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會三號權勢人物性侵定罪的前前後後

喬治·佩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月26日佩爾離開澳大利亞法庭。有關他性侵的第二個案件證據不足撤訴,讓此前的性侵案件得以公之於眾。

天主教會神職人員的性侵醜聞,近年來時常出現在西方大小媒體的報道中。最新一起案件的主角,是在梵蒂岡掌握財政大權的澳大利亞樞機主教喬治·佩爾(George Pell)。

周三(2月27日),澳大利亞法庭駁回了喬治·佩爾的假釋申請,他必須在拘押所等待3月中旬的宣判。此前一天,他被裁定性侵罪名成立的消息震驚世界。自此,他成為天主教會在性侵醜聞中落馬的最高級別神職人員。

媒體對這一消息的集中報道,不僅僅因為他曾經位高權重,也因為此前出於法律原因,有關他涉嫌性侵案件的報道受到澳大利亞法庭禁令的約束。

案件始末

陪審團認定,佩爾在1996年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一個教堂裏,性侵了兩個唱詩班男童。

控方表示,1996年,剛剛晉升墨爾本大主教的佩爾抓住這兩個偷喝聖酒的13歲男童,對一人實施性侵,並猥褻另一人。

BBC在澳大利亞記者海威爾·格里菲斯(Hywel Griffith)報道說,佩爾在法庭上帶著筆記本,邊聽邊寫,但是臉上沒有露出任何情緒。

「當法庭中提及他在1996年如何向這兩個男童施暴,將自己的大主教袍子脫到一邊暴露自己時,他也沒有任何反應。」

這兩名受害人中,一人已經於2014年死亡,另一人如今已經30多歲。

這位受害人周二(26日)發表聲明,說案件給他造成很大壓力,而且「還沒有結束」。他說,這樣的受害經歷讓他感到「恥辱、孤獨、抑鬱和掙扎」。

「像很多倖存者一樣,我在多年以後才認識到性侵對我一生的影響。」

佩爾仍然堅持自己是清白無辜的,將對裁決提出上訴。

大權在握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08年7月,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右)與澳大利亞紅衣主教喬治·佩爾參加世界青年日。

佩爾,現年77歲,2014年被任命為梵蒂岡的經濟總管,因此也被廣泛認為是羅馬天主教會第三號大權在握的人物。

佩爾1941年出生在澳大利亞墨爾本附近的巴拉拉特市,少年時代熱愛橄欖球運動,曾與橄欖球俱樂部簽約,但後來轉而成為神職人員。

1960年他開始就讀神學,1966年獲得英國牛津大學教會史博士學位。

他一直堅持天主教應該遵循傳統價值觀,對同性婚姻、墮胎和避孕等問題持非常保守的態度,也經常宣講神職人員應該禁慾。

2003年,教宗約望·保祿二世任命了31位樞機主教,佩爾是其中之一。

他也是天主教會2005年選定教宗本篤十六世以及2013年選定教宗方濟各的樞機主教「選舉團」成員。

2014年,他從澳大利亞被提拔到羅馬,負責整頓梵蒂岡的財政。

在他自己面對性侵指控之前,他被指掩蓋教會神職人員性侵兒童的行為。

報道禁令

2017年6月,澳大利亞警方指控佩爾涉嫌「多年前、多次」性侵男童。佩爾隨即矢口否認。

聆訊期間,佩爾在法庭外成為媒體爭相報道的對象。而正是這一期間,法庭聆訊首次披露了佩爾面臨1970年代和1990年代不同的性侵指控。在此情形下,法官下令這兩個不同的案子都進入審訊階段。

為了不讓先開審的案件對第二宗案件造成影響,2018年5月法官下令禁止媒體報道對他的審判。

第二宗案件因證據不足撤訴,報道禁令也隨之解除。

雖然澳大利亞各大媒體基本都遵守法庭的報道禁令,但是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時代,佩爾涉嫌性侵的案件實際上廣為人知。他成為澳大利亞媒體和公眾心知肚明卻避而不提的人物。

澳大利亞有些媒體對法庭的報道禁令也不乏批評的聲音,有的甚至在頭版刊登社論,直指禁止報道的弊端卻避提他的名字。

墨爾本《先驅太陽報》(Herald Sun)就曾刊登報道,標題為「此條消息經過審查」。報道說:「本報不准刊登這一重要新聞,但相信我們,這是一個你應該讀的故事。」

澳大利亞《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稱對他的審訊是全國最大的新聞,「可怕的罪行。這個人有罪。但是我們不能公之於眾。」

性侵醜聞

過去幾十年來,從澳大利亞的鄉間小鎮到愛爾蘭的中小學校,再到美國各地,天主教會神職人員面對的性侵指稱可謂一浪高過一浪,到2018年更呈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涉及位高權重者的性侵案件以及公開聆訊中的受害者親身證詞,讓神職人員性侵問題不斷成為媒體的頭條新聞。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梵蒂岡舉行「保護教會未成年人」峰會期間,教宗方濟各在禱告。

就在澳大利亞樞機主教佩爾因性侵定罪十天前,才剛剛出現了另一則震驚世界的消息:美國退休的樞機主教希爾多·麥卡利克(Theodore McCarrick )因50多年前的性侵指稱被削免了聖職。

他是現代歷史上被免去聖職的最高級別天主教神職人員,也是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性侵案件中級別最高的一位。然而,佩爾的定罪,對梵蒂岡造成的影響更加巨大。

  • 2018年10月曝光的一份報告透露,在1946至2014年間,超過3600名兒童在德國受到天主教神職人員的侵犯。
  • 同年8月,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陪審團在一份報告中詳細列出了天主教會性侵情況,超過300多個神職人員被點名。
  • 該報告發現,在過去70年中,有1000多個兒童被賓州6個教區的神職人員性侵。
  • 2018年6月,梵蒂岡法庭判決,前駐外使節卡洛·阿爾伯特·卡佩拉手機中載有兒童受虐的淫穢圖片和視頻,被判刑5年。
  • 2018年5月,面對多宗性侵指稱以及教會成員「官官相護」的指稱,智利全國34名主教全部向教宗提交辭呈。

面對如此眾多的性侵兒童醜聞,梵蒂岡2月21-24日召開了「保護教會未成年人」峰會。評論人士認為,峰會本身說明教會對性侵問題非常重視的同時,也反映出過去多年神職人員性侵未成年人問題的嚴重性。

教宗方濟各譴責教會神職人員性侵行為,說這要比社會其他領域的同類事件性質更為惡劣,將之與歷史上宗教祭殺兒童相提並論。

正如參加峰會的一位樞機主教所說:在性侵事件中,有權勢的人把手伸向了為天主獻身的人,甚至最弱勢和最脆弱的人。

佩爾被定罪後,澳大利亞總理司各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說:這一案件顯示,在澳大利亞沒有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他還向所有曾經遭遇性侵的受害者喊話:「希望你們知道,我們此刻心裏在想著你們,你們身邊是有人關愛你們的。你們並不孤單,我們會一直陪著你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