。

根據該起訴書,2017年,有一家銀行出於對風險的考量,單方面決定終止與華為的全球金融業務。但華為告訴其它銀行的版本是,華為選擇終止與該銀行的合作,因為其服務不到位,而非該銀行單方面終止與華為的合作。據信華為這麼做是為了維持和銀行的關係。

起訴書還提到一個「妨礙司法」的細節:2017年,當華為及其分支機構意識到美國當局對他們的刑事調查,華為有意將了解其伊朗業務的證人轉移到中國,超出美國當局的管轄範圍,並隱藏或毀壞留在美國的相關證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