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公民被捕與華為孟晚舟案,司法與政治如何博弈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弗去年12月被捕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弗去年12月被捕

中國官方周一對兩名被拘留的加拿大公民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指控透露更多細節,說兩人「竊取、刺探國家秘密和情報」。而就在兩天前,加拿大政府宣佈開啟對華為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孟晚舟隨後反訴加拿大政府,指控其在逮捕她時侵犯了她的憲法權利。

幾個案件同時上演,令觀察者認為,司法審判與政治博弈交織。路將走向何方?

中國的指控是什麼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John Kovrig)和斯帕弗(Spavor Michael Peter Todd)於2018年12月分別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和遼寧省丹東市國家安全局審查。

周一,隸屬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的中國長安網引述「有關部門」,稱康明凱涉嫌「竊取、刺探國家秘密和情報」,案件的偵查工作「已取得重要進展」。但報導並沒有提及進展為何,也沒有說明何時啟動司法程序。

報道稱,康明凱自2017年以來,經常持普通護照和商務簽證入境,通過中國境內的關係人,竊取、刺探中國敏感信息和情報。而康明凱的重要情報關係人即是斯帕弗。斯帕弗住在與朝鮮接壤的中國丹東市。他與朝鮮政權關係密切,曾將外國投資者帶到朝鮮參加巡迴演出。

康明凱在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CG)工作。ICG表示,已經獲知周一的報導,但「沒有聽到任何關於對同事康明凱提出指控的官方消息。」

該組織的一位發言人說,康明凱為危機組織所做的工作「完全透明、公開,所有跟進他工作的人都可以證明。對他的指控既不清晰也無根據,因此毫不合理,且無公平可言。」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

下一步司法程序是什麼

中國著名刑事辯護律師莫少平對BBC中文說,對康明凱的詳細指控表示此案進入了中國刑事案件的第一階段,即偵查階段。

在中國,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由安全局負責偵查工作。涉案人在被檢查機關批准逮捕之後,通常經歷兩個月的偵查期。如果安全局認為此案屬於「重大、複雜、疑難案件」,有三次延期的權利,延期偵查一共可歷時五個月。

莫少平說,「在司法實踐中,案件中如果有涉外因素或者涉及危害國家安全,通常都被認為是重大案件。」

安全局在完成偵查後會將案件移送到檢查院,由檢察院開始對案件進行審查起訴。審查起訴階段通常持續1個月到1個半月。莫少平說,「偵查機關在完成偵查工作之後,通常90%以上的案件都會移送到檢察院審查起訴。」

如果檢察院最終認為安全局提供的證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會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訴,最終法院開庭審理。如果檢察院認為偵查機關的偵查工作事實不清楚、證據不充分。有兩次機會退回到偵查機關補充偵查,每次補充偵查期限為一個月。如果經過兩次補充偵查,仍然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檢察院可以做出不起訴的決定。

莫少平說,「危害國家安全算是重罪,如果認為情節惡劣,並不排除死刑的判決。」

研究中國刑法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克拉克(Donald Clarke)對BBC中文說,「我認為(對康明凱和斯帕弗的)相關起訴不太可能導向死刑」。克拉克認為,該案是一個政治性案件,而就目前的政治角力來看,兩人被判死刑的機率很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任正非形容,對華為首席財務官、他的女兒孟晚舟的拘捕行動是帶有政治動機的。

政治因素如何左右案情?

華為孟晚舟與拘留加拿大公民事件進展的時間存在蹊蹺的巧合:孟被捕幾日後,康明凱、斯帕弗相繼被拘留;加拿大司法部開啟孟晚舟引渡程序,中國官方隨即表示兩名加拿大人的案件調查取得重要進展。連中國官方的聲明都有幾分微妙意味:有關部門強調中國是法治國家,似乎是對加拿大反覆強調司法獨立、孟案無政治因素的隔空回應。

莫少平說,在中國公檢法機關受中央政法委領導,中國大部分轄區的政法委書記是黨的市委副書記或常委;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和公安局局長通常是政法委副書記。

加拿大將在當地時間週三公布對孟晚周引渡案的聆訊安排。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哈里頓(Joanna Harrington)上週六對BBC中文說,按照過去的案例來看,加拿大的司法程序很可能批准美國的引渡請求,但最終由加拿大司法部長決定是否執行引渡。而政治因素很可能在司法部長介入後發揮作用。

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學者宋文笛對BBC中文分析,中國選擇在此時公布對兩位加拿大人調查的更多細節,卻尚未達到正式起訴階段,是一種「可進可退的狀態」。「不排除是在增加中國對加拿大幕後外交的籌碼,以此增加對加拿大司法部長在審理孟晚舟引渡案時的壓力。」

宋文笛說,如果最終博弈結果順著中國期望的方向發展,有可能北京在對兩位加拿大人後續起訴時從輕發落。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週一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其政府「非常關注」中國對兩位加拿大公民所處的立場,並說會繼續支持他們。

在華盛頓的東亞政策界,呼籲北京釋放兩人的聲音不絶於耳。同時前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韋德寧(Dennis Wilder)反對全面封殺中國科技企業,認為那會導致兩敗俱傷的科技冷戰,帶來兩國都不願看見的後果。

與此同時,曾是中美談判桌上重要一員的他,希望給北京一則建議:撤銷對兩名加拿大人的間諜指控。「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北京繼續拘留他們,只會加強人們對中國的司法系統是政治工具的認識,」韋德寧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