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危機:中國、俄國、印度等六大國家選邊站隊背後的算計

習近平和馬杜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信委內瑞拉仍欠中國大約160億美元

過去一段時間,委內瑞拉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不僅引起全球矚目,也讓世界一分為二,兩大陣營日漸明顯。

反對派瓜伊多宣佈出任過渡總統之後,50多個國家步美國後塵,明確表態力挺。

但是,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其中包括一些距離遙遠、和委內瑞拉沒有任何歷史、商業關係的國家。

為什麼委內瑞拉會讓世界矚目?各國選邊站隊背後都有哪些考量?

中國:11位數,好大一筆錢

圖片版權 VCG
Image caption 瓜伊多努力打消各國對委內瑞拉償還債務能力的擔憂

中國對委內瑞拉的主要擔心好像是一個11位數。據信,中國曾經借給委內瑞拉政府超過500億美元。事實上,一些分析師估算,中國在委內瑞拉的投資已經超過670億美元。

在很多人懷疑委內瑞拉償還外債能力的時候,中國出手、成為馬杜羅政府的最大債主。但是,如果委內瑞拉違約,中國也可能損失最大。

不過,據信委內瑞拉已經償還欠中國債務當中的一大部分。

經濟諮詢、預測及分析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拉美事務專家卡洛斯·德蘇薩(Carlos de Sousa)告訴BBC,委內瑞拉仍然欠中國投資方至少160億美元。

他說,中國決定投資的出發點是戰略考慮。「委內瑞拉是已證實的世界上原油儲量最大的國家,中國向委內瑞拉投資、獲得原油供應保障的考量的確有道理,石油是中國經濟發展所必需的。」

但是,也有人對中國貸款貸頗感不安。

拉斯·達倫(Russ Dallen)是「加拉加斯資本市場」投資銀行的合伙人,上星期他對美國CNBC電視台表示,中國人擔心委內瑞拉反對派可能拒絶承認前總統查維斯時代欠下的外債,或者去尋找不償還的「法律漏洞」。

瓜伊多一直在試圖打消外界的顧慮。二月初,他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表示,委內瑞拉政府將嚴格遵守法律和國際義務,尊重「與中國簽訂的所有協議」。

委內瑞拉危機爆發以來,中國政府表示支持馬杜羅,但是北京官方也表示,他們與各方保持「密切溝通」。有觀察人士認為,這表明,中國主要的擔心是經濟、而不是政治。

俄國:「可算輪到我來煩你了!」

圖片版權 Sasha Mordovets
Image caption 俄國在委內瑞拉也有經濟、地緣政治利益

委內瑞拉局勢也是俄國媒體中的重頭戲,俄國人密切關注委內瑞拉動態。總統普京公開表示力挺馬杜羅。

德蘇薩認為,從地緣政治意義來看,委內瑞拉對俄國相當重要。俄國感覺自己傳統的朋友圈受到威脅,保持和委內瑞拉的關係有可能抗衡美國的影響。

德蘇薩還說,「在烏克蘭問題上和美國的衝撞讓俄國很惱火,普京在委內瑞拉問題上採取同樣的手法,回報美國。」

「俄國要對美國喊話:現在輪到我來煩你、干擾你在你家『後院』利益的時候了。」

但是在俄國,委內瑞拉局勢也引發了一場有關內政和外交的辯論。

BBC俄語主編法米爾·伊斯梅爾洛夫(Famil Ismailov)說,「通常情況下,俄國人已經厭倦了幫助外國政府,比如敘利亞和委內瑞拉,而不是把錢投入國內。但是,俄國政府有非常強大的內部宣傳機器。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發現,俄國官方媒體高調報道委內瑞拉支持馬杜羅的示威遊行,質疑反對派收獲的支持。

德蘇薩說,俄國的經濟利益非常明顯,「莫斯科已經以貸款、直接投資等方式投入了大約100億美元。」

有分析人士估計,這一數字可能高達170億美元。德蘇薩說,俄國認為,委內瑞拉原油產出下跌、經濟衰退,這是「抄底」的好機會。

但是,也有俄國議員表示擔心,質疑能否收回投入委內瑞拉的資金和貸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大國密切注視著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其中包括中國和俄國

伊斯梅爾洛夫認為,收回委內瑞拉貸款的希望不大。他說,「俄國對一個國家投資,動機是政治,而不是經濟。給了委內瑞拉的錢拿不回來了,但是,這等於付錢給委內瑞拉、收獲對俄國的支持。」

他還說,「對俄國政府來說,俄國面臨制裁,但仍能繼續擔當超級大國的角色、和友邦保持關係,對俄國來說,這很重要,這筆錢花的值。」

但是,德蘇薩認為,俄國有可能收回對馬杜羅政府投資的一半。他說,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從俄國國家石油公司Rosneft獲得60億美元貸款,委方已經償還一半,「另一半可能永遠也拿不回來了。」

「但是依我看,Rosneft並沒有損失掉在委內瑞拉南部油田的直接投資,因為委內瑞拉反對派已經表示,他們今後仍會與中國、俄國做生意。」

伊朗:「凡是美國支持的我就反對」

圖片版權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馬杜羅和魯哈尼保持了各自前任查維斯和艾哈邁德內賈德建立的雙邊關係

伊朗和委內瑞拉之間遠隔千山萬水,具體講,12000公里,但是,套用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斯一句話,兩國之間的關係是「神聖的」。

以美國為首的一批國家表態支持承認瓜伊多是過渡總統之後,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國家說這是針對馬杜羅總統的"政變企圖",伊朗就是其中之一。

查維斯執政後期,伊朗和委內瑞拉兩國關係開始升溫,查維斯和時任伊朗總統艾哈邁德內賈德成了"哥們"。自此之後,兩國領導人多次互訪。現在伊朗政府支持委內瑞拉,是出於「凡是美國支持的、我們一定反對」的戰略,BBC波斯語編輯卡利利(Ebrahim Khalili)解釋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

伊朗和拉美其它兩個國家玻利維亞和古巴關係密切,也可以被看作同一邏輯的體現,不過在伊朗,"馬杜羅名氣更大,因為他能讓伊朗人聯想起自己國家的問題。"卡利利說,改革派媒體認為,伊朗必須汲取委內瑞拉的教訓,如果採用和馬杜羅一樣的手段、比如壓制,伊朗的下場會和委內瑞拉一樣。

事實上,2017年伊朗總統大選期間,委內瑞拉是一個重要的辯論話題,以至於波斯語中新增了一個詞,"委內瑞拉化"。卡利利解釋說,這個詞的意思是,"跌入和委內瑞拉一樣的經濟困境"。

土耳其:9億美元的黃金?

圖片版權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埃爾多安去年前往加拉加斯,這是土耳其領導人第一次正式訪問委內瑞拉

在土耳其,馬杜羅也是家喻戶曉的名字。去年九月,馬杜羅在伊斯坦布爾一家豪華餐廳大吃大喝的視頻爆紅互聯網,引發巨大爭議。委內瑞拉國人食難果腹,自詡社會主義的領導人怎麼這樣奢侈?

那是2016年以來委內瑞拉領導人第四次訪問土耳其,是年,兩國關係開始漸入蜜月期。同年,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經歷未遂政變,馬杜羅是率先發聲支持的國家領導人之一。

土耳其是北約成員,按理說應該是美國的盟友,但是,土耳其和特朗普政府的關係陷入低谷,過節之一是兩國對敘利亞問題的態度大相徑庭。

埃爾多安明確表態,堅決支持馬杜羅,並對美國提出批評。

土耳其議會內有一個小組,專門打理土耳其、委內瑞拉的「友好關係」,該小組的主任蘇雷克里(Kerem Ali Surekli)出自埃爾多安領導的執政黨,他說,土耳其和委內瑞拉都「曾經歷和抵抗外部干預」。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德蘇薩說,土耳其是重要珠寶出產國,也是世界最大的黃金進口國之一。去年以來,土耳其通過進口委內瑞拉黃金成為委內瑞拉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之一。「原油產量快速下降,委內瑞拉政府把開採黃金看作另一條出路。」

去年,委內瑞拉對土耳其的黃金出口總額逼近9億美元,這一數字超過2013到2017年間兩國之間的貿易總額。

美國說,委內瑞拉黃金部分流入伊朗,破壞了制裁。但是,土耳其否認與此有關。

印度:石油漲價怎麼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是世界第三大原油買主

委內瑞拉局勢雖然在印度媒體上並沒有成為頭條新聞,但是印度商業圈也在密切關注。據估計,過去十年間,印度是世界第二、或者第三大(取決於用哪種方式來統計)委內瑞拉原油進口國。

過去幾個星期,部分觀察人士提出,印度可能成為挽救馬杜羅政府的「一劑良藥」。

美國曾經是委內瑞拉原油的首要目的地,但是,一月底,美國宣佈制裁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不過,印度要想填補美國留下的空缺,仍然存在幾大障礙。

委內瑞拉出產的多為超重油,出口前需要經過稀釋劑處理,但是稀釋劑也在美國制裁清單之內。

印度智庫、印度國際關係研究委員會的能源和環境問題專家班達利(Amit Bhandari)說,印度有兩家具備加工超重油能力的煉油廠,但是這兩家煉油廠都是私營的,相比國營企業更可能遵守美國的制裁。

他說,美國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之一,在印度投資的企業中有許多是美國公司;而且印度和美國都是民主國家,有同樣的價值觀。

委內瑞拉石油部長、PDVSA主席克維多(Manuel Quevedo)最近曾經訪問印度,他說,和印度的會談「富有成效」。但是,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發推特警告說,「支持馬杜羅盜取委內瑞拉資源的國家和公司不會被忘記。」

班達利說,印度最大的擔心是,委內瑞拉危機會催漲原油價格。繼美國和中國之後,印度是世界上第三大原油進口國。

津巴布韋:"非洲版委內瑞拉"惺惺相惜?

圖片版權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津巴布韋和委內瑞拉都經歷過通貨膨脹如日中天

關注委內瑞拉的國家出發點並不全是經濟或者地緣政治利益。津巴布韋也許並不是重要貿易伙伴,但是,委內瑞拉的危機在津巴布韋人當中引發強烈共鳴。

BBC駐津巴布韋記者恩約卡(Shingai Nyoka)說,這兩個國家都曾繁榮、富有,都曾有個性十足的領導人—查維斯和穆加貝,他們都曾不屈從西方。2008年,津巴布韋經歷有史以來第二嚴重的惡性通脹,Hans-Kurs通膨表顯示,每個月物價上漲達到百分之796億。

津巴布韋媒體也在密切跟蹤委內瑞拉局勢的變化,恩約卡說,兩國有許多類似的經濟和政治問題,惡性通脹、食品短缺、政府和西方對著幹,馬杜羅和穆加貝都曾指責"帝國主義"造成了他們國家的悲慘境遇。

記者說,有些人稱津巴布韋為"非洲的委內瑞拉"。但是津巴布韋人對委內瑞拉局勢的看法不盡相同。

有人認為,津巴布韋可以成為馬杜羅的警鐘:修理好一個破碎的國家並非易事;但是,現總統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的支持者認為,「盯著委內瑞拉石油的國家策劃陰謀,馬杜羅是受害者」。姆南加古瓦也是在政變之後掌權的。

BBC記者恩約卡說,他們認為,和津巴布韋一樣,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也是制裁和破壞造成的。

在他們眼裏,馬杜羅是在為委內瑞拉抗衡西方付出代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