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逾千海龜大案揭示全球第四大非法貿易

Turtles found at the NAIA 圖片版權 Bureau of Customs NAIA/Facebook
Image caption 菲律賓機場截獲超過1500隻活龜,其中既有紅色易危物種名單中的海龜,也有兇猛的入侵物種巴西龜。

菲律賓機場截獲超過1500隻活龜,揭示出世界上繼毒品、軍火和人口之外的第四大暴利的野生動物非法貿易中龜市場的冰山一角。

2019年3月初,菲律賓警方在馬尼拉機場查獲了超過1500多只用膠帶包裹的活海龜和陸龜,價值超過450萬比索(約等於6萬英鎊,或者約8.7萬美元)。

這些爬行動物是在4件無人認領的行李中找到。警方估計,攜帶這些野生動物者可能擔心無法通過海關檢查而放棄了這批野生動物。

一旦被抓,走私這批野生動物者可能面臨兩年監禁和高達20萬比索的罰款。

海龜和陸龜已經在地球上生存了長達2.2億年,但對其中許多物種來說,目前生存形勢非常嚴峻。

上世紀90年代中國廣東水產資源保護站的數據稱,過去南海約有海龜1.6萬至4.6萬隻,如今中國南海,人們能見到的海龜幾乎絶跡。

中國龜市場需求巨大,野生龜類的走私在中國也利潤巨大。

龜類走私還給中港台帶來物種入侵環境破壞及疾病傳播問題。

贓物清點和來龍去脈

近年來,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滋生了幾條主要面向中國的走私網絡。這次在菲律賓截獲的小海龜最終目的地尚不明確,但亞洲主要的非法海龜交易與中國市場有關。

在菲律賓尼諾伊阿基諾國際機場到達區,在4件無人認領的行李中,共發現了1529隻種不同種類的海龜。

其中一些海龜是蘇卡達陸龜。這種海龜名列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易危物種名單中。此外,還有些是在中國大陸與台灣被認為是對當地天然龜類物種威脅性巨大的紅耳龜(又名巴西龜)。

菲律賓海關表示,這些爬行動物可能是一名菲律賓乘客留下的,他乘坐的是菲律賓航空公司從香港起飛的航班。

圖片版權 Bureau of Customs NAIA/Facebook
Image caption 因為中日韓等亞洲地區龜在文化、飲食、藥材、寵物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市場需求巨大,因此也存在利潤巨大的非法貿易。

在亞洲,市場很大,需求旺盛,龜的價格水漲船高。有時它們被當作異國情調的寵物飼養,有時被用作傳統醫學的藥材,也在亞洲部分地區作為一種美味。龜肉被一些人認為是春藥,龜骨和殼可以用於醫藥。

不久前,馬來西亞海事機構截獲的一艘船,試圖將3300隻被世界自然基金會列為十大瀕危物種之列的豬鼻龜走私到該國。

中國海龜的瀕危和龜市場

全球野生動物非法貿易每年利潤高達數百億美元。野生海龜、陸龜非法交易也屬於其中一部分。

由於人類大規模捕殺和天然環境受到破壞,很多種類的野生海龜和陸龜數量大幅下降,進入瀕危或易危物種行列。

海洋保護人士稱,在現存的7種海龜中,有6種瀕臨滅絶,佔到了海龜種數的86%,並且在進一步減少,科學家呼籲保護、拯救這些海龜。

雖然中國已經將海龜列為二級保護動物,但因為大規模捕殺、寵物和藥材市場需求,海龜數量逐年減少,而亞洲海龜貿易目的地主要仍在中國。

環保人士指出,瀕危動物海龜面臨著人類和環境的多重威脅,但降低中國買家的需求很可能是最有效的拯救方案。

物種入侵

圖片版權 Bureau of Customs NAIA/Facebook
Image caption 走私者將小龜放在盒子裏,然後裝在箱子裏面。

隨著經濟迅速發展,亞洲特別是中國對龜的需求量巨大。作為寵物、食材、藥材,乃至放生動物,龜在中國市場巨大。

原產地美國和墨西哥的巴西龜因為生存力強、繁殖快、缺少天敵和凶狠捕食能力,名列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最危險外來入侵物種。它在原產地美國被禁止交易,歐盟和多個國家禁止進口。

但中國大陸自從上世紀80年代從香港引入後,養殖場大規模企業養殖和個人作為寵物養殖。

如同在台灣一樣,因為放生和逃逸,巴西龜現在已經遍布中國大陸南北和台灣各地,成為最普遍的龜種,而中國的中華龜等本土野生烏龜已經在很多地方變得罕見甚至絶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