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越南再會特朗普:無核化、對朝制裁及中國角色

, 圖片版權 AFP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將於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內舉行第二次會談。在去年六月新加坡會談帶來的多數關注轉變為懷疑與批評後,二人此次將面臨更高的要求。

在新加坡峰會上,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友好互動給很多人帶來了不小震撼。但隨後數月間,美國和朝鮮兩國間的關係不時反覆,關鍵問題無核化也缺乏進展。這種背景下到來的第二次特金會,美朝需要以更加具體的成果回應外界質疑。

在多番交鋒與會談中,兩國對彼此的要求早已清晰。美國希望朝鮮放棄核武器,朝鮮期待美國幫助放鬆國際制裁。在河內,全世界的目光將關注兩國為彼此作出怎樣的讓步。

與此同時,金正恩乘坐火車穿越中國抵達越南,這樣的選擇也在提醒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在美朝關係中扮演的角色。

特朗普會再一次宣告外交勝利嗎?

第一次特金會及朝鮮暫停核試驗一直是特朗普引以為豪的外交成就。在創造了美國歷史上最長時間政府停擺記錄後,越南會談給特朗普提供了一個突破內政困境的機會。

「目前事實上沒有任何成果,只要能在這個基礎上產生一些有實際意義的結果,特朗普就可以宣稱是外交勝利,」香港嶺南大學亞太研究中心主任張泊匯稱。

但面對這兩位極具個性又頗難預測的領導人,大多朝鮮問題專家對此次峰會並不樂觀。

「如果關心細節的話,第二次峰會肯定會讓人失望,」韓國世宗研究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賢向BBC中文表示。

「特朗普和金正恩是政治家,他們會拍照、握手、微笑,但過去幾個月間兩國沒有溝通。」 李成賢認為,雖然兩國近來重新開始互動,但對於無核化和制裁等重要問題,兩人見面前的談判時間「絶對不夠,所以我們不要期望太高」。

無核化問題能否取得進展?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河內街頭已經為迎接特金會做好凖備。

新加坡峰會上,金正恩向特朗普承諾,將「向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方向努力」。而在這之後,朝鮮多次被質疑繼續推進武器項目。

過去一年間,朝鮮已經宣佈廢除豐溪里核試驗場,且沒有進行任何核試驗及導彈試驗。

雖然朝鮮態度看似有了很大轉變,但美朝未向外界透露是否有具體去核時間表和路線圖,這不僅給朝鮮去核的誠意畫上了一個巨大的問號,也為之後的諸多反覆埋下了伏筆。

橫亘在美朝之間的是看似縮小但仍然嚴重的互不信任。在過去70年間,兩國的雙邊不信任積累已久,要想讓朝鮮放棄對他們最重要的戰略武器,絶不是兩次峰會可以解決的。也正是這個原因,李成賢斷定朝核問題今後仍有「很大問題」。

「很多西方媒體都誤讀了朝鮮的宣言,朝鮮並不說要單方面放棄(核武器),而是有條件放棄,」他說。「這是要看美國可以給他什麼東西,讓他一步一步,朝著完全無核化方向努力。」

而特朗普與金正恩都明白,這場會談需要更加詳細的成果清單。張泊匯告訴BBC中文,金正恩知道需要為特朗普作出一些具體讓步。「目前美國對朝鮮的策略對朝鮮是有利的,他也知道特朗普需要一些具體回報來維持現狀。」

至於具體會有哪些進展,他則表示目前情況下可以期待的最理想狀況便是「銷毀戰略導彈,停止現有濃縮核材料的活動」,但即便這樣,「事實上仍沒有涉及到朝鮮擁有核武器的事實,離無核化還很遠。」

美國會做哪些讓步?

圖片版權 Reuters

金正恩曾在2019年新年演說中明確表示,如果美國繼續提出單方面要求,不放鬆對朝制裁,朝鮮可能「不得不探索新的方向」。要想換取金正恩在去核問題上的具體進展,特朗普也需給予相應讓步。

去年在新加坡峰會上,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宣佈暫停韓美聯合軍演,讓其盟友及眾多觀察人士措手不及。這次峰會的回報應在此基礎上有所升級。

與許多專家一樣,李成賢與張泊匯認為,美朝兩國在河內達成《停戰宣言》的可能性較大。美國宣佈朝鮮戰爭結束極大利於朝鮮成為正常國家。但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事務中心(CSIS)朝鮮問題高級研究員特裏(Sue Mi Terry)警告稱,從長遠角度看,這會損害美國在盟友韓國駐軍的合理性。

在越南會談前,特朗普也提到了朝鮮一直要求的放鬆制裁問題。2月20日他在白宮表示,他願意「能夠取消制裁」,不過在此之前朝鮮需要作出「有意義的」行動。

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在2月22日表示,除非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所構成的危險出現「實質性減少」,否則美國不打算放鬆對朝制裁。

中國的角色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7年特朗普訪華,隨後中美關係卻經歷諸多波折。

在第一次特金會敲定後,金正恩於去年3月秘密訪華,讓當時陷入冰點的中朝關係迅速回暖。從去年到現在,金正恩已經四次訪問北京與習近平會談,每次時間點都在會見特朗普或韓國總統文在寅前後,且兩人之間的見面次數多於特朗普與文在寅。

然而每次習特會後,外界對兩國達成何種協議知之甚少,中國對朝鮮去核作出的努力並不為人所知。張泊匯指出,雖然中國不想讓核問題成為中美問題的負擔,但這種信息的不透明反而導致美國對中國「新的不信任」。

美朝談判,中國坐其成?

BBC中文駐美記者 馮兆音

第二次特金會在即,長期關注朝鮮半島問題的華盛頓智庫專家們顯得憂心忡忡。他們最大的噩夢是,下周在越南河內的會談中,特朗普政府會貿然決定從韓國撤軍,或是草率地與金正恩簽下正式結束朝鮮戰爭的和平協議,讓美國失去在朝鮮半島繼續駐軍的合法性。

讓美國政策專家們不安的另一點是,在美朝的談判拉鋸中,中國付出幾乎為零的代價就漁翁得利,或成中美朝當中最大的贏家。

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CSIS)的亞洲政策專家格林(Michael Green) 告訴我,中國對美朝談判起了一定的促進作用,包括一再警告朝鮮,繼續核試的後果嚴重。「然而,這是一個大寫的然而,北京從中收獲了極大的戰略優勢。」

首先,美朝談判期間,美國放棄對與朝鮮有商貿往來的中國商業公司、機構等進行二級制裁,相關的中國公司目前可免受制裁。

除此之外,北京收獲的更重大的戰略優勢在於,美國暫停與地區盟國的軍事演習,削弱了美國的盟友網絡。「這損害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卻正中北京的下懷。」格林說。

去年一月,「中國人的老朋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又譯季辛吉)在國會聽證時,反對北京一直倡議的「雙暫停」(「freeze for freeze」)倡議,即朝鮮暫停核武器及導彈項目,作為交換,美韓暫停軍事演習。但基辛格認為,「雙暫停」可能瓦解美國在亞洲的同盟,還讓朝鮮發展核武有了藉口。

「中國不僅從美朝談判中得利,還在搭便車,享受著美國營造的地區安全。」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的朝鮮問題專家車維德(Victor Cha)對BBC中文補充說。「中國目前沒有為半島無核化的未來做任何付出。」

他認為,目前所有談判壓力都在美國身上,相較之下,北京與平壤的關係在一度經歷緊張後,如今愈趨正常化,北京還可享受美朝談判期間的安定。車維德曾被認定為美國駐韓國大使的侯任人選,但傳因與白宮意見不合,任命其後被撤回。

第二次特金會將近,以上專家的擔憂在華府政策界有一定的代表性:一方面擔憂特朗普政府行差踏錯;另一方面,眼看北京獲利,心裏不是滋味。

另一方面,雖然中朝之間的關係迅速增進,但中美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巨大變化。2017年11月特朗普上任後首次訪華,12月在其首個國家安全戰略中將中國列為「戰略對手」,2018年與中國開啟了史上最大規模貿易戰。

在朝鮮與美國越來越接近的過程中,中國必然受到影響。張泊匯指出,從第一次特金會到現在,朝鮮問題在中美問題中的作用在下降,而這一改變是美國帶來的。

他表示,「以前美國的思路是解決朝鮮問題要靠壓力和制裁,因為朝鮮在經濟上依靠中國,中國的角色當然十分重要。今天美朝已經在對話了,而且問題解決主要依靠美朝。」

北京時間2月25日早晨,特朗普宣佈延長對中國加徵關稅的期限,稱兩國在貿易談判中取得「實質性進展」。而在前一天晚上,他還在推特上肯定習近平對特金會的支持。他表示,「中國最不想要的就是隔壁出現大規模核武器。中國和俄羅斯在(朝鮮)邊境實施的制裁起到了很大作用」。

「沒有美國,朝核問題不能解決,因為美國是朝鮮想要對話的對象;沒有中國,美國對朝鮮的影響力是有限,因為朝美之間缺乏信任,」李成賢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