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特朗普金正恩河內會談後 朝美峰會並未死去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的二次峰會在越南首都河內中途談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2019年2月28日中午,世人矚目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的二次峰會在越南首都河內中途談崩,特朗普提前結束會談,空著雙手,沒有宣言或協議,按他早年信條「轉身而去」。此事引發國際問題評論家和關注半島局勢的公眾的焦慮:朝美會談是否已遭遇重大挫折?

回顧會談前後細節和諸多事態發展,對朝美會談及有關大局進行檢視,應該說,朝美會談並未失控,而目前局面仍處於隨時轉向利好的境況。

2月28日中午,因為會談中出現意外事由,特朗普取消了原定與金正恩及朝方的工作午餐,並提前兩小時,在下午兩點舉行記者會,正式宣佈會談破裂。特朗普解釋會談破裂的理由為:「朝方要求取消(全部)制裁」,而美方無法接受。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延續了新加坡會談以來的基調:會談非常好,對金表示高度評價。朝方在凌晨時分舉行的記者會則針鋒相對地指出,朝方並未要求全部取消制裁,言外之意,特朗普對會談失敗的解釋有意誤導輿論,但朝方並未進一步說明會談何以破裂。

會談失敗與談判風格

結合事後媒體披露,導致本次會談失敗的直接原因在於特朗普的獨特談判技巧運用,也可以說弄巧成拙。按慣例,元首會談,事前雙方各級工作會談已完畢,元首會晤,無外乎就最重大問題,關涉到未來方向的框架和概念進行直接溝通,然後就是簽署協議,享受聚光燈的榮耀。此次河內「特金會」,世人均以為將在新加坡會晤基礎上取得具體成果,質言之,就是朝方公布去核路線圖,承諾實質性措施,而美方取消部分制裁。

問題在於,此前的工作會談,美朝均圍繞朝鮮註明的寧邊核設施展開;而會晤中,特朗普顯示美國資源,突然提出美方情報機構掌握的另一個大型核設施,希望將此事納入談判賬面。而朝方顯然對此毫無凖備,因此拒絶接受此一議題;談判因此崩盤。

特朗普早年從事商業和媒體活動時曾撰寫和出版暢銷書《交易的藝術》,其中最著名的一條,也是他競選期間和就任後常掛在嘴邊的,就是「沒有好的交易,寧願轉身走開」。通過拋出撒手鐧材料試圖讓對手心理失衡,從而掌握談判主動權,進而爭取有利條件,並把新議題納入未來談判。特朗普在會談中的舉動與其常洋洋自得的談判技巧毫無二致,而朝方雖一時失衡,但採取了保守的態度,即對美方節外生枝絶不接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金正恩攜保鏢隊伍現身越南

值得注意的是,事後特朗普反覆說明談判進展很好,意思是,原有議題會談順利,而同時,他對於拋出超出對方意外的絶招和斷然走開視為得意之筆。而朝方防守性的姿態也同樣表達了對會談的誠意和堅持。直接一點說,就是並不因為會談崩盤而對會談本身轉變態度。雙方態度均是如此。這是觀察和判斷此次會談失敗後朝核與半島局勢的不可忽略的基本點。

是否需要繼續會談?

河內會談破裂,但無論就各自國內政治生態,或兩位領導人個人的政治抱負和需求而言,美朝關係自2018年以來的大局並未改變。簡言之,雙方仍迫切需要繼續會談進程,以期達成突破性成果。此點是必須看清的。

特朗普上台後的2017年,美國對於朝鮮核武和導彈試驗採取傳統而加碼的制裁和壓制路線,此舉激發朝方更大對抗意志。在當時朝核問題已沒有有效對話渠道的條件下,美朝之間玩的「誰先眨眼遊戲」幾乎把半島帶到核站和大戰的邊緣。就此點而言,雖然目前朝美會談何時能實現局勢期待的半島無核化尚遙遙無期,但最起碼,2018年以來,特別是新加坡「特金會」之後,雙方實現了包括史無前例的元首會談在內的多層級直接對話,初步建立了起碼的互信和危機管控體制。這樣的成果固然為朝鮮避免了卡扎菲利比亞和薩達姆伊拉克式的覆亡危機,同時也為美國解了套。

這是符合全球和地區利益的,也是雙方在不能短期解決問題條件下的最優僵局。同時,這既是可見可感的,也是意義重大的戰略性突破。雖然本次河內會談未能達成突破,但雙方事後的言論和表態都很清晰:雙方無意廢除或破壞已有的談判機制,更不要回到2017年那樣的凖攤牌局面。雙方也不願意投注巨大內外資源的會談機制因此而受損。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金正恩到越南為甚麼是坐火車,而不是飛機?

除當場表示會談很好之外,特朗普在回國後又採取了兩項重大政策舉措。首先,美國宣佈凍結在朝鮮半島進行多年的年度大型聯合軍事演習,也就是每年都令雙方劍拔弩張的「關鍵決心」演習與「禿鷲」演習(有翻譯為「鷂鷹」演習),改為較小分隊的分散演練;前者為年度春季帶部分實兵驗證的司令部演習,即美韓半島全面作戰計劃演習,以便根據年度情況變化修改總體作戰計劃;後者為火力展示演習,意在訓練美韓聯合作戰部隊的火力投送,並借機向朝鮮進行可見威懾。

其次,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在返國的途中,即在「空軍一號」專機上與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就是美朝2018會談的中間人通話,通報情況,表明後續談判決心,同時邀請文在寅與金正恩聯繫,從中進行調停。此外,國務卿蓬佩奧向媒體表示,美朝較低級別的會談仍在進行。值得補充的是,對於文在寅來說,作為中間人和發起者,美朝會談的成敗與其個人政治成敗已經緊密捆綁。

對於特朗普個人來說,朝核問題是繼廢除全民醫保、打敗所謂的「伊斯蘭國」(IS)、減稅和重開貿易談判之外最重大的政策議題,也是其以2020連任競選為導向的政策體系的核心任務。上任以來充滿爭議,並且最近在邊界牆預算問題上遭遇重大挫折的特朗普是一個以任務為導向的總統。他不顧各種非議而能贏得部分支持者歡心,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的任務能力,而半島核問題是他視為自身任務能力的試金石。他無法承受談判徹底失敗,局勢重回2017年緊張狀態的國內政治後果。

質言之,對於美國,不能重回半島隨時必須開戰的危險局面,甚至面臨本土核打擊威脅;對於特朗普這樣的以年度「小目標」傲立於政壇的人來說,如果美朝會談這樣如此具有徹底特朗普色彩的項目完全失敗,資源付諸東流,那很可能意味著共和黨內支持鬆動,從而葬送2020連任夢。因此,美國和特朗普都需要繼續美朝會談,並盡快取得階段性成果。

朝鮮目前的得失

自2018年2月借平昌冬運會展開和平攻勢以來,從與文在寅的三八線會晤,文在寅訪朝,到新加坡「特金會」,朝鮮領導人實現了前所未有的美朝及南北關係突破,初步打破了幾年來因國際制裁而導致的外交孤立局面。在這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外交動作中,金正恩體現了出人意外的靈活性,使半島局勢峰迴路轉,朝核問題在零點之前實現逆轉。這一過程令諸多觀察家驚嘆,然而,如果回到更基本的層面考察,人們不難發現,迄今為止的進程,雖取得了不小的珍貴成果,但距朝鮮解決自身迫切需要的根本問題仍有很遠距離。

回到事情的起點才能看清朝鮮目前的得失。金正恩在2018年初的突然變招,實在是出於兩個基本的現實壓力:第一,美朝對立加劇帶來的戰爭威脅;第二,國際制裁對朝鮮整體經濟、產業和社會造成的危機。從這兩點看,雖然外交轉軌使戰爭危險得以懸擱,但由於美國採取沒有實質進展不會放棄制裁的針對性壓力政策,隨著時間遷延,朝鮮內部的困難和壓力其實有增無減。

據路透社上個月報道,隨著春荒來臨,歷來缺糧的朝鮮今春糧食缺口將達140萬噸。而由於長期國際制裁,朝鮮在發電、鋼鐵和機械製造,乃至日用品生產方面,都已陷入絶境;而由於出口和國際金融活動的禁制,朝鮮出口幾乎停頓,凡此種種,所造成的國內困難,雖由於信息封鎖而外界難以進行凖確評估,但證諸零星的有關報道,其巨大的摧毀性破壞力是可以想像的。

換言之,對於美朝會談,朝方的基本目標是逐步取消制裁,以便緩解國內經濟和社會壓力,為經濟政策轉軌爭取必要的國際環境與資源。而要實現這一點,則必須與美國達成談判突破。這是為何河內會談崩盤後朝方竭力表示出委屈姿態,並為進一步談判放出系列「好話」。

同時,也應該看到,對於美朝會談,特朗普雖然目前是蜜糖為主,講盡讚揚之詞,但特朗普的戲劇性執政風格根本不能排除,如其感到談判無望,2017式的聲稱要讓平壤嘗嘗美國「憤怒與火焰」的軍事威脅局面,隨時隨地會重演。朝鮮的政策無論怎樣變化,對於這一點是不願意看到的。一旦如此,則不僅是特朗普的失敗,也是朝鮮政策的徹底失敗,而到那時,會面臨怎樣的危機局面,是否還會有轉圜的狹窄餘地,這恐怕不是金正恩及朝鮮領導層願意賭博的。

小國大國博弈和「特金會」的未來

另外,有一點也是必須重覆指出的:在小國與大國的博弈中,大國即使一時心意不遂,也只是癬疥之疾;而對於小國來說,雖然竭盡心力,著著領先,彷彿一路眼花繚亂,但只要一招不慎,最後往往意味著身死國滅,國破家亡的可悲結局。因為,歸根結底,國際博弈畢竟是實力和本錢的遊戲,而小國並沒有這樣的實力和本錢。對此,對於卡扎菲和薩達姆的覆轍,朝鮮領導者恐怕心知肚明,而觀察者也不能毫無覺悟。

總結來說,朝美河內會談失敗了,但會談的機制還在運作,對於雙方會談的現實必要性有增無減,因此,儘管實現終極目標的道路無比遙遠,但鑒於上述基本認識,就可以比較清晰前瞻美朝會談及「特金會」的未來。河內會談前,特朗普在登上「空軍一號」出發前,曾向記者表示,這此「特金會」不會是最後一次,以後他會經常跟朝鮮領導人見面,儼然把金正恩形容為「我的最好朋友」一類。河內會談崩盤後,他絲毫沒有關於棄絶與金會談的言論。當他說「朝鮮沒有凖備好」,這話也埋下了當朝鮮「凖備好」隨時再談的可能。而金正恩歸途中甚至放話,他願意再次與特朗普重開峰會,即前面沒談好不算,可以重新開談。

關於河會峰會的直接和含蓄陳述是雙方現實政策需要的體現。但只要簡單回顧新加坡峰會之前的取消和繼續談遊戲,人們不應忽略,美朝現任領導者的戲劇化外交風格也是展望未來走勢很重要的指標。他們習慣於採用神秘主義的多邊外交手法,或者,用坊間通俗的話來說,千萬不要低估兩個超級「戲精」可能帶給你的驚喜!

有一件事是清楚的——雙方目前都看重會談機制,都沒有把實現無核化的終極目標當作現實的談判目標。因此,下一步美朝會談接續河內斷章之處也是非常清晰——朝鮮做出某些棄核實質承諾,比如,繼續凍結核武和導彈試驗,停止濃縮鈾加工等業務,開放寧邊核設施的國際監察,遞交部分重要核研究人事和技術資料,承諾嚴格遵循核不擴散凖則等;美方則取消部分制裁,並啟動部分對朝經濟和產業國際投資。然後,雙方在此基礎上籤署半島和平協定,繼續進行棄核的終極談判。諸如此類。

這些目標在朝鮮是可以做到,也是出於維持談判必須做到的。也可以說,對其作為實際核武擁有國的地位並無實質損害,卻可能給多年惡化的半島局勢帶來真正有意義的緩解。同時,對於美國和特朗普來說,這也意味著他取得了前任總統們望塵莫及的外交突破,真正實現了朝鮮棄核「可靠、可核查和不可逆」的進展。

總之,在現實迫切需要的推動下,為追求和實現這些觸手可及的目標——實現朝鮮核武局勢凍結,朝方做出實質讓步,並承諾不擴散,而美國解除事關民生和國家財政的主要制裁,為此,特金會3.0隨時上演,這是完全可能的。假如事態真這樣演變,人們千萬不要感到意外。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