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不一樣的節目:日本同志配偶興訟維權求婚姻平等

中島愛與蒂娜·鮑曼 圖片版權 Ai Nakajima
Image caption 中島愛與蒂娜·鮑曼已在德國註冊結婚,但日本不予承認。

日本13對同性伴侶決定在情人節這天狀告政府,索取象徵性的國家賠償,抗議日本法律不承認同性婚姻。

他們星期四(2月14日)分別在四座日本城市,向當地地方法院提訴。這群原告認為,日本法律禁止同性伴侶結婚,侵害其憲政權利。

一旦勝訴,日本當局日後將必須允許同性婚姻。

目前,日本是在七大工業國集團(G7)當中唯一不允許同性婚姻的國家。然而,一些民意調查顯示,日本民眾尤其是年青人強烈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很保守」的日本社會

40歲的中島愛與31歲德國人蒂娜·鮑曼(Tina Baumann)是其中一對參與訴訟的同性配偶。她們2011年在德國柏林相遇,曾在當地居住,後來移居日本。

然而,同性結合在這兩個國家面對著截然不同的待遇。中島愛稱,許多她的朋友都不敢公開自己的性取向,要瞞著家人其同性伴侶的存在。

中島愛對BBC記者說:「日本社會本質就是十分保守。」

自2015年起,首都東京的涉谷區戶政部門開始簽發「伴侶關係證明書」予同性伴侶,但此措施不等同於法律上承認同性婚姻,而只被視為推動企業平等對待不同性取向員工之手段。

中島女士說:「雖然大多數年青人支持同性婚姻,但是政客一般年紀較大,很不願意接受社會事物改變。」

她說:「我們已經做好凖備,一直告到最高裁判所。要是走這條路的話,那就得花五年以上。」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5年3月31日,增原裕子(中左)和東小雪(中右)成為第一對獲得東京都涉谷區政府頒發伴侶關係證明書證書的同性戀人。然而兩人在2017年12月宣佈離婚。

不被承認的德國婚書

中島愛與蒂娜·鮑曼在德國結婚,今年1月向目前定居的橫濱市戶政部門提交結婚申請書,以求核准其德國結婚記錄有效。但一如所料,橫濱市當局最終拒絶其申請。

鮑曼目前以學生身份居留日本,一旦畢業,她必須取得新的居留簽證。但作為同性夫婦,中島愛目前無法為鮑曼辦理家眷簽證。

鮑曼指出,這只是問題的開始。

「在德國,『出櫃』很容易,按照自己意願過自己的生活很容易。但在日本,不同性別的家庭崗位傳統明確。女人就得結婚生子,不少人依然認為女人當了母親就得停止工作。」

圖片版權 Ai Nakajima
Image caption 中島愛與鮑曼感受到日本與德國兩地同性夫婦生活的差異。

中島愛與鮑曼有許多朋友擔心被排擠,不敢在家人面前公開談自己的同性伴侶。

中島愛說:「那幾乎就像被流放,你生活的大小事都會被影響。比方說作為同性伴侶你要租房子,房東可能會拒絶。想買房子也可能申請不到房貸。」

「差不多做任何事情我們都會遇到問題。」

鮑曼說:「一些人批評我們,說我們就該搬到德國去,別在日本搗亂。」

她們最終還是決定要站出來,捍衛她們覺得更重要的權利。

「有希望」的漫漫長路

日本憲法第24條規定,婚姻必須在「兩性合意」的基礎下結合,據此政府一向將之詮釋為日本不允許同性婚姻。

代表這13對同性戀人的律師分別指出,憲法有關條文旨在防範強迫婚姻,並未禁止同性婚姻。

預料這次集體訴訟只是日本走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步,但活動人士已表明要長期抗爭,直到目標達成為止。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