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人黃向墨澳洲居留權被取消 中澳角力再升級

黃向墨被指多次向澳洲不同政黨捐款,與許多澳洲政客也有十分緊密的關係。
Image caption 黃向墨被指多次向澳洲不同政黨捐款,與許多澳洲政客也有十分緊密的關係。

澳大利亞媒體報道,當地政府正式拒絶中國富商黃向墨入籍澳洲的申請,同時撤消他的永久居民權,令外界擔心中澳的緊張關係再次升溫。

黃向墨被指與中國共產黨統戰部有聯繫,他多次向澳洲兩大政黨捐款,被當地媒體形容是中國干預澳洲的一個「核心人物」。

澳洲廣播公司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當地政府數個月前已經決定拒絶黃向墨的入籍申請,也取消了他的入境許可。黃向墨現時不在澳洲境內,澳洲內政部趁他外遊期間下達決定,他因此無法返回當地。

黃向墨2月8日發表聲明,稱澳大利亞政府對他永久居留權處理是依據偏見、毫無根據的"莫須有"猜測。

聲明說,針對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在相關文件中對他的質疑提出辯護稱,他擔任主席的"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以及此前擔任的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期間的有關言行,致力推動中國和平統一,完全符合澳大利亞外交政策和法律。

聲明說,ASIO的有關文件"也質疑我在中國的商業關係、親屬關係等可能構成威脅",容易被某國政府操縱,這種結論十分荒謬。

黃向墨的聲明提到了他多年來在澳大利亞的政治捐款。聲明說,"華人政治捐款,是依法參政",與他有關的所有政治捐款,都完全符合澳大利亞法律。聲明強調,"與我有關的所有政治捐款,都是應相關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懇求,並非我主動捐獻"。

澳洲九號台新聞(Nine News)早前報道指,負責處理移民申請的移民和邊防部(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以「品格原因」為由拒絶黃向墨的申請,也懷疑他在入藉面試期間向官員撒謊。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鄧森因為發揭發提醒黃向墨對方可能被澳洲情報部門監聽,被迫辭去國會議席。

黃向墨多年都受到澳洲情報部門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簡稱ASIO)關注。他被指借向澳洲最大的兩個政黨捐款,增加北京政府在當地的影響力。

其中,黃向墨據報向野工黨一名國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捐款。鄧森之後在2015年游說工黨副主席普利伯塞克(Tanya Plibersek)不要與香港泛民主派政黨公民黨前秘書長鄭宇碩見面。鄧森之後又被揭發提醒黃向墨,對方的電話可能被ASIO監聽,鄧森最終被迫辭去議員職務。

澳洲去年多次指控中國嘗試干預當地政治,又響應美國的呼籲限制當地電訊商使用中國通訊科技公司華為的產品。

持澳洲護照的知名時政評論人楊恆均早前在中國被拘留,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克里斯托弗·派恩(Christopher Pyne)表示,楊恆均目前受到「監視居住」。

法新社引述分析,指澳洲政府取消黃向墨在當地永久居民權的決定,可能令中澳關係再次緊張。但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認為,政府取消外國人永久居留權的事件「時有發生」,她不認為事件會影響中澳關係。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華為的業務受到多國制裁,其中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組成的五眼情報聯盟警惕華為技術進入西方5G網。

黃向墨是誰?

黃向墨2001年在深圳創辦玉湖集團,主要投資房地產。澳洲《悉尼晨鋒報》指出,他在這個時候「與其他中國富豪一樣」,與中國共產黨建立了密切的關係,但黃向墨否認。

他在2011年移居澳洲,並透過公司在新南威爾斯和昆士蘭等州份投資,興建房地產項目。他五年間多次向澳洲最大的兩個政黨捐款,合共270萬澳元(折合192萬美元)。

這讓他與澳洲政界建立了密切的關係。他2013年向悉尼科技大學捐款180萬澳元,成立澳中關係研究院(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並邀請澳洲前外長卡爾(Bob Carr)出任院長。

黃向墨在2015年出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榮譽會長。澳洲《時代報》(The Age)和《悉尼晨鋒報》分別報道,這個組織自稱是一個促進中澳關係發展的非牟利組織,但它的內部文件顯示它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的「澳洲分部」。

報道指出,這個組織在黃向墨出任榮譽會長期間,率領代表團到訪北京出席統戰部會議,獲得中國官方稱讚,並要求它繼續「結織盟友、取得國際支持」。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